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上海公安局否认派人殴打维权律师


因为政治原因被剥夺律师资格的上海居民郑恩宠说,他周末多次受到当地公安人员的殴打和侮辱,但上海警方否认有这种事情发生。警方还说,郑恩宠如果受到迫害,他有权投诉。

郑恩宠曾因维护拆迁户权益而受到关押,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将他判刑3年。他星期天中午接受了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的第20次传唤。

*郑恩宠:受“协警”殴打和侮辱*

郑恩宠星期一对中文部记者表示,他周末两次受到监视他的警察殴打的消息在海内外媒体曝光之后,警方对他进行了新的传唤,但这次传唤和以往不同,他再次受到公安雇用的“协警”的殴打和侮辱。

郑恩宠说:“在下午2点40分之后,正式的警察撤退了,一直到6点半的时候,他们在社会上雇用的两个闲散人员、也是轮班看我的人,他们就坐到了审讯台上,既没穿警服、又没有警察身份证,要我认罪、认错。我一声不发,他们就拉我的头发、捏我的鼻子、揪我的两只耳朵、用脚踢我的小腿,还象文化大革命那样把我的头拼命往地下按,问我认不认错、认不认罪。”

郑恩宠说,在此之前,他已经在星期六和星期天两次遭到警方人员的殴打。就在星期天警方传讯之前,监视他的警察和他们雇用的“协警”阻止他去教堂做礼拜。领头的便衣警察张广宝说,他们接到命令,不许他出门。郑恩宠不服,双方在电梯门前发生肢体冲突。

郑恩宠说:“他(张广宝)用脚踢我。我说:‘中国是有法的,我要去公安机关告你。’他说:‘你要告只能去北京公安部和中央去告,在上海告是没用的。’他说,前天晚上他们就接到命令,是上海市公安局长吴志明专门下达的针对郑恩宠的命令。”

*上海公安官员答应调查后无音信*

上海警方否认郑恩宠的说法。便衣警察张广宝所属的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北站派出所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如果张广宝胆敢以公安局长尚方宝剑的名义去打人,郑恩宠完全可以去告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这样好了,你让被打一方到局里面去投诉他,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怕什么?你让他(张广宝)说,是哪一位局长指使他打的,这是很简单的事情,让他去投诉就可以了。”

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值班民警把中文部记者的问题记录下来,表示要调查一下,让记者稍后再打来。记者后来打去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2003年,上海一些拆迁户状告上海大款周正毅和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官商勾结,侵害拆迁户权益。郑恩宠是拆迁户的律师,被上海司法当局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判处3年有期徒刑。2006年郑恩宠刑满释放之后,当局一直对他严密监控。

*警方监控加强*

郑恩宠接受中文部采访时说,春节期间和最近一段时期,警方对他的监控进一步加强了:“他们可能对前阶段和春节期间我和访民和朋友之间的相互拜访,互相沟通维权信息产生警觉。我也帮人整理了不少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投诉信。他们发现了,要对我严加看管,不让我出门了。”

郑恩宠说,他昨天接受传唤时已对周末两次受到殴打的事件向上海市公安局做了书面投诉。郑恩宠还透露,他正在起草给公安部长孟建柱的公开信,依法维护公民的权利和尊严。郑恩宠表示,如果60天内没有回应,他将根据中国行政诉讼法,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去告公安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