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台湾总统当选人马英九接受专访


请看采访视频

台湾总统当选人马英九4月15号接受中文部驻台北记者专访。

记者:马总统当选人,谢谢您接受中文部的专访。收听和收看美国之音中文节目的人大多数来自中国大陆。您愿意以总统当选人的身份对大陆人民传达什么样的赠言?

马英九:非常谢谢有这个机会接受贵台的访问,尤其是如果能对中国大陆广播的话,我想这是很好的机会。因为我知道我们在3月22号投票当天下午4点钟结束后,开票全程在大陆都有实况转播,所以我相信有满多大陆的朋友们都收看到转播的过程,因此这是很好的机会。

记者:萧万长先生的博鳌论坛是融冰之旅,预计未来几个月两岸经济关系会加强,但是做为元首,国防问题也是您每天必须面对的问题。北京当局仍然不排除以武力方式解决两岸问题,完成祖国统一也是中国政府进入新世纪的三大任务之一。如果中共失去耐性的话,台湾准备如何保护自己?

马英九: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就是“如果中共失去耐性”。我想我们保卫台湾不是只靠武器,要使用所有可能使用的方法,使发生战争的条件不存在。譬如说,你刚才说如果中共失去耐性,为什么他会失去耐性呢?可不可以让他不失去耐性?或者让他觉得台湾是一个非常值得交往的对象。所以我想这一点更重要。孙子不是说:“上兵伐谋。”然后也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所以实际上,真正会打仗的人不一定要运用武力。他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化解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因此我们觉得两岸之间应该以追求和平为目标,而不是整天把对方当做假想敌。从历史的经验显示,如果两方面整天把对方当假想敌,说不定总有一天就会打一仗。我想两岸之间应该学习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

记者:您最近常提到“搁置争议,追求双赢”。在您看来,搁置争议,要搁置多久?

马英九:时间没有限制,因为有些问题需要历史条件出现了才能解决。换句话说,不出现就没法子解决。我这样讲好像很空洞,我举个例子:1894年发生中日甲午战争,1895年日本拿走了台湾,清廷把台湾割让给日本。当时在台湾大概有半年多的抗日活动,日本人进入时遭到空前的抵抗,损失很惨重,甚至超过甲午战争的抵抗。但是后来反抗军还是不敌,最后反抗军领袖之一丘逢甲只好内渡到中国大陆去。他写了一首长诗,里面有一句话,就是:“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我每次读到这首诗的时候,就想,他在渡过海峡的深夜写这样诗的诗一定有椎心之痛。他绝对不会想到,五十年后台湾又回到中华民国的怀抱,为什么?就是因为历史条件没有出现,怎么说都没用。

最后,中日经过历史上的第三次战争,我们中华民国获胜了,所以才能把台湾收回来。我常想这个事情,就是历史条件不出现的时候,就是没有办法解决许多问题。两岸之间主权争议,到明年持续60年了,看不出来有很快解决的迹象。所以聪明的国家领导人应该把它暂时搁置,去解决两岸之间因为经贸、文化、政治各方面互动所产生的需要而带来的问题,这才是务实的做法。

记者: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您愿意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进行会晤?

马英九:我觉得其实国家领导人的会晤在目前来说还不是当务之急。像萧先生到博鳌去是刚好有这个机会。他在6年前就参与博鳌论坛的开创工作,他的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是创始会员,这几年来他每年都去,去年他也去了,刚好在两三个月之后他才成为副总统候选人,然后现在他成为副总统候选人之后,又出现了第6次博鳌论坛,他就去了。在会谈过程也和中共的国家领导人见了面,谈了很多有关的问题。这个原来我相信在他6年前加入博鳌论坛的时候,不会预料到有这样的机会。即使他参选,也没有料到有这样的机会,完全是非常偶然的因素。但是对台湾来说、对大陆来说,都是天上掉下来的机会。双方透过这个机会,清除了未来两岸在协商跟一些立即要面临的问题,比如说直航、大陆观光客来台湾以及恢复两岸协商。这些议题上的一些路障清除了,让未来更顺利。但是我们昨天也讲了,两岸8年冰封,现在融解的只是一小块而已,因此还需要有满多的工作继续来做。

记者:您提到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基础上两岸可以恢复协商,但是过去国民党和共产党的交往中彼此缺少信任。您认为在未来两岸关系发展当中,台湾是否对大陆的信任够强吗?

