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国际体育组织严禁运动员用兴奋剂


像世界上绝大多数运动组织一样,禁止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国际反兴奋剂组织表示,服用兴奋剂对运动员的身体健康,构成很大的危险,而且有损于体育竞技的道德准则。尽管如此,即便是在世界上最有名的那些运动员当中,还是不断传出某人服用了兴奋剂的报道。这一问题有可能会给即将召开的北京奥运会蒙上一层阴影。不过,负责杜绝兴奋剂的官员们认为,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事件被公布于众,这同时也可以说是进步的表现。

埃塞俄比亚的长跑运动员、两届奥运金牌得主海勒.格布雷西拉西耶说,他的竞争优势来自于在海拔三千米的高度从事训练。他还说,使用兴奋剂实际上是自欺欺人。

他说:“我一直这么说,我能把你骗了,也能把很多其他的人都骗了,但是我没有办法骗自己。”

但是,有一些运动员常年累月地一直在从事这种欺骗行为,通过服用类固醇等违禁药品来赢得比赛。

去年,美国著名田径运动员玛丽安.琼斯公开承认曾经对调查人员撒谎,否认服用过兴奋剂。

她在记者会上说:“大家可以想象,今天我感到特别失望。”

琼斯被迫交回了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赢得的五枚奖牌,而且还被判处六个月的监禁。

一方面,著名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事件的公开影响到奥运会的声誉,但是另一方面,负面消息的报道也让大家都明确,服用兴奋剂是不能被容忍的。

泰格特先生是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的负责人。他说:“所有的运动员其实都明白,欺骗行为是错误的。对这一点,我一点怀疑都没有。”

该机构的宗旨是要保证在体育界没有任何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大家一致公平竞争。该机构对美国奥运会代表队的成员每年都要进行八千次抽查,来检测是否有人使用了类固醇等违禁药品。这类药品能让人看上去肌肉发达,但是它对肾脏很不好,而且还会引发癌症。反兴奋剂机构的工作是明确哪些药品是违禁的,而且还负责对那些违规运动员进行惩处。

泰格特先生说:“在处理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案件时,典型的案子一般都是两年期间取消竞赛资格,头一次被查到的,其比赛结果宣布无效。第二次被查到的,则有可能会终身取消竞赛资格。”

绝大多数国家现在都设有奥运代表队成员的管理和监督机制。在韩国,这一管理和监督机制鼓励运动员们在服用任何药、包括中草药之前,都先与队里的医疗人员商量好再说。

张盛皓是雅典奥运会中赢得了柔道项目银牌的韩国运动员。他说,过去,一些运动员由于服用兴奋剂而被迫交回奖牌的例子,足以让这一代希望参加奥运会的那些运动员们引以为戒。

他说:“很早以前,有一名田径运动员曾经由于(大量)服用在普通药房买到的感冒药而违规。后来呢,所有的运动员都只能从训练中心的药房拿药。”

教育和监督工作的加强使得欺骗行为不是很容易做,但还是可能的。彼得.松克森是伦敦圣托马斯医院的一位内分泌学教授,他曾经指导过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使用的工作。他说,包括像人类生长激素等新一代药品有时候很难被测出来,有必要研发可靠的测试,让体育竞赛彻底消除兴奋剂的阴影。

他说:“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要继续不断地对那些欺骗行为进行打击。这项工作开始已经有20年了,我想,还会永远继续下去。”

反兴奋剂官员表示,绝大多数运动员都表示欢迎有更多的测试,相信它有助于捍卫奥运会的道德标准和精神。

关键词:国际奥委会,北京奥运,兴奋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