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动画片功夫熊猫在中国广受欢迎


尽管面临抵制呼吁,美国动画片《功夫熊猫》在中国上映后仍然好评如潮。有评论认为,对于这样的好莱坞影片,需要的不是抵制,而是反思。

来自四川的报道称,虽然遭遇了“抵制”风波,并在成都推迟了一天才上映,但这些小插曲丝毫不能撼动《功夫熊猫》在中国电影市场的受宠地位。天府早报说,上映后的第一个周末,该片就在全国取得3800万元的超高票房。青年报星期四的报道说,《功夫熊猫》今天打破5800万的动画电影票房已经毫无悬念,跻身“亿元俱乐部”只是时间问题。

《功夫熊猫》讲述了一头体型笨重、憨厚可爱的大熊猫,苦练武功,最后战胜邪恶势力的故事。影片轻松、幽默,以并不复杂的情节,通过诸多中国文化元素,宣扬了催人向上的励志精神。

电影院里,观众不时发出惊叹声和欢笑声。在北京的一场放映结束后,观众一边向外走一边说,这50元门票花得值:“挺有意思。这个片子感觉还是美式的幽默,他们(对中国文化)的理解非常有意思,跟我们完全不一样,觉得很好玩。”

*胡搅蛮缠式抵制*

许多观众并不知道还有人呼吁抵制这部片子。吃惊、诧异,是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第一反应。
呼吁进行抵制的是并没看过《功夫熊猫》的行为艺术家赵半狄。理由是,一,好莱坞在莎朗.斯通发表了中国地震是报应的言论后,又跑到劫后余生的中国“捞金”是不能容许的;二,《功夫熊猫》“盗窃”了中国的国宝和功夫。他甚至说,如果《功夫熊猫》如愿在中国院线上映,“ 就是从死难同胞身上扒项链和手表”!

6月16号,赵半狄还跑到国家广电总局外示威,打出了“好莱坞滚回去”、“《功夫熊猫》滚回去”的标语。

不过,响应者寥寥无几。跟赵半狄一样也是行为艺术家的申云对抵制持反对态度。

申云说:“我觉得中国人太脆弱了。很多民族主义情绪,特别是在艺术界有很多反映,觉得是很不健康的。我觉得首先是应该取国际主义,而不仅仅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观众李先生认为,《功夫熊猫》跟莎朗.斯通的言论并没有必然联系:“像莎朗.斯通这样的人,我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她任何片子了。她伤害了中国人的感情。但这个片子,我觉得好像不至于。如果正常的文化上的交流,应该很正常。”

*电影局表现令人不解*

有意思的是,在这件事上几乎沦为孤家寡人的赵半狄很快便受到电影局负责人的接见。此间媒体报道说,对于赵半狄的做法,电影局表示从情感上理解,但是认为《功夫熊猫》内容上不存在问题。

对此,资深媒体人长平在一篇文章中问道:针对广电总局的抗议和批评有多少啊,什么时候广电总局这么和蔼亲切、平易近人过?什么时候这么当机立断、“从善如流”过?

故事片《苹果》的制片商方励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谈到《苹果》遭禁后他跟电影局打交道的经历:“我写了个申诉报告给他们。从来没有得到答复。然后我也打了几十个电话,要求和电影局见面、交流、沟通,都没有获得任何答复。”

长平一针见血点出了其中的原由。他说,赵半狄的抵制檄文中充满了意识形态的“敏感词”:莎朗.斯通、斯皮尔伯格,等等,等等。赵半狄深知游戏规则:有一些东西,哪怕只有一个人提到,也可以宣布代表13亿人,足以吓得一些官员手忙脚乱。

在压力下,《功夫熊猫》在四川的放映被推迟一天,据说赵半狄把这当成抵制好莱坞的成功。不过,更多的人认为,面对《功夫熊猫》,中国应该做的不是抵制,而是反思。

*促中国电影人反思*

北京日报的文章说,除赵某胡搅蛮缠式的抵制外,很多带有反思性的评论都透露出一股焦虑。人们在反问,为什么中国电影人拍不出这样优秀的动画片,为什么中国影视工作者熟视无睹的素材经过好莱坞的组装,“中为洋用”,便成为灼手可热的文化产品?

有人称,这是中国动画人的集体迷失。还有人指责中国艺术家缺乏创意,不思进取。一篇署名魏英杰的文章甚至说,国内拍得出《功夫熊猫》才叫奇怪。文章指出,如果一味简单地模仿国外影片,而对本土文化缺乏足够敬意,又整体笼罩在浮躁的、不宽松的创作氛围中,还是拍不出自己的《功夫熊猫》的。

关键词:功夫熊猫,中国动画,电影局,好莱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