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律师无法见胡佳提上诉家人忧安危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4月3号被一审判决后,目前10天的可上诉期限已过,但是据胡佳的家人以及辩护律师透露,因为无法会见胡佳,不清楚他是否提出了上诉。

北京中级法院4月3号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北京居民、艾滋病工作者胡佳有期徒刑3年6个月,之后按照法律程序,胡佳有10天时间决定是否提出上诉。胡佳的辩护律师李方平在宣判后也曾对美国之音表示,将和胡佳本人商量是否上诉。如今十天已过,律师和家人都无法联系到胡佳。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星期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自从上次法庭判决之后,公安部门就一直不让家属和胡佳见面。曾金燕说她最担心的是胡佳的身体。

曾金燕说:“因为胡佳在2006年41天失踪的时候,我把药送到公安局,公安局就是不收,结果就造成他肝硬化的情况,等5月份他住院出院时的诊断是: 他的肝尖后肝已经硬化,还有多项并发症,他的病情是不可逆转的,最多最好的状况就是维持现状,但是他在看守所又遭受了那么多不人道的待遇,所以我们都觉得特别的担心,可能他病情恶化,是不是真的出去住院了,还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不知道。”

*要等上级批示*

曾金燕表示现在连胡佳被关在哪里也不清楚,给看守所打电话,答复是,胡佳的去向,等法院的文件。

美国之音打电话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询问胡佳是否仍关押在那里,得到的答复是这个问题必须征询北京市公安局新闻中心,电话打到新闻中心,得到的答复是,此类采访需提交书面申请,但是要等上级批示。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说,北京市公安局的某官员昨晚对胡佳的母亲说,胡佳的案子,从抓捕到审判,是他们办过的最成功的案子。对此胡佳母亲的解释是,可能意思是专门办理胡佳案件的官员又升迁了。

胡佳的辩护律师李方平律师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说,星期二他们到了看守所申请会见胡佳,但没有成功。

李方平说:星期二下午我们又要求会见胡佳,但是他们的前台接待人员说,今天已经过了上诉期,律师不能再会见胡佳了。我们当时这样想,假如他没有上诉的话,我们请看守所转达一个保外就医的申请,但是他们的接待人员要我们去找办案单位,我们问,现在到底办案单位是哪个机构,他也不清楚。”

李方平说,正常情况下,如果人还关在看守所,那么保外就医的申请就应该由看守所转交。

*希望同胡佳通电话*

李方平说,星期一他和另一位辩护律师去看守所申请会见胡佳,但是等了三个小时仍然没有见到。当时他们就提出两个要求,希望同胡佳通电话,确认他是否上诉,如果不行,就请看守所转交胡佳上诉状,由胡佳决定是否签字,但是这两件事看守所都表示没法做。

北京律师滕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可上诉期内不让犯人和家属以及律师见面是违法的。滕彪说:“在上诉不上诉还没有决定的时候就不让律师见面,我觉得这个违法太离谱了。”

胡佳的妻子曾金燕说,现在胡佳是否上诉已不重要,因为家人最担心的是他的身体。

当局指控胡佳的主要罪名,是他在海外网站发表的五篇文章以及接受海外媒体的两次采访,知情人认为可能是其中有些用词触怒了当局。

有批评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不顾外界呼吁仍然给胡佳定罪的原因就是要在奥运前夕威慑其他异议人士,但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不久前在人大政协会议记者会上曾对此予以否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