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应当允许人体器官合法买卖?


美国是世界前沿科学技术的中心,但先进的科技进步仍无法解决替代人体器官的难题。美国等候器官移植的病人多达10万人,每天平均有7人因无法及时得到合适的器官而死亡。面对这种情况,一些专家提出允许合法的人体器官买卖,以解决供应短缺问题。可是其他专家认为,如果把目前的器官捐献扩展到器官买卖,势必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

*器官捐献无法满足需求*

马塔斯是美国器官移植医师协会前任主席、明尼苏达大学肾脏移植项目主任和著名外科教授。他说,乍谈起人体器官买卖似乎是不对的,而等候器官移植病人的死亡也是不对的。他举例说,一个肾衰竭病人面对的选择是器官移植、透析或死亡。但接受肾脏移植病人的存活率远超过透析的病人,而生活质量要高很多。

由于肾脏移植的成功,等候移植的病人越来越多,但是由于捐赠肾脏的数目有限,病人等候的时间越来越长,很多病人要等5年,有的要等长达10年。由于不能及时得到肾脏移植,等候移植病人的死亡率从2001年的6.3%上升到2005年的8.1%。

马塔斯教授说,尽管社会通过各种努力来鼓励活体捐献和死后捐赠,但仍无法满足不断增加的等候器官移植的病人。

他说:“补偿捐赠者能缓解器官短缺的问题,因此禁止补偿人体器官捐赠就等同于把一些病人判了死刑,让另外一些人蒙受不必要的透析治疗之苦。人体器官买卖的合法化,能将不规范的器官买卖降到最低点。”

*补偿性器官买卖是解决途径?*

马塔斯说,从高度的道德观念上来说,挽救病人的生命胜过规范的买卖制度可能带来的潜在危害。他说,如果不作出重大变革,美国将继续面临器官严重短缺的局面,导致病人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而规范的补偿性器官买卖才是正确的解决途径。

根据马塔斯教授的建议,政府可以向私人保险公司支付固定的费用,肾脏供应将按等候的先后顺序,机会均等。有关机构将对器官捐售者提供仔细审查,采取知情同意等保障措施。补偿方式可以包括人寿保险、医疗保险、减税、免除大学学费或直接付现。不过,他指出,建议的规范市场仅局限于能够提供长期健康保险、长期随访和适当监督的社会。

人体器官买卖虽然在美国受到禁止,但是在菲律宾、伊朗等国家则是合法的。一些发展中国家虽然并没有明文开放器官买卖,但器官买卖的黑市一直存在,医院、医生、中间商在器官买卖交易中大发横财,而器官出售者除了一些经济补偿之外,受不到任何其它保护。

*伊朗做法值得借鉴?*

世界器官移植大会道德委员会委员、卡罗来纳医疗中心肾脏移植专家希潘说,美国肾脏移植因错误的政策受到拖累,由于法律禁止器官买卖,导致器官供不应求,造成不必要的生命浪费。他说,伊朗的人体器官买卖市场控制得非常严密,尽管伊朗的做法并非是解决大部分世界范围器官问题的楷模,但作为世界唯一一个不存在器官供应短缺的国家,伊朗的做法值得借鉴。

伊朗在1980年中期施行政府管制的器官买卖市场之前,政府出钱让病人前往欧洲进行肾脏移植。但是,由于需要进行肾脏移植的病人越来越多,伊朗于1988年对器官买卖予以合法化,政府向肾脏提供者补偿约1200美元,接受移植的病人或特定的慈善组织再向捐赠者补偿2300至4500美元,到1999年伊朗大部分医疗中心就不再有等候肾脏移植的病人了。

支持肾脏合法买卖的肾脏移植专家西班说:“这就是伊朗人如何解决器官短缺的难题。虽然他们的体系并非没有重大问题,显然比其它采购肾脏体系要好,关键是数以千计的病人不会因缺少肾脏供体而死亡。”

希潘说,器官买卖提供了各种来源的器官供应,伊朗实行器官合法买卖制度之后,并没有对无私捐献产生影响,也基本上杜绝了器官非法买卖的情况。不过,他也指出,伊朗的合法器官买卖制度决非完善,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对肾脏捐赠者进行长期、综合随访的制度。

*反对者大有人在*

尽管一些专家学者大力鼓吹要对器官买卖进行合法化,其他人士却表示极力反对。世界卫生组织顾问、移植协会医疗中心主任、哈佛大学医学院外科教授德尔莫尼科说,因无法得到器官移植而死亡的病人,其中大约一半人急需的是无法买卖的器官,如心脏、肝脏、肺脏等,而且等候病人名单中有相当一部分不适合移植,他们不会因开放合法器官买卖而受益。

此外,他指出,在美国死后捐赠肾脏的数量已经出现较大幅度的增长,从2002年的6000个增加到2007年的8000个,4年内上升了25%。

德尔莫尼科认为,在美国,器官买卖合法化不仅对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将造成严重后果。 他说:“肾脏的买卖将大幅度减少死后捐赠的器官移植数量。合法的器官买卖市场会因为影响了美国助人为乐的精神,而导致等候心脏等器官移植病人的死亡。”

他说:“在菲律宾,因为能够出售肾脏,没有人捐献肾脏。在香港由于能买到肾脏,中国大陆就不会有人无偿捐献。在哥伦比亚由于能够买到死者的肝脏,死后捐献的做法受到冲击。因此,开放肾脏合法买卖不会减少无偿捐赠完全是误导的说法,有悖于各国的现实。”

他说,世界卫生组织有关研究表明, 贫穷导致很多穷人出卖自己的器官,但买卖器官后的经济效益非常有限,甚至是负面的。

“问题是,一旦允许设立所谓规范的器官买卖市场,那就必须考虑捐赠者的来源。一旦允诺把穷人作为市场来源,无论是在菲律宾、美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或任何地方,必定会受到世界卫生组织等一系列国际组织的抵制。国际组织不愿意看到美国出现目前菲律宾正在实行的所谓规范的器官买卖市场。”

移植道德规范国际论坛(IFTE)认为,应重新开放器官买卖的讨论。最近的一项盖洛普调查表明,16.5%受访者表示愿意有偿捐献器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