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分析人士称高粮价难以在短期回落


迅速上涨的粮食价格引发各国关注。在刚刚结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上,粮食危机取代次贷危机成为各国财长们讨论的焦点。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农业生产成本的上升以及农业资源的紧张,粮食价格很难在短期内回落。

英国金融时报不久前报导说,在次贷风暴过后,粮食短缺将是全球面临的下一轮重大危机。本周末在华盛顿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上,国际和地区金融界领袖声称,粮食涨价对全球经济和政治稳定构成的威胁可能会超过次贷危机。这似乎证明了金融时报的预测并非危言耸听。

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005年来,国际市场上主要粮食价格上涨了83%。过去几个月里粮食涨价速度尤其快。今年头两个月,世界粮价上涨了将近10%,大米的价格翻了一番。目前,国际市场上大米、小麦的价格处在过去20年来的最高水平。

粮食涨价还要持续多久?华尔街日报星期一登载的评论文章认为,由于农业生产成本的上涨,高昂的粮食价格短期内不会回落。文章指出,全球主要农业国无一例外地笼罩在通货膨胀阴影之下。在新西兰,农场工人工资今年第一季度上调了20%,奶牛的价格翻了一番;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化肥和燃料涨价使农业生产成本增加了50%;在美国的中西部农业州,一种主要磷酸化肥的价格在过去一年里从450美元一吨狂涨到1200美元一吨。

华盛顿智库地球政策研究所的研究部主任詹尼特.拉森认为,目前全球面临的粮食短缺实际是能源短缺的直接后果。能源紧张得不到缓解的话,粮价很难回落到原来的水平。

拉森说:“能源紧张从两个方面影响粮价。首先,当能源价格上涨的时候,农业生产成本随之上涨。农民不论是开拖拉机,还是施肥都要比以前花更多的钱。当然,运输农产品也更昂贵。其次是间接的影响,能源涨价,乙醇等可替代能源就变得更加有利可图。去年,美国五分之一的玉米都转化成了乙醇。”

拉森认为,使用玉米转化乙醇的政策是一个“严重的失误”,而巴西长期利用甘蔗转化乙醇的做法也越来越多地受到质疑。拉森指出,眼下粮食危机是过去多年来积累的供应不足所导致。因此很难在短期内出现突破性的解决办法。

拉森说:“在过去的8年里,全球粮食产量有7年小于消耗量。目前,全球粮食库存只有52天的存量。而国际通行的标准是70天的存量才算是有足够的缓冲。”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由于粮价上涨,主要产粮国已经开始扩大生产。不过,这种调整又暴露出劳工短缺的问题。农业劳动力的供需失调驱动了工资上涨,进一步加大了农业生产成本。另外,在粮食持续涨价的预期下,一些生产商在利益驱动下囤积居奇,也加重了粮食短缺的严重性。

从亚非拉到欧美日,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受到这一轮粮价冲击波的震荡。不过,不同国家受到的影响程度显然不同。地球政策研究所的拉森对这种不同做出具体阐述。她说,当普通美国人在食品涨价后决定每星期减少几次下馆子的时候,非洲的穷人可能在决定每天吃几顿饭。

拉森说:“粮食短缺的影响在那些低收入的粮食进口国表现的尤为严重。这些国家依靠进口来满足最基本的国民需求。比如,喀麦隆、摩洛哥、也门、塞内加尔、印度尼西亚等等,这是个很长的名单。很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每户人家的大部分收入用于一日三餐。粮食涨价对他们的影响是不难想象的。”

最近,埃及、喀麦隆、塞内加尔、埃塞俄比亚、海地、尼加拉瓜等国因为粮食问题发生了抗议和骚乱。在巴基斯坦和泰国,当局出动军队控制粮食盗窃和抢粮事件。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最近列出一个包括33个国家的名单。这些包括印尼、也门、加纳、菲律宾在内的国家的社会稳定因粮食问题而受到威胁。

华尔街日报的分析认为,尽管粮食价格短期内难以回落。但是如果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特别是美国经济不景气如果导致全球经济衰退的话,包括农产品在内的大多数商品将出现降价。此外,粮食涨价风潮期间开设的农场开始产粮后,将增加国际市场的供给,促成价格回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