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志愿者组织在救灾中开新篇


中国四川省5月份发生大地震后,数千名志愿者和民营组织赶赴四川救助灾民。现在很多人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他们在灾区享有的自由是否能够得到扩展,从而使民权组织在未来享受到更广泛的权利。

在绵竹地区开办的一个帐篷幼儿园里,教师邵玲正在帐篷里帮忙。

“现在因为大地震的情况,所以小朋友都提前放暑假了,暑假过后,反正家里面也基本上安顿好了,我想能尽一份自己的努力,所以就跑到这儿来当自愿者,尽我的所长来帮助大家。”

来自北京的“友诚扶贫基金会”建立起这座幼儿园。该基金会成员王亦兵说,这次大地震向非政府组织和慈善机构提供了一个证实自己能够有所作为的机会。

他说:“政府准许所有非政府组织到灾区帮忙,只要你想去,就能去,所以我认为这对非政府组织以及政府都是一个好机会。”

*非政府组织 不是反政府组织*

对于中国的私营慈善机构和民权组织来说,能够进入灾区是一个新鲜事物。政府严格管理私人机构,以此确保这些组织不会挑战共产党的统治。很多志愿者希望,他们救助地震灾民的行动将推动政府放松这类控制。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景军说,这次地震给私营团体一个机会,显示他们对政府不是威胁。

“非政府组织并没有很多这样的机会,能够让政府了解不需要担心他们,能够证明他们不是反政府,他们是非政府,而不是反政府。”

但是景军警告说,让私人团体在灾区不受限制的通行也可能带来一些问题。

*可为和不当为*

他说“许多非政府组织急于表现,他们在两三天内,没有做好行前准备的情况下就派出援助团队,我认为那些援助团队里,有一部分根本就不应该进入灾区,他们只是成了旁观者,在一旁观看事态的发展。”

象“友诚基金会”这样的组织利用筹款技能来资助救灾工作,并且为地方政府提供建议。王亦兵说:“几乎每个地方政府都需要帮助,他们完全被日常事务所缠绕,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10天以后的事情。如果我们给他们提出好的建议,他们是会接受的。”

*私人基金会越来越多*

王亦兵说,私人基金会在中国越来越多。“私人基金会不只我们这一家,现在有越来越多象我们这样的私人基金会出现,因为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希望为社会做些贡献。”

凯瑟林·提尔尼是科罗拉多大学的救灾问题专家。她说,有时会因为一个灾害给私人慈善组织带来一个全新的氛围。

“我们来观察日本神户地震后的经验:1995年成为志愿者参与的第一年。日本政府对资助非盈利组织一直小心翼翼,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这么做就是在资助左派。但是,日本已经逐步习惯一些这类组织的长期存在。因此,中国的反应如何将是一件令人好奇的事。”

“友诚基金会”的王亦兵希望政府能够看到,私人组织和政府是有合作的余地的。

“非盈利组织未来在重建方面可以发挥很多作用。政府重建建筑物,非盈利组织重建社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是政府和非盈利组织之间不同的分工。”

对于政府和私人组织来说,前面的工作非常艰巨。5月12号的四川大地震夺取了近7万人的生命,导致上百万人流离失所。几十万的住家和校舍以及其它建筑需要重建或重修。一些经济学家和重建专家估计,需要上百亿美元和几年的时间才能修补地震造成的损失。

关键词:非政府组织,四川,地震,志愿者,民营组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