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四川震区受伤儿童情况令众人牵挂


中国发生汶川大地震以后,灾区儿童的情况牵挂著许多人的心。在成都市儿童医院,受伤的孩子们受到良好的治疗和照顾。

成都市儿童医院共收治了55名孩子,大一点的12、13岁,最小的才刚刚满月。大多数孩子都是骨折,也有少数人有内伤。

伤势最严重的苏菲菲,年仅两岁,送来时一条腿被砸得血肉模糊,有生命危险。内伤最重的是一名5年级的11岁学生,他在被埋11个小时后才被救出,有严重的挤压伤,后来转成肝肾衰竭。

部分学龄儿童是在学校建筑倒塌时受伤的。黄琴来自绵竹市金花镇金花小学。据她妈妈说,学校160多个孩子,死亡上百人。

她说:“班里11人,只救出两人。(黄琴)头部被打伤,缝了17针;左腿骨折,上了钢板,一年以后才能取出。”

伤痛令这个7岁女孩儿哭闹不止。

什邡市红白镇中心小学的建筑也倒了。这所学校4年级的学生李其在楼房倒塌中受伤,目前正在成都市儿童医院治疗。

他说:“500多个同学,死了300多个。我是爬出来的,醒来手就断了。啊, 楼房就倒了,轰就下来了。(我们班)有几个活著的,我们这个班35个人,好像几个(活著)。”

李其说,他们班的方老师先救别人的孩子,再救自己的孩子,结果他的孩子死了。李其说不出老师的名字,只知道他那遇难的孩子叫方鸿洋。

有些孩子是被学校围墙砸伤的。绵竹市兴隆镇的陈荣鑫,家里房屋全部倒塌,父母没有受伤,他本人在跑出教学楼之后也安然无恙,但是倒塌的院墙把他压在了下面。

他回忆说:“当时压著的时候不能喘气了,喘气很微弱。(记者:那你怎么出来的?)我说,‘救命!救命!’当时一个小孩,他就跑过来帮我。两块儿石头(压著我),他把这块石头搬走,那块石头搬不起来,就找了个打人来帮我搬起来。他把我背到操场上,然后我就走不动了。顿时,全身无力,一下就倒下去了。那个小朋友4年级,比我小。(记者:叫什么名字?)不知道。(记者:不认得呀?)认得,我以前跟他打过架。”

荣鑫妈妈说,等荣鑫出院后,他们会买些东西,看望那个比荣鑫还小几个月的“救命恩人”。

让人看着最揪心的是刚刚满月的小王阳。一条腿骨折的他,两条腿被吊起来做牵引。王阳的妈妈回顾了孩子受伤的过程。

她说:“我们向下跑。那个楼梯比较窄。在楼梯上面碰了一下。当时没怎么注意。觉得小孩那天晚上特别特别容易哭闹。16号上午的时候,看他那个腿肿得特别厉害。我们来照片子的时候,医生才说这是骨折。”

*在成都儿童医院受到良好治疗*

尽管每个孩子都有一段痛苦的经历,但是看得出来,他们在医院里受到良好的治疗和照顾,不仅医药费全免,而且生活条件也不错。

记者采访的时候,正值午饭时间,好心人用大锅给孩子们送来了热腾腾的当归炖鸡汤。许多家长说,这里的医生、护士和义工“好得很”。他们说,他们现在一无所有,连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护士给的。还有一名家长拿出护士给孩子买的新皮鞋让记者看。

在走廊的一端,几名志愿者正在统计住院儿童和他们家长需要的物品:“妈妈的外裤,2尺2的腰;33号床,短裤;37号;男用外裤,2尺7的腰,33的长度......。”

“我们是老师,四川音乐学院幼儿园的。每天我们轮三班,帮助这边维持秩序,或是登记需要的东西。登记好之后,交给他们医院负责人。很多灾区来的大人只有一套衣服。那么多天了,根本就没有换洗的。小孩什么都没有。”

志愿者郑翔把自己的工作说得很轻松。

“也没做什么,就是他们吃饭的时候需要帮忙,看看小孩,逗一下他们,让他们开心一下。”

不过也有医护人员抱怨说,一些孩子要求太高,一会儿要可乐,一会儿要蛋糕,而且还点名要某种牌子的蛋糕,造成非地震灾区来的孩子心理不平衡,觉得有些东西为什么别的孩子有自己却没有。还有一名护士说,有的孩子可以出院了,可是家长就是不让走,因为这里条件好。

有些家长告诉我,他们的家已经没了,出院后无处可去,似乎只能到政府搭建的临时安置点栖身。住帐篷、吃方便面、喝矿泉水,这可能就是他们今后一段时间的生活模式。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