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与伊朗开发油气田签约被推迟


中国大型国有石油公司与伊朗共同开发油气田的签约日期被推迟。与此同时,联合国安理会就第三度制裁伊朗的决议案进行表决的时间也被延后。

*报导:可能受美方阻挠*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开发伊朗北部帕斯气田的合同签署日期将被推迟到“近期”。帕斯石油与天然气公司的发言人说,合同签署日期已经推迟到近期,原因是伊朗石油部长努扎里无法出席签约仪式。

彭博新闻社的报导说,签约被推迟是因为中东地区的一个宗教节日,伊朗政府和企业上星期四都不办公。然而,有报导认为,这次签约被推迟很可能是因为受到美国方面的阻挠。美国国务院官员曾表示,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将调查中国国有石油公司与伊朗签署价值160亿美元的气田开发协议是否违反了美国制裁法案。

*联合国制裁伊朗决议案表决被推迟*

与此同时,联合国安理会星期六再次延后对伊朗第三轮制裁的表决。联合国发言人表示,安理会将在星期一上午再度开会讨论伊朗问题。美国和英国的外交官稍早曾表示,推迟表决是为了让对制裁伊朗态度迟疑的安理会理事国能有更多时间进行沟通。

由于伊朗拒绝停止铀浓缩活动,联合国已经对伊朗进行了两轮制裁。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安理会五个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已经就第三轮制裁的决议草案达成一致。中国在赞成联合国对伊朗实行制裁的同时,为什么要同伊朗达成开发气田的协议呢?

*迪巴:中国急需能源*

国际法和国际关系专家迪巴(Bahman Diba)博士对美国之音说:“虽然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就伊朗核问题投票赞成实行制裁,但是同时它与伊朗政府关系密切。我们都知道,中国急需能源,他们把伊朗看成提供能源的来源,他们需要这些能源来促进工业发展。”

*米纳:中国想抢先一步*

国际石油顾问米纳推测,中国可能是要赶在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第三轮制裁之前,抢先宣布这个决定。他同时指出,中国对伊朗的投资有其局限性。

米纳说:“无论如何,中国对伊朗的投资只能局限于不需要先进技术的领域,因为中国自己也依赖从西方国家获得先进技术。因此,在需要先进技术的项目方面,伊朗由于联合国的制裁而面临困境。”

*美国:现在不是在伊朗投资的时机*

对于中国向伊朗能源领域大举投资,国际上存在争议。尽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表示,这纯粹是两个公司之间的商业行为,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凯西说,总体而言,现在不是在伊朗进行新投资的恰当时机,不论是在能源领域还是在其他领域。

*中国可参照别国发展对伊朗关系*

中国此举是否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像呢?国际关系专家迪巴博士不这么看。他表示,中国这么做只是循许多国家的先例。

迪巴说:“在这件事上,我认为中国对于获得能源、扩大工业的巨大需要超过了它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同时,尽管联合国对伊朗实行制裁,俄罗斯,以及在一定程度上欧洲国家,它们都与伊朗政府有密切的商业联系。对中国来说,这是否表明中国也可以与伊朗有这种关系呢?”

迪巴说,比如,德国就是伊朗的一个主要贸易夥伴,法国在伊朗的许多工业领域中也很活跃。中国有自己的利益,也可以参照其他国家的作法发展与伊朗的能源关系。

*美国的反对使中国谨慎*

中海油三年前曾参与竞购美国石油公司优尼科,由于遭到美国国会的强烈反对而未能成功。中国向伊朗大举投资是否与此有关呢?国际石油顾问米纳认为,二者之间是有关系的,正是由于美国国会阻止中国在美国和欧洲扩大能源活动,中国更积极地向伊朗的能源领域投资。米纳说,由于担心美国方面不满,中国可能在同伊朗进行能源合作方面放慢脚步。

他说:“别忘了过去,中国确实曾打算大举进入伊朗的能源开发领域,但是由于担心他们在美国的活动遭到美国的惩罚,事实上他们拖拖拉拉,放慢了脚步。因此,他们不得不非常谨慎,为这个项目搞平衡,以便不至于影响他们与美国的商业关系,因为这比他们同伊朗的关系更重要。”

米纳说,中国虽然向伊朗作出姿态,但是他们可能把这个项目推迟几年,看制裁会取得什么样的结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