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3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报告:腐败威胁亚洲国家经济增长


在市场经济、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中,腐败究竟是发展的润滑剂还是绊脚石?一家独立咨询公司最近对亚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腐败程度进行了一次抽样调查。该公司的调查报告指出,在腐败问题较为严重的菲律宾、越南、中国、印度等国,如果政府不采取有效的反腐措施的话,腐败将成为持续发展的巨大负担。

设在香港的独立咨询机构政治经济风险咨询公司星期三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认为,新加坡、香港和日本是亚洲廉政程度最高的经济体。而越南、中国、印尼、泰国和菲律宾等国的腐败问题最为突出。

这项调查是今年1月到2月间在亚洲13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受访者是目前在亚洲经商的大约1400名外籍商人,他们对这些经济体的腐败程度以及腐败对各地商业环境的影响进行了评估。

调查结果采用计分的形式。零分为最清廉,10分为最腐败。在所有13个经济体中,新加坡以1.1分被列为最清廉国家,菲律宾以9分敬陪末座。中国和印尼以7.9分并列倒数第三。

这份来自香港的报告说,随着亚洲很多经济体普遍出现的土地价格、劳动力价格以及其他商业运营成本的上升,外国公司对亚洲的腐败问题会更加敏感。报告说,“腐败实际上是这些公司的另一项经营成本。如果有关国家不及时采取措施的话,这些经济体的商业环境,至少是在制造业和出口领域,将更快地遭到侵蚀”。

报告认为,在新加坡、香港、和日本等腐败现象最轻的经济体中,政府廉政措施得力、私有经济领域的高度规范化管理是反腐成功的共同点。

*腐败表现形式各有不同*

不过,报告指出,在腐败问题严重的国家,腐败的表现形式各有不同。比如,在印度的外国商人认为,印度公务员向公司索要贿赂的现象严重,以至于“官僚和腐败难以区分”。

越南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其落后的法律体系难以跟上经济改革的快速步伐,致使海外公司常常动辄得咎。而报告认为,在中国,国有资源被滥用是“最严重的”腐败问题。报告说,据保守估计,中国的土地资源、投资和政府支出至少有10%被贪污或者滥用。

总体而言,政治经济风险咨询公司的抽样调查结果基本符合民众对政治腐败的传统印象,即经济发达、政治民主、法制健全、舆论独立的地区相对廉政程度较高,反之则腐败现象严重。

如果把世界银行公布的近年亚洲国家人均GDP从高到低加以排序的话,人们会发现排列结果和政治经济风险咨询公司的腐败程度调查的排序基本吻合。

不过,美国纽约州雪城大学公共事务学院从事中国政治经济研究的王红缨教授说,如果把腐败简单定义为权钱交易的话,腐败并非穷国专利。

王红缨说:“比如日本,经常有一些腐败丑闻。日本的特点是市场化的买卖政策。有钱去游说的团体可以通过竞选买来对他们有利的政策。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腐败。韩国则是大财团和小圈子决策者之间的勾结。这种情况不是一个公开市场的政策买卖,而是一种卡特尔,或者说小集团。”

相比之下,王红缨教授认为中国目前的腐败也有其自身特点。

王红缨说:“中国现在最明显的问题就是腐败无孔不入,非常普遍。另外一个中国与日本、美国这些国家不同的是缺乏透明度。”

政治经济风险咨询公司评出的几个腐败问题严重的国家,比如中国、印度、越南、印尼,都是近年来经济发展较快的国家。中国、印度过去5年分别保持了10%和8%的平均增速;越南、印尼去年也都创下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后的增长记录。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在市场经济、尤其是新兴经济体,适当程度的腐败和贿赂可以加速利益转移和资源再分配以及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即所谓的“腐败润滑剂”理论。

美国雪城大学公共事务学院从事中国政治经济研究的王红缨教授认为,这种理论在一个极其僵化的经济体转轨最初可能有很小的适用范围。但是对于已经进行了30年改革的中国来说,这种说法无疑会产生误导作用。

王红缨说:“很多研究都发现,腐败问题严重的国家里,外来投资和经济增长都受到不利影响。另外,腐败给普通民众造成一种不公平竞争的印象,也就是说,连政府执政的合法性都会受到影响。”

政治经济风险咨询公司的报告认为,很多亚洲国家的高速增长和新兴市场的巨大诱惑使西方公司在投资的时候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报告说,“接受调查的大部分公司没能因为腐败的存在而决定从这些利润巨大的市场中撤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