马英九:其实你刚才说国共双方协商缺乏信任,大概对了一半。在1949年以前,双方打打谈谈、谈谈打打,的确缺乏互信。可是在1989年我们开放两岸探亲之后,逐渐建立了大陆事务的处理机制,像我们现在看到的陆委会、海基会、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都是我在担任陆委会副主委的时候所建立的。那个时候我们促成两会对话,比方说1993年4月29号,双方在新加坡进行辜汪会谈,就签订了4个协议,对两岸关系推动很有帮助。同样在这发生之前,两方红十字会就在金门达成金门协议,对于遣返偷渡客、刑事犯、跟刑事嫌疑犯达成协议,这个协议到现在还在用。

像这种双方都有互信,就是相信对方会有很诚意去执行当初大家约定的内容。但是中间有一些有变化,像我们92年香港会谈,会后所达成的九二共识,双方都悖离了。所以我10多年来一直都呼吁,双方要共同回到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将来双方的谈判才有基础。现在达到这个目标的时间似乎已经到来了。美国总统布希(布什)和中共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先生已经在热线电话里都谈到九二共识。胡总书记还提到,九二共识就是双方都接受一个中国原则,但是对内容有不同看法。美国和中共都确认了,我们台湾国民党也确认了,也就是未来5/20之后我们中华民国政府也支持这个看法,我相信对于双方恢复协商会有关键性的帮助。

记者:在两岸协商过程中,如果中国大陆继续压制台湾的外交空间,您认为这会伤害到协商吗?

马英九:这在过去是会的,未来我们也把有关国际空间的问题列为两岸协商的项目。因为我相信在我们当选后,大陆方面也非常了解,我们的态度不会刻意去挑衅对方,也不会刻意去制造麻烦,而是秉持“搁置争议,共创双赢”的精神来推动两岸关系。因此,我们不光在两岸经济关系或和平关系,也要针对两岸国际关系进行协商。因为目前中共有邦交的国家已经有171个,台湾只有23个,在目前情况下,中共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打压台湾。因此在双方国际空间的议题上,我觉得也应该协商,而且我也认为将来有可以解决的机会,希望透过这次两岸复谈,把这些议题逐步列入议程。

记者:我们来谈谈台湾和美国的关系。您在此之前表示希望赴美,现在这个计划进展如何?

马英九:我们在3月22号胜选当天所举行的记者会,有记者问到,说我选后会不会到美国、日本这些国家访问。我当时表示,有机会我愿意,因为我们跟美国的关系在过去8年中受到不少损伤,因此我愿意从事一趟“修补关系之旅”。其他国家如果愿意让我去的话,我也愿意去说明。我将来推动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做和平缔造者,不是麻烦制造者。因此我们把善意释出来了,包括大陆在内,我们释出善意,球在别人院子里面了,要看他们怎么回应。

记者:在您上任后,您希望加强和美国在哪些领域的关系?

