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马拉维人索求多 中马关系有麻烦


马拉维与中国新建立的外交关系遇到麻烦,因为据说一位中国特使称马拉维人是乞丐,这一说法让马拉维政府感到愤怒。

*给钱给烦了?*

在马拉维与中国建交两个月之后,马拉维公众的不满情绪正在吹向中国这个亚洲经济大国。媒体报道说,中国驻马拉维大使馆临时代办樊桂金说,中国大使馆对那么多马拉维人、非政府组织和马拉维政府部门端着讨饭碗挤到中国大使馆来感到厌倦。据称,中国驻马拉维大使馆临时代办樊桂金在与记者交谈时说了上述这番话。

马拉维报纸《民族报》援引樊桂金的话说,马拉维人应该给中国大使馆喘息的空间,因为中国不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也不是一个能够在每个发展领域都提供帮助的奇迹创造者。樊桂金还说,马拉维人应该停止依赖捐赠资金,因为没有一个国家是靠外国援助发展起来的。

*马拉维:不应诉诸媒体*

马拉维对樊桂金的话感到不满。马拉维政府发言人卡利亚蒂对马拉维广播公司说,樊桂金有权抱怨,但是应该学会通过适当的渠道发出抱怨。

卡利亚蒂说:“如果他们发现一些问题超出了他们的控制范围,他们应该到外交部去,他也知道外交是干什么用的。的确,媒体是政府的一个部分,但是他不应该向媒体抱怨这些问题,我认为这样做不合适。而且,如果体育部长到他那里寻求资助,他不应该把这个作为一个例子。我们曾经到不同的大使馆去寻问;他们能这样做吗?能这样做吗?这是一个能在报纸上提出的问题吗?”

*对中国的民怨官怨*

卡利亚蒂请求这位中国临时代办尊重马拉维,尽管马拉维是一个穷国。

卡利亚蒂说:“的确,在某一方面我们是贫穷的;他们也有权拥有他们的看法。但是他们也应该知道,作为马拉维政府,我们也有权得到尊重。尽管我们贫穷,但是我们有资源。”

马拉维人还通过公共集会、地方电台的热线电话节目、以及大型报刊的评论表达他们的愤怒。

*中国代办否认*

樊桂金公开否认这些报道。在他的话被刊登出几天之后,他对记者说:

“看到这个报道,我感到震惊。让我强调下面几点,我们愿意尽我们最大能力帮助马拉维。我相信我们在这里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我们还是集中在主要方面,然后再逐步前进。我们不可能同时处理所有问题。我就是这样告诉《民族报》那位记者的。”

但是这位中国临时代办承认,他说过马拉维人应该停止依赖外援。

樊桂金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可以靠外援发展自己。这是事实。发展经济是自己的事,要自己作。”

*台湾插手?*

樊桂金说,他怀疑这篇报道的撰写受到台湾政府的影响。他说,台湾正在支持马拉维反对党在2009年选举中击败总统穆塔里。但是马拉维反对派说,这种说法十分荒谬。他们要求中国不要干涉马拉维内政。

评论人士说,这一事件使马拉维和中国的关系开局不利。

哈贾特是独立的政策互动研究所的执行长。这个以学术研究进行游说的组织致力于研究巩固民主和社会正义。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中国不是马拉维可以依靠和信赖的朋友。

他说:“我们把真正的朋友关在门外,为一个可能不是真正朋友的国家打开了大门。我的问题是,经历了这么多年以后,这些人到底想在马拉维得到些什么?”

*马拉维外长明言:转向北京是为钱*

马拉维和中国于2007年12月建立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和台湾42年的外交关系。马拉维外长班达今年1月宣布了这一决定。她对记者说,马拉维决定与中国建交,因为马拉维可能会从中国得到相当多的经济好处。

中国保证向马拉维提供资金,完成一些由台湾出资兴建的主要工程项目,包括一个体育场。

*中国商人在非洲招怨*

但是,评论人士预先提醒马拉维说,与中国合作要小心谨慎。他们指出,包括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在内的其它国家的人都曾经抱怨说,中国商人用廉价货物充斥市场,把当地商人挤走。

赞比亚是和中国保持长期关系的非洲国家之一。中国商人在那里遭到普遍憎恨。

受雇于中国企业的赞比亚工人工资很低。他们抱怨工作环境恶劣。这个月早些时候,赞比亚谦比西炼铜厂的中国经理恢复了大约500名罢工工人的工作。这些工人因为工资和工作环境问题进行罢工闹事而被开除。在赞比亚全国联合工会的压力下,该厂的中国经理重新雇用了这些工人。

中国否认虐待工人或者使非洲人的小企业倒闭。中国方面说,他们只是努力为许多人提供他们买得起的低价消费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