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美需重新审视全球领导作用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越来越多的人提出,要重新审视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领导作用。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伊拉克战争削弱了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影响力,决策者应当反思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应对21世纪的挑战和机遇。

*依旧是全球头号强国*

人们广泛认为,美国今后依然是世界头号强国,美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军队,国防开支超过其他32个最强国家的总和,还拥有能够影响许多国际金融机构和其他国际组织的最大经济体。许多观察人士说,美国社会、文化和思想仍对世界各国具有强大吸引力。

大部分国际民调显示,国际社会普遍对近年来美国在国际事务中领导作用感到不满意,甚至美国的传统盟友也对美国2001年9/11以来的外交决策,特别是伊拉克战争提出质疑。

*美统治地位有局限性*

马里兰大学国际政策研究项目主任史蒂文.克尔说,美国有时被描绘成以强凌弱。他说:“二战以后,美国依据国际法、国际惯例和自由市场机制,领导了国际秩序的建立,并为此赢得了广泛尊重。美国还努力推动民主和人权。而人们现在的看法是,美国正在偏离这些原则,人们希望美国重新回到这些原则上来。”

波士顿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教授安德鲁.贝斯维奇分析说,苏联解体后,世界上其他重要国家愿意容忍只有一个超级大国存在的格局。他说:“布什政府的倾向是非此即彼,比如:‘不和我们站在一起,就是反对我们。’这种倾向使很多国家对是否还能容忍美国是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世界秩序提出质疑。我认为,这是伊拉克战争以来我们失掉的最重要的东西。”

贝斯维奇认为,伊拉克战争等事件表明了美国统治地位的局限。他说:“不仅只是军事力量的局限,还有贸易逆差、货币疲软、债务剧增,等等。所有这些都表明,我们的力量不像我们曾经想象的那样强大。”

*需更谨慎运用外交政策资本*

哈佛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史蒂芬.沃尔特同意这种观点。他提出,要更加谨慎地运用美国外交政策的资本。他说:“美国不希望逐渐弱势,美国要的是节制地使用自己的实力,要将各种威胁按照轻重缓急排队,不要试图同时处理全部威胁,避免为了愚蠢的目的而滥用实力。”

沃尔特等许多分析人士说,如果美国建立了各种夥伴关系和同盟关系,并且谨慎地运用自己的领导力,就可能恢复冷战期间的某些做法,从单边主义回到多边主义。

军事历史学家贝斯维奇强调说:“重心的转移并不意味著我们对国际法、国际机构的看法必须一定要与比如欧洲人的看法一致。不过,我们要扭转布什政府的态度,重新将国际法和国际机构视为有用之物,而不是将它们看成障碍。”

*新夥伴关系*

贝斯维奇认为,印度和中国的崛起将地缘政治的中心从大西洋转移到了亚洲。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政治和国际事务教授的阿隆.弗里德伯格预计,一系列新的多边夥伴关系将会建立起来。他说:“值得观察的有趣现像之一是,是否会出现价值观相同国家的各种区域性或全球性联盟。例如,在亚洲建立一个包括各民主国家在内的磋商体系,涵盖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也许还有印度。也有人提出建立一个把欧亚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制度国家联系在一起的全球机制。”

弗里德伯格认为,美国将继续拥有冷战结束以来所承担的同一全球责任。

他说:“由于美国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无论我们愿意与否,美国几乎不可避免地将在世界大部分地区以某种方式发挥领导作用。”

同许多分析人士一样,弗里德伯格教授说,新的21世纪需要美国的坚强领导,以加强全球安全、促进民主管理,促进经济发展。

关键词:美国,华盛顿,美国外交政策,伊拉克战争,亚洲,超级大国,全球机制,强国,世界秩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