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全面封杀瓮安事件非官方报导


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星期一报道说,贵州瓮安事件当事女中学生遗体正在进行第三次尸检。与此同时,贵州人权活动人士表示,希望当局开放新闻自由,让公众能够看到有公信力的调查,从而从根本上平息众怒。上个星期,死者家属对官方宣布的死因提出质疑被打成重伤,几万名愤怒的群众围攻了当地党政以及公安机关。

贵州瓮安县早些时候一名女中学生神秘死亡。当局随即宣布,死者李树芬死于自杀,并迅速释放了涉嫌谋杀的嫌疑人。死者的叔叔前往派出所论理,遭到殴打,从派出所出来后,又遭受一群所谓“身份不明”的打手的殴打,被打成重伤。

人权组织近年来抱怨说,所谓的“身份不明”的打手已经成为中国许多地方政府的行政手段之一。中国官方的了望周刊也一度承认,近年来,“腐败现象与黑恶势力勾结互动,在黑恶势力操纵、雇佣腐败官员,达到犯罪目的的同时,腐败官员也同时操纵、雇佣黑恶势力,以达到自己经济或政治上的目的”。
瓮安县发生的事情,激起当地民众的愤怒。中国官方新闻媒体说,6月28号,由学生为先导,有三万人上街抗议,最后围攻党政以及公安机关。来自当地民间的报道则说有十万人。中国当局迅速将事件定性为坏人和黑恶势力挑动、操纵群众,挑战党和政府。

近几天来,当局部分修改了原先的说法。当局虽然没有收回“坏人”和“黑恶势力”挑动群众的说法,但更明确地承认“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地侵犯群众利益的事件屡有发生”,对628事件,当地“县委、县政府、县公安局和有关部门的领导干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与此同时,当局在另外一方面也采取了两手策略。一方面,当局重新组织当局的专家进行第三次尸检,目的显然是希望能以此平息公众的愤怒。另一方面,当局对有关瓮安事件的报道进行全面的控制和封锁,对一切非官方的报道竭力进行封杀。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黄燕明表示,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竭力封锁瓮安,不准许独立的新闻媒体前往进行采访,只是播发官方一家的说法,难以平息公众的疑惑和愤怒:“媒体上也多次报道,好多记者进去,很多报道要听从新华社的,要听从县委宣传部的统一的口径、调子。”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黄燕明表示,公众一直存有最大的疑惑就是,死者和受害者家属没有得到任何机会对公众讲述他们对事件来龙去脉的看法。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对中学生李树芬神秘自杀死亡的说法非常怪异,令人难以置信。

据中国官方新闻媒体报道,6月22日凌晨,瓮安三中初二女学生李树芬突然跳河自杀。官方媒体报道说,在此之前,李树芬跟几个同学出来游玩,“李树芬在与刘言超吹牛的过程中,产生了跳河的念头,同时称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然后,李树芬就跳河淹死了。

一个好端端的中学生为什么突然要吹牛自杀,而且立即说到做到,立即投河,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没有对这种介乎意识流、天方夜谭和胡言乱语一般的说法提出任何补充说明。

李树芬家属以及当地许多人认为,李树芬先是被强奸、然后被杀,再被投入河中。涉嫌强奸杀人的人当中,有当地政府干部的子弟。

在另外一方面,有报道说,贵州黔南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吴汉品在他的博客上刊登了他自己的有关贵州瓮安县骚乱的独立报导,有关当局以内容不利于政府处理形势为理由关闭他的博客。

关键词:瓮安事件,李树芬,新华社,黑恶势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