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失业知多少 学者论解决之道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所带来的经济过热以及通货膨胀上涨的风险是中国政府目前关注的重点。不过,经济学家认为,大规模的失业其实是中国长期存在的最大问题。

中国经济的各项宏观指标目前看起来都相当不错:经济增长去年达到11.4%,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除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之外,中国还是仅次于美国和德国的第三大出口国。另外,中国看起来实现了从以农业为主向工业化国家的转变。

*官方:城镇登记失业率4%*

在就业方面,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谢伏瞻在2007年国民经济平稳快速发展的报告中表示,2007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204万人,比上年多增加20万人;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比上年回落0.1个百分点。

*西方学者:15%和23%*

不过,很多研究中国的专家都认为,官方公布的这个失业数字被大大低估。一些同中国官员合作过的西方学者猜测,目前大约有15%的城镇居民失业。美国兰德公司在把那些农村闲置人口也包括在失业人口之内后认为,中国23%的劳动力没有工作。

*事关动乱风险 准数密而不宣?*

美国耶鲁大学的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失业率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数据,因为中国当局不希望外界太确切的知道中国潜在的社会动乱等问题有多大,因此中国的失业率究竟有多高是一个国家机密。

他认为,政府提供的新增就业的数据更有意义。他估计,从每年的新增就业机会以及每年新增寻找工作的人数来看,目前至少有200万人没有工作。

*过热和失业两难之间*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兰德公司的高级经济顾问查尔斯.沃尔夫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在中国所面临的重大经济问题中,有两个是比较难以解决的。一个是引起很多关注的经济过热的问题,另一个就是中国的失业问题。

他认为,在这两个问题中,如何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比防止经济过热要更为困难。这位专家表示,实现经济的高速增长以及为大量的失业人口创造出足够多的就业机会是对中国的前途来说至关重要的两大经济目标。而从政治、社会以及经济方面的原因来看,实现高速的就业机会的创造要比维持高速增长更为重要。

沃尔夫指出,尽管这两个目标经常被看作是不冲突而且是相互促进的,但是二者之间存在一个根本性的冲突,这是因为高速增长在增加就业机会的同时,也带来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劳动生产率的日益提高所不可避免的结果就是大量减少经济增长所新创造出来的就业机会。

*陈志武:政府资源配置不当*

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表示,中国的失业问题涉及很多方面,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其中一个方面,还存在其他结构性的问题。他认为,主要的问题是政府资源配置不当。

“06年,投入国有企业的总金额比投入民营企业的这些金额要高出三倍,但是国有企业提供的机会越来越少,而民营企业提供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多,每年都增加好几百万个。”

陈志武教授说,为了更好的保障就业和人民收入的增加,中国必须改变目前以国家主导的投资和财政支出的架构,而是要加强私营企业的发展,因为真正的自由市场能够更好的实现资源和资本的有效配置。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方面,国家财政的开支必须减少。另一方面, 国家通过银行和国家财政还有其他资本市场重点照顾国有企业的政策偏向必须停止,否则的话,中国的就业问题以后会越来越严重。”

*陈志武:国企国产最好分给百姓*

很多中国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宏观经济结构失衡,太偏重于能耗大污染重的工业,同时又轻视第三产业的发展。陈志武教授表示,在持这种看法的人中,很少有人意识到实现这种转变的关键是国有企业的私有化。

“除非中国的国有企业、国有资产被进一步的私有化,最好是分给中国的老百姓个人,否则的话,国有经济主导的经济,由国家行政部门和这些官员主导的资源配置、投资去向的投资机构,最后必然的结果是重视发展国有企业,发展那些高资源消耗的工业企业,而忽视第三产业,同时又忽视民营企业、私有企业的发展。”

*公有化时的承诺今安在?*

陈志武教授认为,在50年代,可以说中国政府在国有化运动中对中国老百姓做了一个交易,即他们在把老百姓的私有财产和土地归公的时候承诺向他们提供从摇篮到坟墓的各方面的保障,包括就业、医疗保险、子女上学、退休养老等等。

但是在过去30年的改革中,政府在得到私有财产和土地的同时,却把承诺要对老百姓担负的责任全都丢回给了他们,因此是一笔不公平的交易。他认为,现在是政府把这些财产归还给老百姓的时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