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计划拓展在海外资本市场参与


中国扩展在海外资本市场的参与程度,将参股南非第一国家银行。观察人士指出,探索进入海外资本市场虽不失为中国迅速膨胀的外汇储备的投资去处,但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起伏之际,投资决策必须谨慎,而利用西方国家金融投资专业人材,能取得较好的投资回报。

*拟出资参股南非第二大银行*

中国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星期五报导说,中国一家主要的国有银行正在同南非“第一国家银行”进行磋商,将出资参股这个南非第二大银行。

报导引述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说,一家中国国有银行已经同南非第一国家银行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谈判磋商,但参股可能不会像中国工商银行参股南非标准银行那么高。

今年2月,中国工商银行出价56亿美元,购买南非第三大银行标准银行20%的股份。这是中国国有公司在南非,乃至在全球最大的一笔投资。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准备注资南非第一国家银行的中资银行可能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因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已出巨资投资南非的基础设施。

*为迅速膨胀外汇储备寻找出路*

国际市场新闻(MNI)报导说,2008年以来中国外汇储备增长速度加快,1月份增加616亿美元,创历史最高水平,2月份又增加573亿美元。截止到2月底,中国外汇储备总额已超1万6千5百亿美元。

日渐庞大的外汇储备为中国国有企业进入国际资本投资和参股活动,提供了雄厚的资金保障。今年2月,中国工商银行完成了投资56亿美元,购买南非标准银行20%股份的交易。今年初,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注资50亿美元,参股尼日利亚非洲联合银行。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还投资30亿美元认购英国巴克莱银行约3%的股份。2007年5月中国投资公司用30亿美元入股美国黑石公司。2007年底,中投公司投资50亿美元买入摩根士丹利9.9%的股权。

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博士表示,中国国有金融机构近年来连连出手海外金融资本市场,并非来自所谓的中国政府的整体战略计划,而是因为手中外汇储备越来越多,迫不得已时做的选择。

他说:“原因很简单,第一,随着中国外汇储备的继续上涨,这些外汇资产以什么形式来保值、升值,成为越来越大的挑战。过去两年来,美元的贬值一直在持续,所以对于中国外汇储备管理方来说,带来非常大的挑战。中国1万6千亿美元外汇储备以什么形式保值、升值呢?拿一些外汇储备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做一些实业投资,买一些股份,买一些资源性的产权,是必然的出路。”

陈志武教授说,就在中国为其庞大外汇储备寻求出路的时候,去年由美国开始向全球蔓延次贷危机,对美国、欧洲等国家的金融、证券公司造成重创,股价普遍纷纷下跌,为中国资金的进入创造了良机。

*投资黑石和巴克莱出师不利*

不过,就像任何投资都可能蒙受风险一样,中投公司去年5月以每股约29美元的价格购买了黑石集团30亿美元的股票,目前每股价格仅约18美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中投公司的账面损失接近40%,金额超过10亿美元。

中国国家发展银行对英国巴克莱银行的投资账面也缩水了约三分之一左右。

对于中投公司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向海外资本市场拓展出师不利和投资亏损,一些人大政协代表提出质询,一些学者也提出忠告说,在全球金融市场起伏动荡和高风险状态下,中资银行介入要格外谨慎。

不过,中投公司首席风险官汪建熙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很烂的投资。他说,中投公司是着眼长远的价值投资模式,用长期投资平抑股价的短期波动风险。

*更关注长期投资方向*

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说,中投公司去年在决定投资黑石集团时,还没有迹象显示次贷危机,因此在次贷危机爆发后才蒙受损失。他指出,中投公司是国家出资的长期投资,短期股价的波动不会影响其投资策略。

他说:“我的理解是,因为中国投资公司更多的是看到长远的投资价值,不会太在意几个月,或者一年左右的投资回报如何。中投公司做任何投资的时候,它的身份决定了不可能做短期投机,捞一笔就跑的行为,因为它的政治色彩,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决定了他们必须看得更远的投资回报。此外,他们必须在大家都不想要的时候才能进得去,这样的阻力才会越小。”

陈志武教授说,随着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增多,投资知识和经验的丰富,以及美元继续走跌等因素,未来中国对海外的投资会越来越多。他建议中国应加强在美国的高科技领域、金融技术和创新,以及大型零售公司的投资。

他建议,中国国有投资公司的资金,以外包的形式让西方国家的专业公司带来,充分利用他们在金融产品和投资方面的丰富知识和经验,获取稳定和高的回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