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通货膨胀率创下十一年来新高


中国的通货膨胀再创11年来的新高,1月份的消费价格指数窜升了7.1%。此外,生产者价格指数上涨6.1%,为3年来最大涨幅。中国持续增强的通胀压力,可能会促使中国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不过,专家认为,无论升息还是降息,都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中国国家统计局2月19号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1月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7.1%,为1997年以来月度历史最高水平,其中城市通胀上升6.8%,农村上升7.7%。而食品类价格涨幅最大,同比上涨18.2%,猪肉猛涨58.8%,肉禽及其制品窜升41.2%,鲜菜价格上升13.7%,鲜果价格升幅10.3%,水产品价格上浮8.7%。

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增速的势头,除7月份上涨5.6%以外,其它5个月均在6%以上,11月份涨幅更高达6.9%。全年CPI上涨4.8%,超出2006年增幅的3.3个百分点。

中国官方媒体说,导致消费者价格指数上涨幅度过快主要有三个因素:首先,春节期间食品价格都会有一定的涨幅;其次,1月份发生的50年不遇的雨雪冰冻灾害导致食品供应短缺;最后,2007年1月份CPI涨幅较低,仅为2.2%。

中国官方媒体认为,大雪推高了1月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但这种因季节和气候原因造成的CPI新高,并不能改变长期通货膨胀水平将逐步走低的趋势,2008年CPI可能会呈“前高后低”的趋势。

不过,美国投资银行高盛集团中国地区高级经济学家梁红并不认为中国高企的通胀率将会逐渐趋缓。他说,即使在雨雪效应减弱之后,由于货币供应增速加快,通胀率可能会继续上扬,很可能达到两位数字的水平。

拉迪博士是华府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和著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他对未来几个季度中国通胀压力将日趋减缓的看法表示怀疑。他说,令人担忧的不仅是消费价格指数创11年新高,而是生产者价格指数上涨速度超过消费者价格指数,达到3年来最大增幅。

拉迪说:“因此我认为,中国已经日益出现全面通货膨胀的迹象。1月份的生产者价格指数比2007年1月份上升6.1%,而2007年1月仅上涨了2.5%。因此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增幅远超过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期的增幅。”

中国从90年代后期开始用国家行政手段大搞都市化,导致经济结构出现畸形发展,在大量增加短期需求的同时,没有为可持续发展提供所需的生产力,造成供给不足。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国际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博士认为,在国际能源价格持续飙升等一些外在因素的作用下,必定会导致通货膨胀。

他说:“(中国的)通胀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因为它形成的原因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不是一个短期的问题。这个长期的问题就是中国过去10年经济增长最快的那部分,是反而不增加整个社会生产能力的那部分经济。这些政府建设本身,虽然从短期内会增加需求,比如对钢的需求,对铝的需求,对长期的国家生产率的提高是没有任何正面的影响。”

中国去年12月初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的“双防”政策,即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并决定将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和从紧的货币政策。

不过,在中国宏观调控政策还没有发挥作用之前,中国2007年GDP增长11.4%,为13年来最大增幅,中国1月份的贸易顺差增长超出预期,货币供应量出现过去20个月最大增速,消费者和生产者价格指数双创新高。

市场预测,面对种种表明经济发展过热的迹象,中国将继续加大紧缩政策。中国人民银行19日表示,由于中国经济面临国际收支失衡和流动性过剩等明显问题,央行将发展更多的创新性货币政策工具,拓宽以价格为基础(如利率等政策工具)的货币政策机制,并将继续使用数量型政策工具(如调控信贷和存款准备金),以及在保持汇率稳定的前提下探讨提高人民币弹性的途径。但是,中国人民银行官员表示,不会在单月数据的基础上调整货币政策。

不过,渣打银行驻中国资深经济学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认为,面对严重的短期通胀威胁,中国央行可能不久将不得不提高利率。但是,雷曼兄弟香港公司的经济学家孙明春认为,中国央行控制贸易顺差、流动性过剩和信贷增长过快的主要手段不应是提高利率,而是加大存款准备金率和人民币升值速度。

中国去年曾6次提高利率,并11次增加存款准备金率。目前中国的一年贷款利率为7.47%,存款准备金率为15%。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从2005年7月以来已经升值约13%,并正以年增速近19%的速度增长。预计2008年底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将在1美元兑6.7至6.55元人民币。

著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拉迪指出,解决中国经济过热风险和通货膨胀等问题,需要各种政策协调一致。

他说:“我认为他们必须加速让人民币升值,解决经常项目巨额顺差,汇率浮动要更加灵活,用汇率政策来有效地管理宏观经济环境。但是他们迄今为止还没有做到这一点。”

拉迪说,在美国大幅度降息的时候,中国不断升息,会吸引更多闲钱,导致投机的热钱大量流入中国。他认为,对中国来说,货币政策是一把双刃剑,从汇率角度来看,应保持低利率;但从管理中国宏观经济角度来说,则应该提高利率。中国目前正处于进退维谷的两难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