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当年右派幸存者再吁中共彻底平反


当年被错划为右派的幸存者借北京举行人大和政协“两会”之机,再次呼吁中共领导层补发工资,并做出合理的赔偿,彻底平反冤假错案。

海外人权媒体中国观察报导,在北京人大、政协两会召开之际,北京、上海、天津、成都、重庆、南京、杭州和湖南、云南等省市当年被划为“右派”的老人纷纷以休闲、品茶、健身和吃饭等各种形式聚集在一起,就不久前全国千名右派老人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彻底平反右派冤假错案,发还被扣工资的问题进行热烈的讨论。

在1957年中共发起的“反右斗争”中,全国有55万多人被划为“右派”,不仅他们本人受到多年残酷的迫害,他们的亲人和家属也受到株连。1978年中共实行“拨乱反正”,承认“反右斗争”犯了扩大化的错误,在纠正了绝大多数右派的冤假错案的同时,经济赔偿的问题作为历史遗案拖到今天也没有解决。

公开信的联署人、山东大学附中退休教师李昌玉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日前千名右派老人的上书已经在海外发表,实际上书的已经超过千人,还有许多名单都没有显示出来。

*李昌玉:要争一口气*

李昌玉说:“现在我们的要求比前几年退回了一些,因为要共产党道歉对他们来说要求是过高一点。现在我们退回到1980年国务院曾经下达的一份文件,文件的中心点第一是补发工资;第二是把‘改正’改名为‘平反’,因为在共产党的整人文化和政治运动文化中,这两个概念有本质的区别。”

李昌玉1957年以解放军排级干部身份在山东大学读书期间被定为右派,工资由57元人民币降到26.5元。李昌玉说,他的情况在右派中还算是好的,山东大学物理系一级教授束星北打成右派之后的20多年时间里,月薪由700元降为20元。李昌玉表示,他们要求经济补偿并不仅仅是为了钱,更主要的是要争一口气。

他说:“就我个人来说,不是为了自己的工资问题,而是要把历史算清,要争一个历史账。按照共产党的规矩,文革中整错人的都要补发工资,虽然道歉之说对共产党来说从来没有过,但是通过补发工资作为一种安慰,表明它认错了。”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不是右派,但是他同情右派老人的遭遇。他认为,既然共产党承认把他们划错了,宣布给予“改正”,并恢复了他们的党籍、团籍和工作职务,那就没有理由不发还他们因此而被减发、扣发和停发的工资。

*对历史负责*

孙文广说:“文革当中许多当权派被打成走资派以后,当时也扣发了他们的工资。但是文革之后他们的工资都补发了,为什么右派就不能补呢?我认为不仅应该补发工资,而且国家还应做出赔偿,因为当年右派的待遇和判刑没有多大差别,而且他们的家庭也受到残酷的迫害和影响。”

孙文广指出,当年右派平反工作之所以留下一个尾巴,主要是因为当时中共决策层在这个问题上思想不统一。他说:“有一些人当年是主张打右派的,邓小平就是反右的主要操作者。当时有一个办公室,他是主任,而且是总书记。因此他在纠正反右问题时就坚持反右的大方向是对的,只是存在扩大化问题。于是他只讲‘改正’,不讲平反。”

重庆226名右派老人星期三在一封致中共高层的公开信中写道,1978年共产党没有抓住对历史过错负责的机会,对本来已经深深蒙冤的人再次予以伤害。公开信说:“这种不公正的事实应归咎于那个时代良知的泯灭。现在历史已经进入了和谐社会,当年的结论应该重新评价。我们这些白发苍苍的幸存者等待着公平、公正、公道、合情、合理、合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