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西藏经济不平等为动乱原因之一?


西藏地区的抗议示威和暴力冲突从开始到现在已经10多天了。根据西藏流亡政府的报告,死亡人数已经达到130人。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次西藏动乱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经济不平等,尤其是在西藏经济发展中藏人分享不到应有的果实,藏人和汉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这种情况也使外国投资者对这个地区望而却步。

中国官方媒体说,自从西藏爆发动乱以来,当地的旅游业已经基本上陷入瘫痪状态,商业活动受到严重破坏和干扰,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5亿元人民币。

西藏地处中国青藏高原的西南部,人口以藏族牧民为主。在这个平均海拔4千米以上的边远少数民族地区,人口中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比率仅占15%,远低于中国其它地区60%的水平。藏人的文盲率超过40%。

*广大藏人并未受益*

中国当局近年加大了对西藏经济发展的力度,西藏过去5年经济年增长率超过12%。但是,批评人士认为,在西藏经济发展中受益的并非是广大的藏人,而是大量涌入拉萨等西藏大城市的汉人。

位于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约翰.阿克利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藏人不满的是居住在拉萨的汉人生活水平的增长比藏人要快得多。工作都被汉人抢走,他们没有经商经验,没有关系和后门,没有什么文化,无法跟汉人竞争。他们在自己的家乡被边缘化,因此才如此地忿忿不平。”

2006年7月,投资人民币330多亿元、耗时数年的青藏铁路通车。中国当局希望这个贯通“世界屋脊”的铁路线能将西藏对外联系和经济发展推向一个新阶段。

不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阿克利认为,青藏铁路给当地藏人带来的是物价上涨,工作机会减少,当局所做的让藏人受益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他说:“我觉得这次抗议示威是对青藏铁路的一次全民公决。藏人现在认识到青藏铁路带给他们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好的方面。”

*外国投资忽视藏人*

据报导,在这次拉萨等地的动乱中,受到冲击的都是汉人开设的店铺和公司,外国人经营和管理的餐厅和酒店毫发无损。

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说,中国虽然每年吸引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但外国直接投资所带来的效益在中国各地却非常不均衡。2007年,中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为820亿美元,但西藏去年获得的19个外国直接投资项目总额才2500万美元。

西藏拉萨等地区最近发生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使本来已经微不足道的进入西藏的外国直接投资可能会进一步减少。一些外国投资者担心被贴上“支持”中国军队对藏人镇压的标签,暗示将重新评估他们在西藏的投资方案,也有一些投资者拒绝在这个敏感时刻讨论他们的投资项目。百胜全球餐饮集团表示,暂时不会在西藏开设KFC分店。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阿克利表示,在西藏发生动乱后,外国投资者谨言慎行实属正常,当然,如果影响到让藏人受益的投资项目则不是藏人的本意。

不过他强调,目前在西藏的外国直接投资似乎忽视了当地藏人,主要集中在汉人较多的城市,受益的也是汉人。他说,目前对西藏矿产资源的开采并没有让藏人、藏族自治州、自治县获益。

他说:“当然藏人欢迎能让他们、同时也让汉人受益的投资,藏人并不想独吞投资的利益,只是希望能共同分享投资的经济利益。”

*当局忽视藏人文化*

然而,《当代中国研究》主编程晓农博士并不认为西藏骚乱经济层面的原因是藏人生活水平比汉人低,在经济发展中得不到应得的利益。他说,中国政府制定的西藏经济发展政策是希望把西藏社会变得跟汉人社会一样,即注重经济利益,看重外资,以发展经济为第一要素,经济增长率越高越好等等。

但是,程晓农强调,中国政府对西藏单纯经济发展导向的政策误导了中国当局本身的政策制定,认为只要给西藏经济支持越多,藏人就会越满意,但情况恰恰相反。

程晓农说:“我觉得这里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藏人需要的很多东西,比如对藏人文化及其文化传统的尊重,恰恰是中国政府忽视的一个基本东西。对中国政府而言,可能真正需要考虑的是到底西藏民众想要什么,给西藏的经济支持如果用它交换西藏人在文化宗教传统上那种生活方式--换句话说在生活方式上完全汉化--这种想法的本身就是现在西藏矛盾的根源。”

程晓农认为,中国政府帮助西藏经济发展不应完全由汉人主导,不要用全国的统一政策去指导西藏的经济活动。此外,他指出,中央拨款修复喇嘛庙、培养更多的佛教僧侣可能会有助于西藏民众对中央政策的理解。他说,中国政府对西藏政策的大汉人主义使西藏这个所谓的自治区并不具备自治的要素,从而加剧了藏汉对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