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香港市民五一大游行要求提高工资


星期四,香港职工会联盟组织市民举行五一集会和游行,要求政府通过立法制定最低工资,并恢复1997年终止的集体谈判权,让基层工人更好地应对通货膨胀压力。

参加今年香港五一大游行的估计有两千多人,和往年一样,鼓励所有工会组织和普通市民参加,在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集合,然后游行前往中环特区政府总部,递交请愿书。

今年香港职工会联盟组织的市民五一大游行,主题是“分享成果,抗衡通胀”。

*低薪阶层工资实际有所下降*

一个参加游行示威的女工,在清洁及服务行业工作多年。她说,这四、五年每年都来参加五一大游行,因为如果大家都不争取,生活就更难了:“就是争取最低工资,是多年的愿望,现在香港的所有低层工人是很艰辛的,比如说做清洁工的,时间长,工资少,还要吃饭、要坐车,同时现在什么东西价格都上涨,就是工资没有涨。”

这次五一大游行的主办单位香港职工会联盟认为,香港贫富差距问题本来就已经十分严重,加上通货膨胀问题持续恶化,很多雇员越来越难以承受物价上涨的压力,但是同时,上市公司高级行政人员的收入却出现惊人增幅,反映薪金两极化趋势日益严重。

*要求指定最低工资和集体谈判权*

职工会联盟主席李卓人说,所谓分享成果,就是要让工薪阶层的薪金增长既能抗衡通胀压力,又能分享经济增长。

李卓人:“我们是要求政府方面立法最低工资和集体谈判权,让低薪工人可以提高工资,一般工人可以通过工会去谈判他们的工资增长。”

李卓人说,1997年香港回归后,临时立法会废除了香港职工原有的集体谈判权条例,从而出现更利于资方和商家的不平衡劳资关系,恢复集体谈判权就成为历年来香港五一大游行争取的权益之一。

从2006到2007年的统计发现,香港有四成雇员平均薪金下降或薪金调整低于通胀,也就是说,实质工资呈现负增长,其中又以饮食业和服务业尤为明显。

一位在私人家庭帮工的菲律宾女佣说,自从2003年萨斯危机以后她们每月的工资甚至比之前还降低了4百港币。

这名菲律宾女佣说,政府当时号召大家都要分担萨斯危机带来的经济损失,而现在大家也有权分享香港的经济增长。她还说,她现在就是香港外来工人工会的成员,占香港外来人口最大比例的菲律宾人必须靠集体的力量争取权益。

不过,一位前来观看五一大游行的公务员认为,这种通过游行集会方式表达诉求的效果不大,他觉得还不如从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和技术能力做起:“我是觉得要去进修,要升级,不然的话,光是这些做法,没有什么效果,只有这个方法,其它没有什么方法。”

主办单位香港职工会联盟成立于1990年7月,独立于任何政党和财团,至今已有84个分会,超过17万名会员。

关键字:香港职工会联盟,五一大游行,菲佣,萨斯,立法会,最低工资,集体谈判权,通货膨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