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马丁路德金被刺四十周年各界缅怀


40年前,也就是1968年的4月4号,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被暗杀。

40年前的今天,在亚特兰大市中心区的假日酒店里,21岁的路易斯.科尔曼正在餐厅门口等位就餐。科尔曼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餐厅经理走过来,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我是说把所有的非洲裔美国人召集到一起,然后告诉我们:金博士刚刚被暗杀,如果我们想离开,我们可以走了。我当时就觉得好像是我的兄弟或者我的父亲被暗杀了一样。”

洛伊斯蒂.麦克沃特曾经住在离马丁.路德.金家很近的地方。当时洛伊斯蒂是邮局的一名普通员工。她说:“我记得我当时大叫了一声:金博士被暗杀了!然后好像世界都凝固了,我就开始哭起来。现在说起这件事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

*罗斯:失去了一位伟人*

贾迈勒.琼斯当时是高中毕业班的学生,还是学校乐队的乐手。他回忆说:“我当时正在排练室,听到消息后我们开始演奏国歌,然后大家都出去了,老师带着我们祈祷。”

在希利亚德街的一栋高层住宅楼中,弗莱德.罗斯当时还在工作。回忆起那天的情景,罗斯说:“我当时就住在我工作的同一栋楼里,听到消息后,我马上下楼去问我太太,我说:你听到新闻了吗?我太太说:没有,什么新闻?我说:金博士被暗杀了。然后我们两个站在那里,眼泪开始止不住地涌出来。”5天后,30岁的罗斯在自家屋顶上看着金的葬礼,同时憧憬著一个更好的世界:“黑人和白人第一次为这件事走到了一起,我们所有的人都非常难过悲痛,我们失去了一位伟人。”

但并非所有的人都有和罗斯一样的梦想。珀西.哈迪当时在上高中,同时在一家纺织厂全职工作。他说:“那天晚上,一位白人同事走过来,满脸带笑地跟我说,马丁.路德.金被人开枪打死了。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回到家听到新闻之后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乔治.弗兰克林那天几乎和一个同事打起来。他说:“我当时在亚特兰大一家百货公司工作,一个白人同事用带点幸灾乐祸的语气说起这件事,我开始还跟他争,后来发现这是真的,我差点儿哭出来,因为金博士是我们当时最强有力的领袖。”

*难过、愤怒、伤心*

在亚特兰大交通局的车库里,32岁的梅尔文.麦克沃特听到这个消息后,很伤心。他说:“当时让我感到难过还有,这件事似乎让一些同事很高兴。你不要忘了他是在为平等而战,有些人也相信平等,但他们觉得这种平等不是非洲裔美国人应当享有的。”

阿尔伯特.加利甘回忆说,金的死讯给他带来了情感上的冲击。他说:“我那时在洛克希德公司工作,晚上下班回家听到了这个消息,我都蒙了,我愤怒、伤心,甚至想报复,但是我知道这样做没有任何好处。”

马丁.路德.金被暗杀事件在很多人心中是一个痛苦然而永远不会消失的记忆。但对贝弗利.布克尔来说,有些时候,4月4号那天的事象一个模糊的梦境。

他说:“时候回想起来,好像是很久以前、甚至是在另外一个星球上发生的事情,但有些时候,又象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我想这其中的原因大概是,从某种意义上看,一切都没有改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