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为华盛顿特区平等权利而奋斗的埃莉诺·霍姆斯·诺顿


诺顿是第三代华盛顿特区人。“我曾祖父理查德·霍姆斯是一个逃跑的奴隶,这就是我们家落脚在华盛顿的原因。”

诺顿出生于1937年,当时华盛顿还实行种族隔离,黑人孩子和白人孩子不上同一所学校。“我父母和这座城市教育我和我的同龄人懂得,赞成种族隔离的人是不对的。他们教导我们要爱所有的人,但是要可怜那些因为无知而相信种族隔离的人。”

诺顿先后在安提克学院和耶鲁法学院毕业。上世纪60年代,作为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一名年轻律师,诺顿在好几个案子里,根据美国宪法为委托人争取平等权利。她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工作引起当时纽约市长的注意,并聘请她担任纽约市人权委员会主席。1977年,卡特政府任命诺顿出任联邦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主席,她随即返回了华盛顿特区。“我有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把我上街游行要争取的东西 -- 不分性别、保护各个种族的法律--付诸实施。”

卡特总统1981年卸任之后,诺顿开始在乔治敦大学教授法律,现在仍然在那里任教。1990年,诺顿当选为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国会议员。

华盛顿特区是一个联邦区,不是一个州,所以不象美国50个州那样在国会享有宪法权利。作为华盛顿特区的国会众议员,诺顿能够发起立法提案,任职于众议院专门委员会,甚至可以出任众议院专门委员会主席,但是却没有投票权。诺顿一直坚持不懈地为华盛顿特区设州、为她所代表的55万选民争取在国会的正式代表资格而奔走。

诺顿甚至把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口号“纳税却无代表权”印在华盛顿特区所有汽车的牌照上。这是她的战斗口号。“我代表的人民和他们的前辈曾经为建立这个共和国而战斗。他们从一开始就交纳联邦所得税,可直到今天仍旧没有能够和其他美国人一样享有平等权利。”

诺顿精力充沛。去年民主党在国会掌握多数席位后,她担任了国会一个小组委员会的主席,职责之一是监督联邦建筑物的维修。

诺顿说,她的工作要求她经常交替处理地方、全国性和世界性的问题,但是她乐此不疲。“你有这么难得的好机会,既处理那些最小的问题,同时又去考虑那些最大的问题,这就像同时享用晚餐和甜点一样。”

诺顿说,在一个民主社会制定法律在很大程度上要靠妥协,也就是和反对派一起寻找共同语言。“有时会陷入僵局,有时进展得不如我们希望的那样快。但是我告诉你,当存在分歧,但社会并没有因此而崩溃时,这会让你懂得,你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民主制度里。”

国会众议员任期是两年,诺顿现在是第9次连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