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时间银行的倡导者埃德加·卡恩


埃德加·卡恩说,他的平等观念是与生俱来的。“我和妹妹是双胞胎,这多少影响了我的工作,因为我跟人们解释说,我甚至没有独自拥有过母亲的子宫。”

卡恩把自己的社会平等观归功于家庭的影响。在他出生前,他那当律师和法学教授的父亲就因为反对当时在美国南方还大行其道的种族隔离制度而举家搬到了纽约。“我从小就认为,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努力消除不公正的现象。”

卡恩在大学里主修文学,他在那里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一位非洲裔姑娘。他们由于跨种族的恋爱关系而受到威胁,卡恩认为,种族主义也防碍了他在原来领域里的工作机会。“我当时是富布莱特学者,是班上成绩最好的。我想,假如人文学科研究的就是这些东西的话,我不如去上法学院,学习如何为文学所推崇的价值而奋斗。”

卡恩夫妇从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1963年,他们在耶鲁大学法学杂志上联名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后来成为替美国穷人提供法律援助的蓝图。

今天,全国法律服务项目得到联邦政府的资助,在所有的州和所有大城市以及许多乡村地区设立了办事处,每年预算为3至4亿美元,为大约1千8百万人提供帮助。

上世纪70年代初期,卡恩离开政府之后,开办了安蒂奥什法学院,后来成为哥伦比亚特区大学的戴维·克拉克法学院。学院的重点科目是公共利益法,所有学生都必须同委托人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在为穷人开办的咨询中心学习如何实际运用法律,同时还要在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服务的政府部门实习。“我们的想法是让学生们有一种这些都是家里人的感觉,使他们能理解委托人的想法,并且亲自动手去查明和研究事实。这在法律教育中是前所未有的。”

卡恩和妻子执掌法学院的工作长达9年,他们开创的咨询中心教学方式已经被全美各地法学院普遍采纳。

1980年,46岁的卡恩经历了一次大面积心肌梗塞,这使他改变了生活方向。作为伦敦经济学院的资深研究员,他为社会变革设计了一种经济策略,叫做时间银行,根据这种模式,每个人的工作时间都是平等的。不管是修理屋顶,还是照看孩子,每个参加者工作的时间或接受服务的时间都按小时由电脑记录下来。卡恩说,北美、欧洲和亚洲23个国家的300多个社区的企业都采用了这个系统。

卡恩说,时间银行有助于加强一个社区的社会纽带。例如,华盛顿的一个时间银行青年法庭审理青年过失人的案件,陪审员也是青少年。这些陪审员参加案件审理,可以得到电脑、大学学费,而且还培养了自信。而犯了过失的人则必须做社区服务,有时他们自己也担任陪审员。卡恩说,这个项目有效防止了青少年因犯罪而被关进监狱。

今年71岁的卡恩还在继续探索通过时间银行帮助社区的新途径。他说,他终身为结束不正义而奋斗,没有退休计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