马英九:第一在经济方面,我们应该尽快和美国协商有关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问题,现在双方在谈的是TIFA,就是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它的层级没有FTA(Free Trade Agreement)来得高。他们现在只愿意跟我们签TIFA,但是我认为我们应努力提高这个层级,它的结果是很明显的。比方说美国和韩国已经签订了FTA,预定明年1月生效。因此从明年1月开始,韩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可以享受比较低的关税,长期甚至可能享受零关税的待遇,可是台湾同样的货物就没有享受这样的优惠,因此台湾同样的货物在销往美国的过程中,竞争就处于不利的地位。

我这段时间往乡下跑,比如说我到彰化社头,他们出产的袜子,你知道台湾出产的华贵牌丝袜。其实我以前也不懂,去了才知道,这些东西卖到美国很多,这就是传统产业。因此韩国跟美国的FTA就会使得台湾销往美国的货物出现很严重的伤害。可是怎么办呢?8年过去了,我们想要和美国签的FTA一事无成,他们对政府抱怨甚多,这也让我心里很难过。因为这些台湾企业非常努力,也非常有创意,传统产业还能在台湾这样生存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政府却没有尽到政府的责任,帮他们扫除外部的困难。像这种问题我们都应尽快和美国协商,不要让传统产业受到太严重伤害,你知道,大约有20亿美元的台湾产品会受到伤害。

记者:您就任以后,是否有任何推动对美军购的计划?

马英九:我们现在跟美国,去年立法院所通过的、就是美国在2001年4月给我们3项的军购同意,其中P3C反潜机预算已经通过了,爱国者二号二型提升到三型也通过了,至于三型采购案在2008年的预算里已经编列了,基本上我们应该会支持。至于潜舰,去年通过的是可行性研究。因为它的金额庞大,而且比市价高,这类型的柴油潜舰目前美国也不生产了,所以有许多因素都会使必须做完可行性评估后再决定。另外,我们现在使用的F-5E战斗机已经非常老旧,所以将来必须替换,我们希望能够采购F16C/D两型战斗机来取代老旧的F5E,这部分确实有必要。

记者:需要4兆台币资金的“爱台12建设”,现在中国大陆表示愿意投资的金额超过1兆台币。投资当然预期回报,在投资与回报的过程中,台湾是否有足够法律规范这样的过程?

马英九:实际上像这类基础建设,其中有相当部分是交通建设或污水下水道建设。大陆来投资,我听到的新闻报导,很可能多半是土建,就是土木建设,比如说他们的营造商来争取工程合约。依照我们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相关规定,这类本来就应开国际标,而我们和中国大陆都是世界贸易组织成员,理论上他们也应有资格来投标,所以我们开放的话,他们就像其他国际厂商一样来加入。我记得大陆的商务部陈部长他说,目前大陆的外汇存底很高,已经超过1兆美元,因此他们有资金,也有人力来到台湾投资。

我记得那时候萧万长先生特别提醒,我们欢迎你们来投资,不过不要把大陆劳工带来,因为我们在竞选的时候,已经承诺不会开放大陆劳工,那样可能会影响台湾就业率。我们希望把失业率降到3%以下。所以我想这个问题,细节未来会再谈,爱台12建设一共是3兆9千9百亿(台币),其中2兆6千亿是政府投资,1兆3千多亿是民间投资。属于民间投资的部分,我们欢迎各国都来投资。那政府的部分,将来开标的时候,也可以来投资,所以投资的机会是满多的。

记者:您希望在您4年任期结束的时候,台湾的未来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

马英九:我的目标是希望打造一个活力的经济。所以振兴经济是首要目标。如果我们努力的话,就是经济成长能达到6%,国民所得在2016年达到3万美金;4年后应可以超过2万美金没有问题,失业率降到3%以下。更重要的是贫富差距,也就是家户的所得在全国前20%和后20%相比不超过6倍。这几个目标我们会努力来达成。另外我希望打造清廉政府,发起干净政府运动,减少贪渎,甚至能够消除贪渎。第三,我希望打造和谐社会,社会不要再撕裂,不要再对立,大家能够用包容的态度共同来爱台湾,最后我们希望能达到和平的台湾海峡,两岸关系能秉持我常说的:不统、不独、不武、的态度能维护台湾的繁荣、台湾的安全、台湾的尊严。

记者:谢谢马总统当选人接受专访。

马英九:谢谢张小姐,谢谢听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