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奥巴马称将改变美国外交政策方向


预期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奥巴马参议员说,如果当选,他将改变美国外交政策的方向。有专家表示,到目前为止,他在竞选期间表达的观点将他放在了美国外交政策的主流,不过有关他愿意会见敌对国家领导人的说法,受到了共和党竞选对手的强烈抨击。

奥巴马参议员许诺在美国外交政策上会走上新的方向,从撤回伊拉克驻军,到关闭关塔纳摩湾拘押中心等。他在竞选的过程中明确表示要和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分道扬镳。

他说:“我要从根本上改变,现在是翻过这一页的时候了,我们要展示我们如何行动,向世界表明我们准备好要引领世界,我们已经准备好用实际行动作出表率。”

专家说,奥巴马的观点反映了以前几任总统所提倡的国际政策的主旨,特别是体现了民主党总统的观点。比如前总统杜鲁门和肯尼迪都强调经济的增长和其他国家的发展,以此作为提倡美国价值和人权的最佳方式。

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学者、美国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彼得.贝纳特说,奥巴马符合这些传统,也就是早在20世纪初期,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开创的传统。他说:“奥巴马有一种强烈的体验,反映了伍德罗.威尔逊的理念,认为我们在一个受到共同威胁的世界当中。比如全球变暖、公共健康的威胁,经济的不稳定等等问题,既威胁着我们,也威胁着其他国家。因此这些问题要通过合作才能得以解决。我们最高的安全利益要能得到最好的保护,就要通过合作的努力,而不是通过冲突。”

奥巴马承诺,如果能当选美国总统,就将分期撤回美国驻伊拉克的军队,上任伊始就开始行动。他宣布的计划是每个月撤回一、两个作战旅,16个月之内所有战斗旅撤离完毕,尽管他并没有说他要撤离所有美国驻军。

有关伊朗的核野心问题,有望出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奥巴马参议员和布什政府观点相左,他提倡和德黑兰直接对话。但是在最近表示会赞同支持以色列的游说团体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时,他也有跟现任政府相似的强硬态度。

他说:“我会在我的权力范围内,用一切手段阻止伊朗得到核武器,在我权力允许的范围内用任何办法防止伊朗获得核武器。不惜一切手段。”

他的强硬措辞是为了回应他的对手、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麦凯恩抨击奥巴马幼稚,在外交政策问题上缺乏经验,还多次嘲笑奥巴马所说的愿意会见像伊朗总统艾哈麦迪内贾德这样的外国对手。

麦凯恩说:“美国民众要担心一位总统候选人竟会作出这样的判断,说他准备无条件地亲自和从哈瓦那到平壤的那些暴君进行面对面的谈判。”

奥巴马反击这样的指责,他回顾了一些美国前总统的行动,包括共和党总统里根在内,在冷战时期里根曾几次会见前苏联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

不过,保守派传统基金会的外交政策专家海勒.戴尔说,外交经验的问题是奥巴马的软肋,容易受到攻击。

戴尔说:“他甚至还没有做满一任参议员,他没有太多的国际政策问题的经验。他的话表现出他是一个没有真正了解国际政策如何运作的人,不像一个具有多年经历的,懂得如何反映前面各届政府政策经验的人。”

但是奥巴马反驳说,他的背景,混合的种族遗产加上他在父亲的非洲的根, 部分少年时期曾在印度尼西亚度过,这样的经历对他来说,在外交事务上汇聚了一种特殊的见识。在初选过程中,奥巴马曾表示,尽管他的一些对手了解并见过一些外国领导人,而他自己则更了解世界各地的普通人是如何生活的。

美国外交政策专家彼得.贝纳特指出,一些美国前总统有国外关系,主要是跟欧洲的关系。而就奥巴马而言,贝纳特说,他在发展中国家,比如印度尼西亚那里的经验,可能会改变美国外交政策的焦点。

他说:“奥巴马在这个国家有过亲身经历这个事实,实际上有一种吸引力,因为多数美国总统和英国或法国有很多联系。我认为,就奥巴马会对这个地方具有那么多的关注来说,就有特别的意义。这是一个特别微妙的东西,要看这能发挥一种什么作用。他有可能因为他的经历比任何前任总统都反映得更多,可能将美国在20世纪绝大部分对欧洲为主的关注焦点转移开来,更多地聚焦到第三世界。”

可能由于他特殊的背景,既有血统上的纽带又有获得的经历,这才导致海外强烈地关注奥巴马和今年总统的竞选进程。

关键词:民主党,奥巴马,外交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