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媒体挣脱控制纷自行报导灾情


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中国民众以空前的规模捐款捐物救灾。中国国内外舆论普遍认为,地震发生之后,中国的新闻媒体,包括网络媒体不顾宣传部门的禁令进行相对自由的报导,使中国民众得以比较迅速及时地得到有关地震灾情和灾民的消息,从而促成了中国民间的踊跃救灾。

5月12号地震发生之后,中国党政部门立即组织展开大规模的救援活动,受到国内外舆论的普遍好评。与此同时,中共宣传部门要求中国国内新闻媒体按照它所规定的主旋律和以往的一贯做法,把救灾新闻变成对执政党和政府的正面宣传,则受到了国内外舆论的批评。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地震发生的当天晚上,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主管宣传的常委“李长春主持召开抗震救灾宣传报导专题会议,传达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精神,对抗震救灾宣传报导工作作出部署强调,新闻宣传战线要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精神,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以对党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宣传部指示中国媒体机构不要继续派遣记者前往四川灾区第一线进行实地报导。然而,众多的中国新闻媒体和记者不顾中宣部的禁令,纷纷前往第一线,从而使中国的新闻呈现出难得的开放,让中国公众可以从中国的新闻媒体得到更多的新闻,而不是高浓度的执政党宣传。

*呈现相对报导自由局面*

中国作家、评论家刘晓波说,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中国新闻媒体和公众得到了难得的相对新闻自由。中国当局不但开放了外国新闻媒体的现场报导自由,对中国国内的新闻媒体也没有多少明显的干预,连往常宣传味道十足的中央电视台也把更多的时间用于报导新闻而不是进行政治宣传。

在过去,中共宣传部门要求中国各地新闻媒体在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统一使用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的通稿。刘晓波表示,这一次,中宣部还是要如法炮制,但中国记者的职业责任感和荣誉感使他们冒险去报导新闻。

他说:“发生了这么大的灾难,记者还坐在家里等新华社提供的东西,这对媒体来讲,作为媒体人,脸面实在放不过去。”

在中国传统媒体获得相对自由的同时,平日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网络媒体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也得到相当的自由,从而使网民得以在网络上讨论一些平时会受到封杀的所谓敏感话题,如地震灾区学校建筑普遍倒塌造成大批学生死亡跟政治腐败的关系,中国政府是否应当及早准许外国救援人员进入中国的问题。

*政府依旧维持控制*

但是,批评者指出,在相对自由的同时,中国执政党和政府依然在维持控制,对政府认为是敏感的贴子实行封杀。例如,在5月15号,茅于轼等十位网络公民就四川地震通过互联网发出的呼吁书遭到封杀。跟以往一样,有关当局没有对为什么要对这样的呼吁书进行封杀提出解释。

茅于轼在呼吁书提出,网民自发行动起来出钱出力救灾,同时监督各级政府的救灾款使用,防止贪污腐败;政府下半旗对地震遇难者表示哀悼; 减少关于奥运的一切高调宣传活动,降低奥运火炬传递的过高规格。

中国作家刘晓波表示,尽管中共继续试图维持新闻媒体和网络控制,但是,网络媒体毫无疑问对政府形成了压力。政府上个周末宣布为期三天的哀悼日,在哀悼日期间为地震死难者降半旗。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头一次为故去的大众平民降旗志哀。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皇甫平也公开发表文章,要求当局在暂停各省间传递奥运火炬,在救灾取得决定性进展后,将火炬直接从灾区传至北京,以表达深厚的人类友爱情感。

关键词:媒体,新闻自由,地震,中宣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