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上海维权人士促人大调查土地出让


一些上海维权人士和市民要求全国人大就四川地震以及土地出让金问题分别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有维权律师表示,土地出让金问题的不公开和不透明,造成的危害甚至大于四川大地震。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以及上海个体业主童国箐、上海下岗工人段春芳在互联网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受部分上海市民的委托,对最近一份《关于请求全国人大成立四川省汶川大地震特别调查委员会和举行听证,质询国家地震局领导的动议书》表示支持。提出这项动议的包括《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研究员赵岩、前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官员俞梅荪、原《人民日报》海外版高级编辑王均以及网络学者郑现莉。

上海个体业主童国箐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次四川地震为什么没有事先预告,其中是否有管理层失职问题,这些都值得调查。

童国箐说:“这些地震局的官员都承认,绵阳地区、包括四川北川地区,是个地震带。他们在地震以前也讲过,说我们国家的地震预测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了,我是相信这一点的。基于这个相信,我就认为这次地震,应该有预测,应该有预报,为什么没有做,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你不能就凭几个官员讲一讲就搪塞过去了。”

这份由上海维权人士和市民签署的声明说,希望全国人大能在北京奥运会之前,就是否受理《动议书》作出公开及时答复。当被问及假设人大同意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你是否认为调查能做到独立公正时,上海下岗工人段春芳说,尽管全面公布真相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根据宪法,每个中国公民仍然有权向人大提出动议。

段春芳说:“按照中国的国情,可能他们的调查不会全面,因为我们国家现在腐败很厉害,但是作为中国公民,仍然要为自己国家的人权事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目的归根结底是为了促使我们中国的执政党增加透明度、公开性和真实性,促使他们早日带领我们中国走向法制社会。”

这份由上海维权人士和市民签署的声明,除了支持就汶川地震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外,还提出希望全国人大同样就全国每年各级政府收取土地出让金约9千亿元的收入和支出情况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说,土地出让金的不公开和不透明,造成的危害甚至大于四川地震。

郑恩宠说:“土地出让金是个大漏洞,这个土地出让金最后都是转嫁到老百姓头上,比如说,一般土地出让金占房屋出售价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一百万的房屋,开发商会收你三十万的土地出让金,但是现在呢,开发商收了这三十万却没有把它交给政府财政,而是放进自己口袋了。所以说,每年9千亿的土地出让金,如果查出来,其结果可能一百倍地大于汶川地震。”

记者此前打电话到郑恩宠家,每次都听到电话接通却没人接听,郑恩宠说,这是因为电话被封锁,他根本听不到铃声。

郑恩宠说:“这两个电话是长期被他们封锁的,但是他们现在为了应对像你们这样的媒体,他们就制造一个假象,好像说郑恩宠家的电话是通的,是他不接电话。其实我24小时都在家里的,但是我听不见,我门口就设了四个警察一班,一天12个警察就这么日夜看着我。”

这次接受采访时,郑恩宠使用的是朋友的手机。

关键词:郑恩宠,上海,访民,汶川大地震,维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