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南方油荒蔓延 专家探讨出路


中国南方地区柴油供应短缺的问题又卷土重来,而且正在向全国其他地区蔓延,很多加油站不得不实行限量供应。观察人士指出,中国在通货膨胀持续飙升之际将不会像去年一样贸然大幅度提高成品油售价,但不解决生产和销售价格倒挂的问题,供求失衡的状况将在起伏中长期存在。

*各地再闹油荒*

路透社援引福建一个加油站经理的话说,等候加油的车至少有一公里长。其它的加油站说,到中午之前就卖光了所有的柴油,他们不知道星期三是否有新油进来;

在广州,加油站限量供应300元人民币,而且还要排队等候20多分钟;

在上海,路透社询问的15个加油站中的一半以上说,他们实行限量供应、或已经柴油售罄,也不知新货何时能运到;

在河北石家庄附近的一个中石化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说,由于供货紧张,已经限量供应两个多星期,每次加油最多不超过200元;

在河南郑州,限量供应的情况更为严重,现金加油不能超过100元。

即使在首都北京,至少有两个加油站的柴油在中午时就无油可供。

*正常和非正常的原因*

中国一些地区再次出现柴油供应紧张、闹油荒,引起当局的关注。中国国家发改委网站刊登的中石油和中石化公司负责人的谈话说,最近一些地区出现的成品油供应偏紧、排队限供现象有正常和非正常因素。

他说,正常因素包括,国民经济持续发展需求稳步增加,南方灾后重建对成品油需求较大,进入春耕也导致成品油需求增加;而国际油价居高不下,成品油涨价心理预期加大,涨价谣言四起,一些单位借机囤积牟利,则属于非正常因素。

中国在去年10月发生大范围的油荒后加大了成品油生产和进口力度,今年头两个月成品油产量同比增长10.5%,库存比年初增加28%,仅柴油库存就上升46%。中国能源供应部门的负责人说,目前成品油资源充足,供应稳定,不会出现去年底柴油供应紧张的情况;面对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持续攀升,中国将保证成品油市场价格的稳定。

*油荒或与经济发展大背景有关*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院长、美加能源委员会中国事务特别顾问姜闻然博士说,中国新出现的又一轮油荒同中国过去一些年经济发展和能源供应的大背景紧密相连。他说,中国的进口油、成品油、以及总体能源消耗在需求方面呈现大浮动波动状况,忽上忽下,极不稳定,目前因一些外在因素导致供应短缺。

他说:“中国经济发展,特别是中央发改委、新成立的国家能源部对整个市场、成品油、柴油、进口石油的供应、以及整个石油供应、能源供应和中国经济发展短期的上下幅度之间的对应关系掌握不了,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能源项目资深研究员埃贝尔博士说,中国去年曾闹过油荒,当时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严重倒挂,致使炼油厂不愿意赔钱生产,因此造成供应短缺。他说,今年柴油供应不足,既有零售价格低于生产价格,也有炼油和成品油运输能力不足的原因。

2007年10月,中国相当一部分省市出现严重汽油、柴油供应短缺问题。为了解决这种供不应求的状况,中国决定从11月1号开始上调汽油、柴油等成品油零售价格10%,以解决炼油厂亏损生产,销售价格低于成本所导致的供应紧张。这一大刀阔斧能源政策的改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供求矛盾,但也在间接导致了中国通货膨胀的急剧上涨,创过去十几年的新高。

*用市场价格调节是唯一出路?*

华府的能源问题专家埃贝尔博士说,国际油价高企,炼油厂赔钱生产,柴油、汽油涨价又会进一步助长通货膨胀,这使得中国政府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况。但他说,解决供求失衡的办法,没有任何灵丹妙药,唯有用市场价格来调节。

他说:“他们应把国内的零售价格逐渐提高到国际水平,这是解决供应短期的唯一途径。他们必须新建炼油能力,运输能力,供销能力。这些都是要解决的问题,需要花大量时间和投资。”

中国能源问题专家姜闻然博士认为,价格是一把双刃剑,在缩小和消除成品油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的同时,势必会推动通货膨胀的上扬,因此目前还很难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说,缓解成品油供不应求的情况,中央政府除了下达严禁囤积成品油、加大炼油生产能力的指令性要求和行政措施以外,更要从供求失衡的源头入手。

他说:“还要加强市场方面的改革,但是近期直接进行油价上调,又会影响通货膨胀。所以我认为,近期进行很有胆量的、大规模的油价市场方面的调整,不会有大动作,会有小幅度的市场调整。但是宏观调控在消费者身上不会增加太大的压力。因为这不是市场方面的考虑,主要还是政治上的考虑。”

姜闻然博士说,理顺生产和销售价格是中国能源政策改革的方向,但在中国整体通货膨胀率上升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因担心物价上涨会导致社会和政治动荡,必须谨慎小心,决不能在能源政策改革方面走得太快。

埃贝尔博士和姜闻然博士都认为,在中国解决汽油和柴油等能源供求失衡问题之前,中国将长期存在供应短缺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