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继续争议新阶层的财富及责任


中国以民营企业家和自由业者为主的“新阶层”手中掌握庞大的资本和财富,近年来参政议政的呼声不断高涨。但是中国国内对于“新阶层”的财富来源以及社会地位和责任却始终存在争议。

中国全国政协近日举办了“新阶层人士谈社会责任”的记者会,邀请5位新阶层委员就这个新出现的财富阶层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责任举行座谈。

中共中央统战部负责人表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主要由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和自由择业的知识分子组成。中国媒体说,这个阶层主要指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从业人员、执业律师、会计师和自由职业知识分子。

官方统计,新阶层人士约有7千500万,他们手中掌握10万亿人民币的资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近日指出,民营企业从无到有,占据了中国半壁江山,是改革开放30年最重要的成果之一。

过去社会上对这些人的称呼五花八门,有“个体户”、“民营企业家”、“财富新贵”等等,现在官方首次提出“新阶层”的概念,用以界定改革开放30年中涌现出来的个体工商户的社会身份。

*参政议政比例不断上升*

随着新阶层人士经济力量的壮大,新阶层代表也表现出强烈的参政意识。据统计,本届两会共有400位人大、政协委员来自新阶层,而且新阶层代表参政议政比例近年来在不断上升。

北京建丰集团是由几家个体建筑装修公司联合组成的民营企业。这家公司的副总裁熊兆宽对中文部表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民营资本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要求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听到它的声音。他认为,现在中国出现了新阶层参政议政的渠道,但是这个渠道还太窄。

他说:“以装修行业为例,去年它的产值是1万4千亿。在中国,200亿叫一个产业,你想1万4千亿是多么大的一个产业啊。它用的工人是1千1百多万,也产生了相当一批的亿万富翁。它的经济贡献是相当大,但是它的社会地位却极其低下。举个例子,这个行业竟然没有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熊兆宽说,新阶层参政比例不高的主要原因是它“出身”不好,首先是个体企业主不在体制内,轮到他们的机会不多;其次是这些人赖以发家的“第一桶金”大都来路不明,现在头上始终带着“原罪”的紧箍咒。这位民营企业家表示,其实“原罪”的说法对于当年的个体个体工商户来说是挺冤的。

他说:“所谓‘原罪’说,当时的环境,你要想发展,就得违背一些政策,那些东西现在看来都是不合理的,但当时却都是政策、是规定。你违背了,就说你违法、违规。现在回过头来看,很多法规是不合理的,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只要是市场经济的东西都是非法的。”

*确有许多不光彩因素*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杨帆同意应该历史地看待新阶层的“原罪”问题,但是他强调,新阶层的发迹确有许多不光彩的因素,民间的所谓“仇富”心态也不是无缘无故的。

他说:“中国的这个新阶层在全世界相比暴富得最快,但是慈善性捐助和税收都不高。第一桶金要历史地看,但是原罪不可以公开赦免。这件事可以不提,以后总要在明晰产权的时候,或者说通过所得税、遗产税,或者通过捐赠,使得这些人的一部分财富返还给国家和老百姓。”

有“左派”经济学家之称的杨帆教授近年来在许多经济和社会问题上与官方意见相左。他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新阶层在参政议政方面可能会受到政府的压制,但是相对于工人农民等普通劳动者来说,他们应该满足了。

他说:“中国的企业家协会多如牛毛,而且行业协会广泛地参政,两会代表都不少。再看看舆论,只有网络上才有一些老百姓的声音,报纸和主流媒体基本没有,代表也基本没有。理论家们,除了我们几个少数之外,大多数理论家都是替他们说话的。他们还嫌不够。”

杨帆教授和新阶层人士都认为“仇富现象”是对社会上贫富矛盾的过分渲染和夸大,实际上并不存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