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民间团体地震救灾中发挥积极作用


四川大地震发生之后,中国民间个人和群体在地震救灾的过程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与此同时,观察人士认为,现在还看不出中国政府会显著地放松对民间成立慈善组织等非政府组织的控制。

5月12号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中国政府和中国民间都做出了引人注目的救灾行动。中国政府迅速调集军队前往地震灾区进行救援。与此同时,中国民间许多个人和组织以不亚于军队的速度抵达灾区对灾民进行救援。国际社会普遍注意到,中国政府这一次对民间的、非政府的救援行动没有阻挡。

华盛顿邮报星期四从四川灾区发出的一篇报道说,“在中国的非政府组织按正规的做法都必须跟政府登记,那些大的非政府组织跟他们的政府靠挂单位一样僵硬、受控制。中国当局对较小的、独立的非政府组织一直持有强烈的怀疑态度。

“然而,现在在四处出现的网上留板、博客以及砸死人现场的协调中心的协助下,一些没有登记的基层组织实际上在发挥著合法的救灾非政府组织的作用,它们第一次可以没有顾忌地发挥作用,协助应对‘自然灾害所造成的’危机”。

*分析:是个进步但前途未卜*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在这次四川地震发生之后,中国政府和民间个人和群体的救灾努力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中国政府能够更大地放开民间组织,允许民间组织参与救灾,这是一个进步。但是,我们也看到,这一次主要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民间个人和一些临时性的组织发挥作用。”

来自中国的许多报道说,在这次抗震救灾的过程中,民间的个人和组织在实施救援和运送、分发救灾物资方面,往往比政府组织和军队更有效率。许多观察家表示,这种现象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因为来自民间组织和个人往往掌握更充分的当地信息,因此工作得更有效率。

尽管中国政府这一次对民间的自发慈善救灾组织没有采取禁止的措施,但是,中国官方的正式立场还是要求中国公众通过所谓的正规的,也就是官办的慈善组织捐赠款物救灾。

与此同时,中国民间出现强烈的批评声音,一些批评者批评中国红十字会等官办慈善组织收取高额的所谓救灾款管理费,从而使公众遇到的大灾害变成这些官办组织大发财的机会。中国红十字会官员日前发表声明,表示收取不超过百分之六点五的管理费是国际上的慈善组织的通行惯例。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表示,按照中国的特殊国情,中国红十字会官员的这种辩解难以让公众信服:“这个地方就是要区分政府慈善组织和民间慈善组织。民间慈善组织如果提取一定的管理费是合理的。但问题是中国几乎没有民间的慈善组织,或者说很少‘有民间慈善组织’。政府的慈善组织就应当靠政府的财政来维持运转,不应当提取管理费。”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尽管民间自发的救援组织在这次四川地震救灾过程中发挥了引人注目的作用,没有人预计北京政府会放松对非政府组织的管制规则,目前也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政府官员会让基层的团体可以更容易地成立组织或募捐。事实上,政府当局加强了对北京地区的艾滋病活动人士的监控。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表示,活跃的民间非政府组织是一个健康的公民社会所不可缺少的,社会上的很多事情政府不可能管得过来,而且也不需要政府来管。现在,中国政府正在逐步开放民间慈善组织,广东已经出现全国第一家面向社会下层的中医医院。

他说:“中国至少是已经打开了一个缺口。我想,未来中国关键是要对慈善进行立法,要有制度方面的保证。”

对于中国民间多年来普遍要求打破慈善事业的政府垄断、放开对成立独立慈善组织的限制的呼声,中国政府一直没有做出回应。

关键词:民间团体,慈善,救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