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一研究所努力开发艾滋新疫苗


美国政府和研究人员中止了大部分艾滋病疫苗的临床试验,但是巴尔的摩的一家研究所继续从事对这个当代最致命病毒的研究工作。去年底,艾滋病疫苗的试验工作,因为一些人接种后更容易感染艾滋病而叫停。现在,人类病毒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们正努力开发新的疫苗。

这个研究所的加辛诺说,“我们研究所的任务是研究人体对艾滋病毒感染的反应,这项研究可以遏制并且防止感染发生 。

加辛诺是巴尔的摩人类病毒学研究所的研究教授,他仍在坚持对艾滋病毒的试验。在大部分的艾滋病疫苗试验工作停止后,这位人类病毒学研究所的共同创建人说,他过去就反对在人体做试验。

*大部分科学家不看好*

研究所的另外一位科学家罗伯特.加洛博士说, 对所有疫苗的临床试验都还没有准备好。

“临床试验实施得太快,但却没有即时对疫苗研制成功前的重要问题找出答案。”

加洛博士补充说,寻找新方法的诱惑导致人们去临床实验新的疫苗。大部分科学家都强烈地认为这是不可能成功的。

“毫无疑问,这对艾滋病疫苗的研究带来了损伤,一些人想停止对疫苗研究的资助。这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即使成功 也要等多年*

1984年,加洛博士和别人一起共同发现了导致艾滋病的逆转录病毒,他后来研制出一种验血技术,可以检查献血,还可以早期诊断艾滋病。加洛博士说,他对艾滋病疫苗的研究还在继续,并可能在一、两年内开始临床试验。即使成功,要把疫苗用到大众身上仍要等上好多年。

“我想可能要过八到十二年才能实现。”

加洛博士说,人类病毒学研究所将继续对艾滋病毒的研究。目前世界上有将近四千万感染了艾滋病,他的研究所为非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大约二十万患者提供检查、指导和咨询。

研究所的所在地巴尔的摩,每天都有数千人接受艾滋病治疗。肖麦克奈特17年前感染了艾滋病毒。

“那是因为我的性伴侣。 我信任他,所以没有采取保护措施。今天坐在你面前
我,艾滋病毒呈阳性反应。”

肖麦克奈特和伴侣同居了20年。他们有一个女儿。她的伴侣多年前死于艾滋病,她也被感染了。她说,她经历了一个很长的痛苦阶段,然后她开始寻找帮助,现在终于找到了。现在,她是巴尔的摩艾滋病诊所的接待人员。这个诊所也是研究所的一部分,有将近四千名患者在这里接受治疗。

除了感染艾滋病毒外,肖麦克奈特还患有乳腺癌。她说,当她感到不舒服时就开始服用艾滋病药物,但是每天服用的药物有副作用。

“当你开始服用抗病毒的药物的时候,你就得按规定,每天都必须吃,而且今后一辈子都要吃。”

像肖麦克奈特一样,现在世界上有成百上千万的艾滋病患者每天都靠药物治疗,直到有一天专家们成功地发现一种更持久的治疗方法。

世界银行报告指出,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每有一个人开始接受逆转录病毒治疗,就有六个新的艾滋病例出现。

关键词:艾滋病,疫苗,人类病毒学研究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