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学者:抑制通胀是北京当务之急


中国新的负责经济政策的领导班子已经走马上任。观察家认为,在新一届政府所面临的种种社会和经济矛盾中,通货膨胀是中国政府目前必须解决的最紧迫的问题。

据中国工商银行估计,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的消费品物价指数超过8%。二月份的通胀率最高,达到8.7%,是过去12年来的最高涨幅;三月份的通胀率也高达8.2%。其中食品价格暴涨了23.3%。

*须减少对敏感群体的冲击*

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盖保德(Albert Keidel)指出,在中国新一届政府所面临的各种社会和经济矛盾中,通货膨胀是他们不得不对付的首要问题。

他说:“我认为,通货膨胀是他们面临的迫在眉睫的挑战。我不是完全清楚他们是否能够通过提供补贴来减轻通货膨胀带来的冲击等措施来度过这个难关,但是我的猜测是,他们将不得不进行重大的长期性的价格改革,而这又带有通货膨胀倾向。不管怎么样,他们必需找到某种途径来减少通货膨胀对敏感群体,特别是城市人口的冲击。”

*种种挑战 在所难免*

除此以外,中国领导人还面临贪污腐败泛滥、贫富差距扩大,贫困人口增加、环境污染严重、社会动荡加剧以及政治变革等系统性的挑战。但是盖保德认为,这些挑战都是中国在目前的发展阶段难以避免的困难。

*公司式的专家治国模式*

这位曾经担任世界银行驻京办事处的高级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对这些挑战做出的一个政策反应就是采取公司式的专家治国模式(corporate technocracy),而不是进行专制或是集权统治,即在中国的经济决策过程中,中国政府正在演变成一个公司的模式,以此作为实际解决问题的途径。

他说:“你知道,一个公司有董事会,它对公司的拥有者负责,而且任命公司的管理人员。我认为,我们刚刚看到了这个过程。你可以说,公司的股东在去年秋天举行了会议。我们看到,他们刚刚任命了新的管理人员,这就是国务院。其中当然有很多内部的控制机制,同时也有一些复杂的内部平衡措施。”

这个公司掌握优先股的大股东是中国共产党,公司董事会是中央委员会。

*政治经济精英结合的利弊*

美国波士顿大学长期关注中国问题的国际关系和政治学教授傅士卓(Joseph Fewsmith)指出,在中国的新一届政府中,其实有很多大企业的领导人成为中央委员会的成员。

他说:“我认为,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经济精英在一定程度上正结合在一起。在某些方面,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尽管这种结合在另外一方面也会产生某种社会和政治上的紧张。它显然也同平民主义思潮存在矛盾。”

这位教授指出,和谐社会的提法由于带有过重的平民主义色彩而在政治报告中被砍掉,转而强调改革开放。

*政策可能雄心过大*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中国经济发展研究专家诺敦(Barry Naughton)教授表示,与以前相对简单的保持经济高速发展和进行市场经济改革的任务相比,新一届政府的政策议题要多得多,而且也出现了变化。

他说:“他们实行了我一年前所说的‘左倾’的政策,把很多很多社会政策放到政策议题的优先部分。”

诺敦教授认为,在很多领域,这些政策议题可能过于雄心勃勃。

他说:“我们看到这个领导班子面临一个非常雄心勃勃但是还没有完成而且构想可能过于宏伟的政策议题。例如,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基本的宏观经济政策,中国很长时间以来一直谈论使经济减速以及减少投资的过度增长,逐步达到一个更加实际的汇率等等,但是没有哪一个目标是成功的。现在,通货膨胀又给中国领导人增加了不可回避的严重问题。”

*补贴和价格干预收效小*

中国政府表示,目前国际市场上的粮食价格和能源价格不但居高不下,而且还继续暴涨,给北京试图控制通胀的努力造成更大的困难。

观察人士指出,自从三月份新的经济领导班子上台以来,中国当局对付通货膨胀的手段仍然是增加农业补贴和采取价格干预措施。可是迄今为止,收效甚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