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网民抨击批政府限制媒体记者


一名中国记者由于批评政府在西藏问题上限制媒体报导而受到网民攻击,被说成是反华势力在国内的代表人。但是也有人站出来对他表示支持。

南都周刊副总编辑长平最近发表了一篇题为《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的文章。文章中,他在对西方媒体进行批评的同时也对北京当局控制国内媒体的做法提出质疑。

长平说,根据网民搜集的材料,一些外国媒体对拉萨事件的报导中出现了明显的事实错误,有些错误非常低级,甚至有刻意误导的嫌疑。不过他问道:在此事的后续报导中、在将来的其它重大事件中,倘若中国媒体不能自由报导、而境外媒体又变得面目可疑,那么真相从何处而来呢?

*长平质疑政府双重控制*

长平说,拉萨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中国人看到的只有政府在封锁消息几天之后统一发布的新闻。对于任何来源单一的垄断性新闻发布,不敢说是假的,但是也不能确认就是真的。他说,如果真地站在新闻价值的立场,那么就不会仅仅揭露西方媒体的虚假报导,而且应该质疑中国政府对消息源和国内媒体的双重控制。

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的这篇文章激怒了部分网民。有人表示,南都周刊正在蜕变成反华媒体、反华势力的国内代表人。有人提出,查查这个长平先生的老底吧,看看他是不是被国外媒体收买了。

还有网民称长平是汉奸,说南方都市报是中国版的CNN。还有人倡议“查封报社”,严惩里通外国的中国媒体。

*评论:文革又回来了*

对此,一篇署名沈宇哲的文章评论说,这种接近歇斯底里地反扑给外界的印象莫过于文革又回来了,那个争相攀比谁更誓死保卫毛主席的年代又来了。

然而,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毕竟不同于容不得半点反对意见的文革时代。沈宇哲为长平进行了辩护。他说,长平只是发出了一个中国新闻工作者对公共危机事件的善意提醒,是警惕国人勿要醉心于仇外的民粹嘉年华中。

沈宇哲怀疑,有人刻意放大西方媒体扭曲、诋毁西藏问题的细节,是企图转移中国人对政府的西藏政策的反思和检讨的视线。

另外一名作者王又锋在博客中说,目前攻击南都这么厉害,让人怀疑某些人看不惯中国新闻业的一丝进步,要扼杀南都。他说,中国哪个媒体在促进社会民生进步方面有南都贡献大?

*李大同:中国媒体未来的方向*

中国青年报高级编辑李大同认为,南方报系代表了中国媒体未来的方向:“南方的报系在很长一段时间来是中国媒体里最具有个性的一个媒体群。他们正努力地在所有的国际国内的重大问题上发出自己媒体的声音。我想他们代表了中国媒体未来的方向。”

这位原《冰点》杂志主编说,目前在日常报导中,新闻开放度有了明显扩大。但是一旦遇到类似西藏危机这样的事情,就缺乏成熟的应对方式:“往往就是条件反射般地回到过去的那种一切按中央的既定指定办,这样一种“千报一面”,所有的媒体都是一个声音。可以说,你这不是媒体的声音,你这就是政府的声音,而仅仅只有政府的声音,可信度是很差的。”

对于媒体的批评,最开始是完全针对西方传媒的。两个多星期以来,中国官员、官方媒体和网民对美国CNN等媒体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抨击,认为它们对3月中旬以来发生在西藏和其他藏区的骚乱事件的报导有失公允,充满偏见。

*西方记者受到骚扰电话*

一些驻华西方记者还收到自称为普通民众发来的骚扰性电话、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和传真。有人甚至对西方记者发出死亡威胁。

香港资深媒体人周兵认为,在中国国力强大、对世界开放以后,中国人一方面呈现出世界视野,另一方面也表现出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比如说,对海外记者,拿起电话就破口大骂,这就是一种义和团的做法。我觉得南都周刊的副总编辑说得对。不能允许有多家的、多角度的展现,那么大家怎么能看得清楚事件的真相呢?他因为说这样的话而受到攻击的话,这个民族现在的这种心态就使人觉得很悲哀。”

*黑箱操作*

周兵和李大同都认为,中国政府在事件发生之初把境外记者驱逐出西藏的做法非常不明智。周兵说:“你在黑箱里头操作,大家就可以猜测,使得原来的事实真相不能让大家相信。第二点,你没有使大家在那地方直接的采访的话,很多事实的不准确、技术上的错误就很容易发生。第三点呢,当你以控制和排它的手段来进行操作的时候,你会引起很多外国新闻界和新闻记者的不满,因此他的报导的笔触或者基调基本上就会倾向于负面。”

星期三,中国官员释放出积极信号。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郭卫民局长在一次记者会上表示,外国大多数媒体能够客观、理性地进行报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