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照顾老年痴呆病患人员需外界帮助


老人痴呆症患者因为记忆力丧失而需要有人全天候照顾。美国老人痴呆症基金会最近就看护者如何寻求外界的协助进行了一项调查。

*美五百万病患需人全天看护*

美国大约有500万人患老人痴呆症。每一个病患都要人照顾。美国老人痴呆症基金进行的第3个年度调查工作的重点,是在老人痴呆症病患的照顾者本身所需要的协助。

这个基金的总裁埃里克.霍尔说:“最近的这次调查访谈了属于‘三明治世代’的个人,这一代人有儿女,还有患了老人痴呆症的病人要照顾。”

美国老人痴呆症基金组织的宗旨是向老人痴呆症病患和家人提供支持。他说:“每5个照顾病患的人当中,有3人提到他们的子女也担负起照顾的责任。在尽心称职的照顾者中,36%特别提到他们儿女的贡献。”

霍尔说,根据这些年青人不同的年龄和能力,他们加入照顾工作的程度也逐渐增高。许多年青人协助预约医师,载送病人出门,为他们喂食和穿衣以及在其他方面提供协助。他说:“一半以上的照顾者提到,由于他们要照顾家中老人痴呆症患者,他们的儿女就得负起管理家事的责任。”

安.玲木的丈夫6年前55岁时被诊断患了老人痴呆症。她成了丈夫的主要照顾者。她有3个成年儿子作为助手。她说:“我的孩子们对家庭有责任意识。就像他们的父亲一样,有体贴人的性格。”

玲木和她的丈夫以及儿子们,一家人刚刚度假归来。她说:“他们为我做一切的事,尽量让我享受度假时光。所有的事,从帮助我的丈夫穿衣喂食,到帮助他淋浴,到餐馆订菜,牵着手在镇上散步,甚至上厕所。他们实在很棒。”

安.玲木的儿子安迪,目前在布朗大学就读3年级。他说:“我要说,我和我的母亲,我的兄弟姐妹要努力在父亲病情进一步加重之前,好好享受一段和他共度的时光。”

安迪在父亲被诊断患有老人痴呆症时才15岁。他说,老人痴呆症使他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改换成另一种形式。他说:“说来也很悲哀,我们的关系完全转变成一种义务。我照顾他,我要说,这是一种单向的,沉重的负担。”

*照顾病患者承受身心损害*

他的母亲说,那是照顾一个自己所爱的老人痴呆患者,所承受的心理负担。她说:“他确实不再是我的丈夫了。他不再是那个我当初嫁的男人。我想,如果你执意要寻求那份关系的品质,要过那种生活的话,日子就会更令人沮丧。最好还是重新界定彼此的关系。这样会将伤感减至最低。”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精神病学副教授莱斯利.布莱克说,老人痴呆症病人的照顾者,本身也需要来自外界的协助,以处理感情上的创伤。她说,他们须要了解,这种照顾的付出会损害到自己的健康。

她说:“在照顾者当中,沮丧情绪是很普遍的。也有许多证据显示,照顾者和老人痴呆症患者的死亡率几乎相同,甚至去世得更快。”

布莱克教授说,预先知道患者病情恶化后的情形,有助于照顾者对于他们将担负的责任以及如何作治疗决定,预先有准备。她说,美国老人痴呆症基金会的网址非常有用。病患的照顾者和子女们可以从那里获得他们需要的资讯和支持。

关键字:美国老人痴呆症基金会,华盛顿大学医学院,老人痴呆症,死亡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