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米价节节上涨让亚洲各国忧心忡忡


随着大米价格逼近每吨1千美元,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买不起这种亚洲主要粮食品种,而大米供应也越来越少。在这种情况下,亚洲各国政府开始为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局面作准备。

在亚洲,或炒或蒸,人们几乎每餐都要吃大米。然而,随着米价上涨,供应减少,饭桌上的米饭可能要减少了。在曼谷城区的中部,一个米店老板把米袋子堆得顶到小店铺的天花板。他说,一个月来,他每星期都提高米价。在泰国农村,农民拿着猎枪守护稻田,严防有人偷窃。在这些日子里,每一粒米都让人珍惜。尽管米价飞涨,菲律宾等大米进口国的政府还是争先恐后地抢购大米。柬埔寨、越南、印度和中国等大米出产国则对大米出口加以限制,使得全球市场的大米供应更加紧张。

甚至在泰国,大米出口者协会秘书长伊阿姆苏里说,囤积行为使得目前很难找到向非洲出售的大米。他说:“不能让这样情况永远持续下去,这样是不行的。无论如何,必须加以纠正。不要忘记,我们出产的大米是本国需求量的两倍,这就是我们有这么多大米可供出口的原因。突然之间,大米一下子都不见了,我不相信现在真的没有大米了。”

*迫在眉睫的危机*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亚洲事务发言人里斯利说,由于该组织已经买不起粮食,依靠该组织救济的2千8百万“最穷的人”可能会挨饿。他说:“这是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在柬埔寨,我们不得不减少对学校的粮食配给,这意味着柬埔寨将得不到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救济粮。”

尽管囤积行为是问题的一部分,但大米产业的专家认为,导致米价飞涨的因素还包括亚洲地区的迅速发展、气候变化以及对农业的忽视。在20世纪70年代,亚洲的“绿色革命”提高了大米产量,并使米价维持在低水平。但是,随着化肥、灌溉和劳工的成本提高,种植水稻变得无利可图。

另外,工厂、高尔夫球场以及房地产开发侵占了稻田,于是大米产量随之减少。从1997年到2006年,中国的稻田减少了3百万公顷。近年来,正在兴起的生物燃料产业促使农民转而种植玉米。目前,全球大米储量降到了20年来的最低点。

与此同时,亚洲对大米的需求却在增长,尤其是在迅速发展的印度和中国,那里的新兴中产阶级增加了饮食消费。最后,高涨的油价提高了种植水稻以及把大米运往市场的成本。

近年来,越南的虫害造成减产,而澳大利亚由于遭遇旱灾而大大减少了大米出口。结果,大米价格从2002年以来不断攀升。小麦和玉米等其他粮食作物的价格也在上涨。但是,今年粮食价格上涨的速度加快,从今年1月以来,米价已经上涨了一倍。

*认识到农业的重要价值*

有些大米产业界人士说,这场危机使亚洲开始认识到农业的重要价值。大米出口商科尔伯苏克说,现在是有关各国善用农田的时候了。他说:“我认为,这些国家必须以某种方式调整在粮食方面的自给自足政策。所以,他们必须利用本国的土地,以便出口粮食。当然,谁都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被当做人质,因为必须让国内的每个人都有粮食,否则就会出现大规模动乱。”

国际水稻研究所的负责人齐格勒主张大力促进粮食生产。这个研究机构培育了高产水稻品种以及抗涝抗旱品种。他说:“我们必须重新启动在研究和发展领域的投资。在以往15年期间,我们在这方面落后了。我认为,我们目前正在为忽视这一点而付出代价。”

*米价低廉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

国际水稻研究所认为,随着人口增长,对大米的高需求将持续下去,而亚洲在2015年对大米的需求量将增加3千8百万吨。一些经济学家说,高价格最终会使农民获益,并促使更多的人重操种植水稻的旧业。目前,菲律宾和中国正在增加对种植水稻的农民的补贴。

几个月后,随着菲律宾和泰国的收获季节结束,大米短缺的现象可能缓解。但是,至于飞涨的米价是否会因此而稳定下来,目前还不清楚。专家警告说,米价低廉的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