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民主党派一面倒拥护中共领导


中国除了共产党之外的8个合法党派的新任领导人星期四一面倒地表示拥护中共的领导。他们说,中国不搞三权分立、两院制。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制度益处很大。

这些政党在中国被称为“民主党派”,他们在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就跟中共合作,反对当时执政的国民党的统治。建国以后,他们虽然有过初期的显赫地位,但是后来在中共发动的反右、文革等一次次政治运动中受到严重挫折,许多成员受到整肃。70年代末期,中国摆脱了毛泽东路线的束缚之后,这些小党才重新发展起来。现在,这些政党的地位都被确定为“参政党”。

星期四,去年年底换届后新当选的这8个党派的领导人第一次集体亮相,围绕中国独特的“多党合作制”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他们发言中的共同特点是,一致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记者问,建国之初,民主党派在新政权里是联合政府的一员,当时并无执政党和参政党之说,可是到了1989年,民主党派便都成了所谓参政党,这种参政地位是永久性的、不可变更的吗?

中国民主建国会主席陈昌智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表示,这个制度的形成有其历史过程,是由历史的特殊条件、中国的国情和国家的性质决定的。他说,在共产党还没有掌权之前,民建会就已明确表示要接受中共的领导。

他说:“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各民主党派亲眼所见,现在可以说世界人民所见,共产党能够领导这个国家,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这个国家。除此之外,没有一种政治力量可以担负起这个让中国繁荣昌盛、让中国人民富裕生活的一个历史任务。因此回答你,我们认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使中国人民的地位不断地提高,使中国的地位也在不断提高。这是全世界所共认的,也是美国人民所认同的,所以我们愿意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中国农工民主党主席桑国卫也做了类似表示说:“我觉得正像小平指出的那样,我们中国大陆不搞多党竞选,不搞三权分立、两院制,我们实行的就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这个最符合中国的实际,如果政策正确、方向正确,这种制度益处很大。”

但是,桑主席没有解释,如果方向不正确,这种制度会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比如60年代初那次由“三分天灾、七分人祸”造成的有上千万人死亡的大饥荒为什么无法避免,以及毛泽东发动的那场后来被称为“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无法制止。

出席记者会的各党派领导人还现身说法,显示他们的建议如何受到中共领导人的重视,对国家做出了怎样的贡献。民主促进会主席严隽琪说,民主党派跟中共协商的渠道是畅通的。

严隽琪说:“有高层协商,我当(民进)中央主席3个月,已经进中南海(5次),胡锦涛主持了3次,温家宝主持了1次,贺国强主持了1次。我自己以(民进)主席身份就参加了5次。在这中间也提出了我们民进对一些重大问题的一些意见。现在开两会了,我们民进有近60位的会员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有70多位的会员担任全国政协委员。”

*民主党派是“政治花瓶”?*

不过一直以来,这些党派往往被称为“政治花瓶”。它们的独立性也受到质疑。民建成员章立凡说,政治学意义上的政党,有自己独立的政治纲领、组织体系、经费来源、群众基础等,可是这些特色都不适用于“中国特色”的民主党派。

他说,民主党派的人士安排须经中共首肯,并由一定数量的中共身份的“交叉党员”在领导岗位上;党派办公和运转经费,全部由国库开销,其工作人员也正式纳入公务员编制。

章立凡是民建创始人、50年代被打成“右派分子”的章乃器的儿子。他说,现在,从利益上来讲,民主党派和执政党是非常一致的。

章立凡在一次沙龙中说:“它(民主党派)的监督来讲,还是不太到位。我感觉,有时候还不如媒体的监督,更不如互联网的监督。因为利益一致,所以可以做到‘长期共存’和‘荣辱与共’。因为地位不同,所以在‘互相监督’和‘肝胆相照’上,比较难以到位。”

记者曾打电话给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希望采访该党领导人,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需要有中共中央统战部的批准。当记者提起这件事请在场的民革领导人解释时,周铁农主席说,是否接受采访,民革中央自己就可以做出决定。

周铁农说:“就我本人来说,我很愿意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在两会之后我可以安排时间。”

章立凡表示,胡锦涛总书记上台以来,多次提到民主党派在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去年又有民主党派和党外人士出任政府部长,似乎比较重视民主党派了。

现在中共有7000万党员,而8个民主党派只有成员70余万,仅是中共人数的1%。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时事大家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