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四川灾民需心理辅导缓解失亲痛苦


四川省汶川大地震过后,有关方面除了向灾区运送救援物资外,也在为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灾民提供心理上的援助,以缓解他们的痛苦。

四川省汶川大地震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据悉,这次里氏7.9级地震导致近4万多人丧生,更多的人受伤或流离失所,一大批建筑物倒塌。但是,对灾民来说,最大的损失莫过于失去亲人的痛苦。

地震发生时,四川震区居民姜勇和妻子正好在浙江省打工,当地震的消息后传来后,他们马上赶回老家,寻找在北川高中读书的儿子,经过几天的搜索才找到儿子的尸体。

他说:“他在二楼上课,我和爱人以及我妹妹在过道上找到了他的尸体。我一看就吓坏了,也伤心极了。我看见儿子的尸体被压在大梁下,惨不忍睹,痛苦极了。我就叫消防人员帮助我把他的遗体弄了出来。”

据姜勇介绍,整个北川中学一共死了两千多人。他说,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活下来的人还要好好活下去,而且还要重建家园。

他说:“我太太很痛苦,几天都没有吃饭了。我心理的感受是,他已经死了,人也走了,活下来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没办法,这是天灾人祸嘛。痛苦也没有办法啊!事情已经出了,就要面对现实。”

四川省什邡县的杨女士地震时正在成都陆军总医院住院。她的女儿是受灾非常严重的红白镇中学的住校生。地震发生后,杨女士和儿子立即赶赴红白镇中学寻找女儿,但是直到星期一才找到孩子的尸体。

她说:“家长根本无法辨认尸体,我只想呼吁公安局用CVD为孩子的真实面貌照出来,因为只有他们才能辨认出来,我们自己是辨认出来的。很多家长认不出孩子了。孩子的尸体已经臭了,而且腐烂了。我和很多其他母亲一样,要从悲痛中站起来去面对现实。”

四川成都的一位自愿救助人员在震后的最初阶段跑到一个灾区去抬尸体并从事其它救援工作。他说,由于失去亲人的情况比比皆是,很多人的感觉似乎处于麻木状态。

他说:“我问他们的父母在哪里,有些人就说父母不在了,或者说家里死了一个人,少了一个人。由于这种伤痛发生在城里每个人身上,好像大家对这个都有了承受能力,或者说习以为常了。可能在这个事情过去之后,人们对亲人的怀念以及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和哀伤才会慢慢显露出来。”

四川环保人士潭作人地震后每天都在地震灾区,对地震引发的原因进行实体调查。5月16号,他来到在地震中受到严重摧毁的北川中学,亲身感受了人们对失去亲人的无奈。

他说:“5月16号,当我面对这些灾民时,我感到他们完全平静,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而且与自己不相关。我感觉有些东西是潜伏在我们民族深层的。面对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人们采取了顺从的态度,好像没有一点怨天尤人的感觉。可能要过很长时期,人们才会感到受伤后的痛苦。

面对地震造成的损失和人员伤亡,中国红十字会已经向灾区派遣心理学专家,帮助当地人进行心理治疗和恢复。一些非政府组织也开始为自愿人员提供心理学方面的培训。

据路透社报导,成都至少有一家医院已经开始接收在过去一个星期里精神崩溃的幸存者。国际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联合会在北京办事处的发言人马库斯指出,向灾民提供心理援助时要考虑到当地人的文化特点。

他说:“外界为灾民提供心理救援时要恰当,并考虑到当地文化的特殊性,我们不能把外来的价值观加强于当地人,也不能把人们因失去亲人而自然而然产生的痛苦和失落感病理化,人们应该以自然的方式为这些人提供帮助,而不能把他们简单地当作病人看待。”

一些专家指出,很多人在地震中失去亲人,有些孩子失去双亲,沦为孤儿,有些父母失去独生子女。因此,随著时间的推移,为灾民,特别是那些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人们提供心理援助的问题会成为日益紧迫的问题。

关键词:地震,心理辅导,心理救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