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总统日谈宗教对历届总统影响


每年2月第三个星期一是美国的总统日。美国民众在这一天向历届总统致意,并回顾他们的业绩。人们最感兴趣的一点是宗教对总统的影响。

说到宗教,美国人通常把建国先贤归为两类,要么是虔诚的教徒、一切以耶稣和圣经的教导为准;要么是冷静的理性主义者、认为人完全可以自治,和上帝无关。

实际上,美国大多数建国先贤和早期的总统都是自然论者。自然论是18世纪一种宗教理念,把上帝的存在和本性完全建立在理性和个人经历上,不同于真正的宗教信仰。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和普利策奖得主加里.威尔斯教授说:“他们相信一个慈仁的上帝。他们不认为耶稣是神。他们认为耶稣是一位伟大的道德导师。他们不相信祈祷有任何灵验。”

*政教分离*

1787年通过的美国宪法中有不少相当激进的条款,其中包括政教分离。这条修正案得到了先后成为第三和第四任总统的托马斯.杰斐逊和詹姆斯.麦迪逊的坚定支持。他们认为这个条款可以保护美国各种宗教不受政府权力和理念的控制,他们还认为,在精神和道德问题上,个人的良心可以做出最高和最终的判断。

威尔斯说,这两位总统在这方面甚至比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更加激进。洛克只是主张政府应当容忍不同的宗教信仰。威尔斯说:“他们说:这不行,容忍是从上到下,也就是政府容忍不容忍取决于政府。我们要的是从下至上,也就是个人的良心不能受到胁迫。在这些问题上,个人良心是最高判断标准。这是他们的出发点。”

*熟读圣经*

19世纪,大部分受过教育的美国人都熟读圣经,即便是亚伯拉罕.林肯这种不那么信教的人也是如此。林肯1861年内战前夕就任总统。威尔斯说,林肯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怀疑论者,年轻时代很可能是无神论者。

威尔斯说:“随著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转向宗教。他更接受犹太教的理念,也就是把人看作一个整体,作为上帝的人,带有原罪,得到拯救,悔悟自新。”

在美国建国的头100年,几位总统都曾确立国家斋戒日,以求国家内省,争取上帝的同情。詹姆斯.麦迪逊在1812年战争期间就确立过斋戒日。在内战最黑暗的日子里,林肯也这样做过。威尔斯说:“但林肯的做法与众不同。他不是激起仇恨和敌意,而是化解这种情绪。他(林肯)说,在战争中,所有的人都在做错事,每场战争都伴随著掠夺、奸淫和杀戮,这场战争也不例外。因此,他的斋戒日的主题是忏悔。在其他总统身上,我们从未见过如此不寻常的做法。”

尽管从理论上说,美国总统必须在宗教问题上保持中立,但美国人民却不必这样做。1960年,很多人公开对可望当选总统的约翰.肯尼迪的天主教背景表示不安。他们担心,肯尼迪的忠诚可能在天主教教义和美国宪法之间游移。肯尼迪表示,一旦两者冲突,他就辞职。

*宗教与世俗*

不过,本人也是天主教徒的威尔逊教授说,总统很容易避免这种尴尬,他们必须把从宗教角度对某项政策的支持和以世俗原因说服其他人赞成这项政策区分开来。他说:“比如,对耶稣的爱是我们善待穷人的理由。但是我们不能把这作为国家善待穷人的理由。善待穷人关系到人类尊严问题,所以,这两种理由是不同的。”

即使非常虔诚的总统通常也尊重政教之间的分界。例如,1977年就任总统的卡特从来没有在白宫里举行过祈祷活动。但威尔斯教授认为,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布什总统,他把宗教融入公共政策当中,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威尔斯指出,不管未来的总统宗教信仰如何,宪法中政教分离这堵墙足以保持美国世俗政治的传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