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北京退休经理助农村妇女面对生活


中国农民不易,中国农村妇女就更加不易。许容从北京一家商业城经理任上退休后把帮助农家女作为己任。她的努力使一些有轻生念头的人鼓起了生活勇气,让目不识丁的人学会了看报算账。

许容一年里有100多天在农村渡过。2001年底,来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上班的第二天,她就登上开往河北正定县的火车,去那里调查妇女问题。

许容说:“我们从调查当中了解到,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不是都改革开放,分田到户了吗?这样呢,就是生产积极性有了,各家各户自己种地。但是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没有了集体。从那儿到现在,没有集体呢,很多公益的事情就没有人张罗做了。”

*高自杀率和文盲率*

许容和她的同事们发现,自杀率高和文盲率高是农村妇女两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根据官方数字,中国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其中农村妇女死于自杀的大约在15万人以上,自杀未遂的在100万以上。

许容首先参与了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的生命危机干预社区行动,并在2004年成立了关注农村妇女心理健康的妇女健康知识小组。她说:“她们有很多苦闷,有很多难处的时候没地方说,不知道找谁。不是说一打架,一不高兴,就要自杀。捣根(归根结底)吧,夫妻的感情的不合,不是说这一次打架造成的,有可能是长期的。这个特点使得我们觉得农村的妇女特别需要一个有倾诉的地方,她得有那么一个小组。”

这个小组不仅使农村妇女有了倾诉心声的地方,也使枯燥沉闷的农村生活活跃起来了。各个健康小组成立了文艺队,或者做健身操、或者扭秧歌、或者唱歌跳舞。她们还自编自演小品。

许容说:“把村庄里头一些发生在身边的故事,什么不赡养老人的啦,或者不文明生活啦,或者该怎么处理夫妻间矛盾,她们自己编成小品演出来。老百姓看了以后,大家受教育,她们自己也受教育,真地挺不错。”

*农家女学校*

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还建立了一所农家女学校,把贫困地区的女青年接到北京,学习美发、餐饮、电脑技术、打字等技能,也给那些自杀未遂的妇女进行心理辅导。参与自杀干预项目讲课的都是被农村学员称为“高级人”专家学者。

一位参加过培训的妇女告诉许容:“在农村,我们地位很低,没有人关注过我们。就是生孩子、锅台转、下地干活、一生就这么过来了,就被人瞧不起。这项目开展以后,又接到北京来学习,跟这么多的教授级的专家近距离接触,人家又对我们那么好、那么尊敬。她就感到活到这份上,前所未有地受到了一种敬重,所以我们要好好活著。”

北京青年报说,许容“让黯淡的生命重放光彩”,一些农村妇女称她为“播种生命希望的老师”。

许容毕业于著名的北京师大女附中(现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文字功底较好,原来她想做一名记者,但是这个理想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出现而破灭。2000年退休前,她在北京一个商业城当服务培训部部长。

现在许容主要从事农村妇女扫盲工作。据统计,中国的成人文盲在1亿以上,其中5500万是妇女文盲,而妇女文盲中又以农村妇女为多。许容和她的同事们把扫盲的重点放在甘肃、宁夏、贵州等边远贫困地区,扫盲对象是那些从来没有上过学的三四十岁妇女。扫盲班由当地老师授课,使用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提供的教材,教授的知识广泛而实用,从算数、语文、生活常识、卫生健康到人权都有。

*生下来的自然权利*

许容说:“就是要知道生下来自然你就有什么权利。你要有选举权、被选举权。生育,你应该有知情权。你还有自由地娱乐的权利,你有学习的权利。而且要告诉她男女都平等,男女都一样。现在生活还是渐渐好起来,可以买一个电视。如果不扫盲,看不懂电视,普通话听不懂,字幕看不懂。扫盲完了,起码能看懂底下字幕了。不会打电话;手机呢,不会打。不敢坐车到县城去做买卖,因为不认识几路车到哪儿,站牌子看不懂。这一切,这些技能,都是扫盲班教。”

年近60的许容并不像许多同辈人那样有上山下乡的插队经历。但是,她能忍受乡村的艰苦生活。冬天下榻于寒冷的农舍,夏天吃饭时苍蝇往碗里撞,一连几天无法洗澡,简陋肮脏的厕所……。这些许容都经历过。有时汽车无法开进偏远山村,她只好步行前往,直到把脚走破。许容说,她退休后才加入这项工作,岁数虽然大了一些,但是阅历丰富,很容易跟农村妇女交流,便于和她们打成一片。

北京师大女附中去年90年校庆的时候,许容被评为杰出校友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