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安置上千万地震灾民成为巨大挑战


汶川发生特大地震之后,如何安置1400多万灾民成为中国政府面临的巨大挑战。

作为共产党的总书记,胡锦涛应该以抓全局、把方向、定决策为己任。可是这些天,这位中共最高领导人却做了一件非常具体、实际的工作。5月22号,他亲赴浙江湖州市考察救灾帐篷的生产情况,三天后又前往河北省廊坊市,实地考察救灾过渡安置房的生产情况。

5月12号的汶川大地震导致6万8千,甚至更多的人丧生,同时也使数百万灾区民众流离失所。能否安置好如此众多的难民,考验著中共的执政能力。

胡锦涛要求在一个月内向灾区提供90万顶帐篷。中国外交部也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希望各国在援助中国地震灾民时把帐篷作为优先考虑的物资。中共中央还决定安排专项资金,为灾区首批建造100万套过渡安置房。

记者最近在灾区看到的情景,也说明了这项工作的艰巨性和紧迫性。在灾区公路两旁,人们用各种颜色的塑料布搭成形状各异的防震棚;在都江堰市,上千市民把菜市场大棚当作栖身之所;在绵阳市,数千名来自各地的灾民拥挤在九洲体育馆半露天的过道上席地而睡。

中国政府力图给这些刚刚逃脱危险的人提供尽可能好的服务。记者在九洲体育馆见到一位来自重灾区北川的女子。她说,她已经来这里四天了,虽然居住条件差,但饮食无忧。

她说:“随时有人送,有人发。蛋啊、汤啊、饭啊、面包啊、馍馍,什么都有。有菜,有肉。”

她手中抱著一个出生仅两个月的婴儿。孩子穿戴整齐,正在熟睡。

救济部门提供的多为面包、方便面等简单食品。热菜、热饭主要由绵阳市民、当地村民和志愿者供应。记者采访时,志愿者正提著成袋的煮鸡蛋,向灾民分发。

据报道,九洲体育馆及其附近的帐篷群安置了大约两万名无家可归的灾民。这个临时安置中心的运转已经从最初的杂乱无序,走上有条不紊的道路。

据在这里服务的一名审判员介绍,他所属的绵阳市中级法院负责500多名灾民的饮食、休息和住宿,工作人员分成4班,每班6小时,进行24小时不间断服务。

他说:“刚开始比较无序,可能灾民互相找亲友,然后楼上风比较大。上午他想在楼上,下午他想在楼下,来回地流动,不太好管理。现在要求全部登记。”

他说,每个难民都生活在固定的区域,离开以后便从名单上删除。他说,每天他们都要拷贝一个U盘送到指挥部汇总,说明多少人走了,什么原因离开的,去什么地方了。这样做不仅便于管理,而且便于亲友找人。

他说:“前两天,每个人举个牌子,一路路地走,找爸爸、找妈妈。现在不同了。现在电脑一查,哪个区,马上过来找了。”

体育馆旁边的告示板上,张贴著寻人启示和每个区域被安置人员的名单。

在体育馆二层,部分灾民居住在室内,被褥就铺在跑步机、拳击带等健身器械旁边,条件好了许多。但是,洗澡却是一个大问题。绵阳市中级法院那位陪审员说:“洗澡的问题非常不好解决。一个礼拜了,没有洗过一次澡,天气热,非常痛苦。”

在恶劣环境下长期生活,会产生心理问题。在此做义工的一批香港专职社会工作者表示,他们希望在这方面提供服务。香港浸会大学副教授黄匡忠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让灾民的生活比较正常化。

他说:“第一,我们看到小孩子很多。小孩子的活动,上学的安排,可能需要尽快做。另外,有些单身的老人也缺乏照顾,叫他们一起来做一些运动,或者定期的护理,很重要。成年人、妇女在这里没有什么事情做,这个也要准备。”

在其他地方,政府也在尽力安置灾民。记者在都江堰市遇到一位前来视察本单位职工安置情况的中国石油的副总经理。

他说:“受灾情况比较严重,住宅楼不能再用了。我们把人都撤出来了,保证我们的职工家属都有水喝, 有饭吃,按照政府的要求尽快地渡过这个困难阶段。”

受到慰问的职工对领导前来看望表示感激。

“很激动。不管咋说,领导、方方面面都在关注我们,还晓得我们的存在嘛。”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受到良好照顾,特别是在受灾初期。在都江堰市,一群灾民围著记者大吐苦水。

“没有水,啥子都没有,你给政府反映一下,活人总要管嘛。水也没得,吃也没得,钱也没得。天气热了,人还没有挖出来,瘟疫,没有药品。”

他们抱怨说,有人利用灾害大发国难财,矿泉水卖到8块钱一瓶,出租车去成都平时100多块,现在要500元,还出现了偷盗和哄抢商店等治安问题。不过,改进还是有的。前一天他们是靠接雨水解渴,现在已经有消防车来送水了。

来自各地的救援物资正在源源不断进入灾区。帐篷生产厂家纷纷立下军令状,保证按时完成政府下达的任务。内蒙古还提出要向灾区提供一批草原牧民使用的、便于拆卸安装的蒙古包。

关键词:四川,地震,救灾,帐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