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世界工厂时代即将结束?


中国雕版印刷业商人刘克利将投资1千万美元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设置新厂,计划在当地聘用120名工人,预计新厂将于今年秋天正式投产。

刘克利表示,在美国投资成本之低令他感到意外。新厂在斯巴达堡的七英亩土地收购价只需50万美元,不到广东省东莞地价的四分之一。美国当地的电费比中国便宜75%,并且他不需要担心时常停电。新工厂唯一比较昂贵的开支是工人薪金,每小时12到13美元,是东莞的六倍,但是州政府为每聘用一名工人提供的1千500美元税务优惠多少抵销了这项开支。

*成本低廉优势逐步丧失*

当然,中国商人到发达的北美地区冒险还毕竟是少数,但是中国生产成本低廉的竞争优势正在逐渐丧失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和人民币的升值正在侵蚀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制造业的利润,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和中国公司正在考虑它们未来的去向。

美国彭博新闻社引述瑞士信贷集团香港分公司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随着越南、印度和其他亚洲国家竞相推出吸引外国投资的优惠计划,占中国出口产量30%的广东省大约三分之一的制造业公司将在三年之内关闭。瑞士信贷集团香港分公司的亚洲首席经济师陶冬认为,中国世界工厂时代的结束已经开始了。

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广东、福建、浙江和江苏四个省份的服装、鞋袜和玩具制造曾经是中国外向型经济起飞的主力军,那里出口的产品占中国出口总量的60%。

经济的高速发展彻底改变了中国制造业基地的面貌,尤其是居民收入和劳动力价值。据彭博新闻社引述的数据,广东省过去五年工人的平均工资增长了一倍多。今年开始正式生效的劳动合同法进一步提高的中国的劳动力成本。香港工业联合会公布的一份报告说,劳动合同法实施后,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幅度超过了20%,运营成本上涨近20%。这家组织预测,今年将有1万4千家港资企业关闭,明年可能还会有相同数目的厂家撤资。

*沃尔夫:需要调整产业结构*

加拿大约克大学商学院国际工商管理硕士项目主任伯尼.沃尔夫认为,中国服装、鞋帽和玩具等传统的低附加值产品盈利原本就不大,完全依赖生产成本低廉才能生存。一旦市场条件发生变化,就会给生产这类产品的厂家造成巨大冲击。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有许多公司出口,但是出口的利润却只有刀片那么薄。它们的竞争力很强,但是盈利却很小。如果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或利率上升,只要任何一个条件发生变化,就会给企业带来风险。现在是三个威胁同时出现,许多脆弱的公司自然会出现运营困难,甚至发现自己难以生存。”

但是沃尔夫教授指出,生产低附加值产品的企业遇到困难其实并不一定是坏事,而是中国调整产业结构,提升产业链的一个必然过程。

他说:“中国正在改变自己,它的产业也必须发生相应的变化。鉴于中国出现的变化,它在某些商品的生产方面已经没有相对优势可言了,因此这些产业就不应该让它们在沿海地区继续存在下去,应当把它们迁到越南和泰国等国家和地区,而中国应当生产更多的高附加值产品。”

事实上,生产低附加值产品的厂家倒闭和搬迁并没有影响中国这个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的经济扩张。自2002年以来,中国电脑芯片、电子产品和汽车等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猛增了412%,去年这类产品的出口价值3千4百78亿美元,占全年出口总值的28.5%。

*越南印度模仿中国*

越南和印度正在推出强有力的政策,吸引低成本的外国投资。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越南工人的月平均工资相当于104美元,比中国中部江西省的工人月平均工资低41%。印度工人的月平均工资只相当于87美元。这两个国家正在模仿中国当年设立经济特区、建立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基地的做法。

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担心,生产成本更为低廉的越南和印度等国家吸引外资的做法将威胁北京的西部经济开发的战略,诱使西方和港台资金以及大批内地资本绕过中西部急待开发的地区,流入外国新兴市场,给中国的扶贫和就业带来影响。

深圳平安银行副总裁戴维.江对美国之音表示:“ 如果这些公司都搬到其他地方,中国的就业问题就会更加严重。中国政府一方面应该关心通货膨胀和保护劳工权益,但同时也应该循序渐进,让制造商有时间去调整,不然会造成工厂搬迁。”

据彭博新闻社援引的数据,国际投资研究机构在对全球20个新兴市场进行综合评比之后发现,越南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吸引制造业投资最有竞争力的地区。

关键词:中国,制造业,越南,印度,成本优势,产业结构,产业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