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奥运前工会促服装商改善工作条件


距离北京奥运会开幕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了,在此期间,工会成员及其他劳工权益活动人士在努力敦促各种运动服装的制造商,改善这一产业的工作条件。活动人士强烈要求各大国际公司以及国际奥委会一起努力,制止虐待工人。到目前为止,对工人的虐待在亚洲地区非常普遍。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运动服装都是在亚洲制造的,这一产业雇用几十万名工人。每年,国际运动品牌公司都从在中国、越南、泰国以及柬埔寨制造的运动服装和运动鞋当中,赚取亿万美元的利润。劳工活动人士说,这些公司赚取的利润,只有极小的一部分最终落到工人手中。

尽管亚洲地区通货膨胀率很高,但是工人们的工资一直相当低。科尔尼是[国际纺织品、服装和皮制品工人联盟]的秘书长。他说,在亚洲地区,服务于运动产品制造业的工人们,所挣的工资,很难维持基本的生活。

他说,“上星期,在越南,工人们告诉我说,一个五口之家,一个月基本的生活费需要240美元。跟我说话的那位女工,她一个月只挣大约60美元。假如她加倍工作,一个礼拜工作60、或者是80个小时、并且她丈夫也是同样的话,那么他们两人加起来,一个月最多也只能挣到180美元,距离所需的基本生活费,还缺少四分之一。”

亚洲地区的一些国家,比如中国,没有独立工会,工人们也不能通过工会要求更高的工资。即便是允许有独立工会的一些国家,比如柬埔寨,那里的工会往往也没有多少力量。阿彤是柬埔寨工会的负责人。他说,尽管柬埔寨的通货膨胀很严重,工会也没办法,只能接受柬埔寨政府和制造厂商规定的每个月50美元的最低工资;而实际上,这点工资让工人们很难维持生活。

他说,“跟这一地区的其他国家比起来,我们的工资是最低的。但是政府说,他们不想提高工人的工资,怕这样一来,外国公司就不在柬埔寨投资了。”

布罗姆女士是[国际工会联盟]的官员。她说,对于亚洲地区运动服装制造业的工人们来说,除了低工资以外,还面临著很多其他问题。

她说,“工人们每天工作的时间很长,超时工作的情况很严重;很多人每个月要工作260个小时,也就是说,一个礼拜工作六天,一天10个小时,这实在是过分;在一些国家里,这种情况非常普遍。”

布罗姆女士说,通常,工人们超时工作得不到补偿。他们面临的其他问题还包括恶劣的工作条件,直接威胁到工人的健康。

不过,一些活动人士说,近年来,有了一些进步。

绝大多数的国际服装公司都雇用独立的厂家来制造他们的产品,这就意味著,服装公司对工人的工作条件,没有什么直接控制。但是,迫于活动人士以及消费者的压力,一些国际运动服装品牌做出了一些努力,来改善工厂的条件。

莫里斯女士是国际体育用品制造商耐克负责社会责任项目的官员。她说,耐克公司力争让合同工厂向好的方向转变。

她说,“对我们来说,工作的一个重点是不光是满足一些条文规定,而是和厂家直接沟通。具体说,是努力建立这样一种人力资源系统,改善管理人员同工人的互动。使大家逐渐认识到,劳工不是商品,而是财富。”

劳工活动人士说,如今,运动服装产业的公司比从前更多意识到改善工作条件的重要性。但是,他们表示,只有一小部分著名的品牌公司实际上真正这么做了。为了改变这种现状,[国际工会联盟]和其他一些工人权益组织最近与国际运动服装产业制造商在香港聚会,讨论应该怎么办。

活动人士说,国际公司可以携起手来,共同向工厂老板施压,因为很多厂家都是同时为好几家公司制造产品。

他们还指出,运动服装产业对奥运会来说,非常重要。国际品牌公司纷纷拿出千百万美元来做赞助,或是用于奥运品牌,等等。

[公平竞赛]运动是由很多国际工会组织共同发起的,强烈要求运动服装公司以及国际奥委会采取行动,改善工人的境况。布罗姆女士说:

“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是国际奥委会直接处理这些问题。他们和主办城市之间都有合同,和所有的供货链也都有合同。目前,这些合同中不包括工人的工作条件,我们希望这些合同能把这一点也包括进去。”

[公平竞赛]运动是四年前,在雅典奥运之前发起的。不过,布罗姆女士说,到目前为止,成果并不显著。国际奥委会表示,要等到2016年的夏季奥运会,才会研究这个问题。

去年,[公平竞赛]运动公布的一份报告指责为中国奥运会提供产品的一些厂家无视劳工法,违规行为当中包括雇用童工、给工人的工资低于最低合法工资,等等。那份报告被媒体大事报道,迫使北京奥运的组织部门对那些公司展开调查。结果是,至少有一家公司的奥运产品执照被吊销。

不过,活动人士说,北京奥运会组织者们没有对中国其他生产奥运产品的厂家进行调查,那些厂家很有可能也有同样的问题。

关键词:北京奥运会,工会,劳工权益,运动服装制造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