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埃及面包短缺变危机引发严重冲突


在埃及,由政府补贴的平价面包出现短缺,结果买面包的队伍越来越长,期间甚至发生冲突,造成人员死亡。埃及总统命令军方的面包房向市场供货,以求缓解面包危机。不过,这场危机的根源并不仅限于供求失衡。食品涨价、贫困、以及腐败等问题交织在一起,造成了这个棘手难题。

*赤日炎炎排队买面包*

在开罗的一家面包店两扇狭小的窗前,大约30个等候买面包的顾客吵吵嚷嚷地挤成一团。炎炎烈日下,人群里的妇女只好把塑料袋罩在头上,权作遮蔽。

一名叫法塔玛的女顾客说,为了一家5口人能吃上饭,她每天都要在这里排上两、三个小时的队。

法塔玛指着眼前乱作一团的景象,无可奈何地表示:“能说什么呢?面包的问题大家有目共睹。什么东西现在都贵得离谱。”

这家面包店卖的是政府补贴的平价圆面包。当地人把这种面包称为“巴拉迪”,就是乡下面包的意思。这种面包的单价固定在5个皮阿斯特,相当于不到一美分。

*食品涨价导致平价面包短缺*

最近几个月来,食品涨价导致这种平价面包出现短缺。于是,人们买面包排的队越来越长,情绪也越来越焦躁。抢购面包引发的冲突已经造成几人死亡。

*总统:腐败是问题的原因之一*

上星期,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命令军用面包房烘烤巴拉迪面包投放市场,以求缓解危机。但是,目前的问题并非简单的供求失衡。甚至连穆巴拉克总统本人也承认,腐败是问题的原因之一。

经济学家汗纳.基尔.艾尔丁是埃及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他说:“其他食品都在涨价。很多食品涨幅相当大,比如食用油、大米、糖等等,这些都在涨。巴拉迪面包的价格固定在5个皮阿斯特。烘烤这些平价面包的面粉也是低价进的,但是面包房可以在黑市上以几倍的价钱出售这些面包。”

腐败现象不止是有人把平价面包拿到黑市上高价出售。

在一家面包店,一扇沉重的金属门突然打开,然后又很快地关上。一名男子捧着5个刚刚出炉的圆面包迅速离去。面包店前,一位名叫萨米尔的男子手指面包店,忿忿不平。

萨米尔抱怨说,面包店的工作人员让一些人插队买到面包,而他和其他顾客却要在炎热的太阳下苦等几个小时。

在埃及,面包的确是一个容易激化情绪的问题。面包这种主食对于埃及人来说如此重要,以至于他们在阿拉伯语里独创了一个字“阿什”来形容面包。“阿什”的原意就是生命。

埃及政府也采取了其他措施来控制食品涨价,其中包括停止出口本地大米。与此同时,西亚北非的其他一些国家也面临同样的麻烦。过去几个月里,食品价格问题在摩洛哥、也门、甚至是相对富裕的沙特阿拉伯引发了抗议和骚乱。

*议价面包太贵*

在埃及,面包危机只是一个深层问题的表象而已。埃及停滞的工资水平没有跟上生活开支的增速。对于那些能够并且愿意支付高昂价格的人来说,并不存在面包短缺问题。一些购买了平价面包的人走到街道另一端,转手就以双倍的价格卖掉。在地方市场上,议价面包随处可见,但价格往往是平价面包的5倍左右。

法塔玛说,议价面包太贵,个头也不如巴拉迪面包那么大,所以她根本没有办法靠议价面包养活她的孩子。

她说,她们一家5口人的全部收入来源只有每个月350埃磅的退休金,这笔钱大约折合成60美元。埃及的公务员、工人、甚至国营医院的医生也就挣这么多钱。

法塔玛说,她家每人每天吃两块面包。如果花上5倍的价钱买议价面包的话,她们家每个月光是买面包就要花掉收入的四分之一。

在埃及各地,食品涨价引发了在职人员的抗议和罢工。

*艾尔丁:政府补贴不能取消*

经济学家艾尔丁说,埃及的工资体系需要全面改革。艾尔丁认为,在普通的埃及劳动者可以挣到一份足以糊口的工资之前,政府补贴不能取消。

艾尔丁说:“如果一个人月工资只有一百埃磅的话,他在市场上按市价消费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政府在调整补贴项目的同时也需要对工资政策作出相应调整,尤其是在政府部门。”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埃及经济增长良好,目前每年增幅为7%。但与此同时,埃及的贫困问题也在加剧,因此,埃及的穷人没能充分享受经济增长的果实。埃及人口中大约有20%生活在官方划定的贫困线以下,这些人每天的生活开支不到两美元。

埃及政府上一次试图取消面包补贴是在1977年。当时引发了一场骚乱,70多人丧生。

但是,食品补贴现在占埃及政府预算的很大一部分;而且随着全球粮食涨价,这个比重也水涨船高。

*艾尔丁:补贴对象应是最需帮助的人*

经济学家艾尔丁说,补贴政策的对象应该是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

艾尔丁说:“比如象巴拉迪面包,那些买得起优质面包的人就不应该享受这项补贴。这种补贴应当只适用于那些买不起每磅25皮阿斯特、40皮阿斯特的面包的人。但是现在人人都可以买补贴面包。所以补贴项目必须修改。”

在面包店,家庭妇女法塔玛看着眼前挤成一团的顾客,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摇了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老天保佑穷人”,然后向人群里挤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