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境外记者采访拉萨后接受同行采访


最近在中国政府安排下前往拉萨采访的部分境外记者表示,他们在当地的采访活动受到很多限制,难以跟普通藏人自由交谈。他们表示希望所有媒体记者都能获准前往拉萨采访。

在一场记者采访记者的简报会上,被采访的是3名刚从西藏首府拉萨访问归来的境外记者,提问的是几十名同样渴望访问拉萨但是得不到中国政府批准的外国驻京记者。

简报会是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组织的。协会主席刘美远说,记者一般不会互相采访,安排这次活动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对有机会去拉萨心存感激*

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夏雷、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记者伊扎特和台湾联合报记者汪莉绢星期三向同行们介绍了他们3月26号至28号在拉萨访问的见闻和感受。他们认为,中国政府组织这样的活动是有益的。

华尔街日报的夏雷说:“我们对获此机会心存感激。我们当然希望,中国政府能让每一个人去西藏。我们认为,安排更多的访问有益于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了解那里发生的事情。”

3月14号拉萨发生暴力事件后,中国当局禁止境外记者去那里采访,已在拉萨的境外记者大多数也被勒令离开。3月18号,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承诺,将组织外国记者去拉萨采访。3月26号,境外记者团终于成行。

*部分记者抱怨在拉萨行动受限制*

但是,参加此行的部分记者抱怨说,他们在拉萨的行动受到很大限制。夏雷说,跟当地人交谈十分困难,获知藏人的心声成了一项挑战。他说:“星期五我出门的时候,街上人多了。但是我不想跟任何人交谈,担心会给他们带来麻烦。我们猜想我们被跟踪了,所以我们觉得,出来观察一下、看看情况怎样就行了。”

至于官方安排的采访对象,夏雷说,有些是先前接受过中国中央电视台或者其他官方媒体采访的人,因此给人的印象是在看一场排练。

境外记者团此行的最大新闻是,他们在访问大昭寺时,突然有一批年轻喇嘛冲出来向他们诉苦。联合报的汪莉绢描述了当时的情景:“一群喇嘛冲出来,大概有20几个。他们先是用藏语说话,说“全部都是假的”。我就问他们说,什么是假?他说:“那些来朝拜的人都是干部装的。”然后我们就在那边做采访。他们有说“西藏没有自由”,“希望达赖喇嘛回来”,说“达赖喇嘛是冤枉的”,“他是无辜的,跟这个事件没有关系”,有说“希望各国人民能支持藏族人”。

汪莉绢说,一名喇嘛告诉她,记者离开以后他们可能被捕。中国官员表示不会逮捕他们。不过,他们后来情况如何不得而知。

*探讨暴力爆发缘由*

很多记者关心,为什么3月10号以来的和平示威到14号就变成暴力事件了。汪莉绢介绍她了解到的情况时说:“我听到,14号那天,可能是小昭寺的僧人打伤了它的管理人员跑出来,然后带动一些其他人在街上。我觉得应该是僧人跟他们的警察有发生冲突之后,有一些民众支持僧人,然后一起出现这样的事。可以感受到,冲出来的方式非常愤怒,可能受到一些比较强烈的压制,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一个事情。”

夏雷说,他到现在也不清楚暴力事件是如何引发的,好像是一些喇嘛被困在寺庙里好几天了,就跑到房顶上向外扔东西。

谈到自己的感受,半岛电视台记者伊扎特表示,他只听藏人讲过“我们希望自由”,没有听到他们说“我们希望独立”。他说:“我从未听到‘独立’一词,包括从达赖喇嘛那儿。拉萨正在失去自己的特性,那里的人民有权保护自己的特性和文化。我认为,与其说这是民族冲突,不如说是社会和经济冲突。”

台湾记者汪莉绢用“难过”二字描述她在拉萨的感受:“因为我自己是藏传佛教信徒,很喜欢拉萨,所以我去的感觉是很难过,就是非常地难过,可能中国政府应该有更好的处理方式吧。”

这3名境外记者表示,中国政府试图尽量满足他们的需要。访问大昭寺就是原计划中没有、后来根据他们要求安排的。在记者的要求下,当局还安排他们采访了几名被捕人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