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消费者权益活动人士拉尔夫·纳德


拉尔夫·纳德曾参加过总统竞选,引起了很大争议,也激起了美国民众对国家未来两党制前途的辩论。

在康涅狄格州一个小镇长大的纳德,喜欢在饭桌上或在他父亲的餐馆大谈政治。 纳德说:“在纳德餐厅,5美分买一杯咖啡,谈10分钟政治。这是言论自由的最高境界。不管什么政治观点的人,都不会受到我父亲的冷眼,因为他喜欢听取不同观点。他曾经告诉我们,美国让人欣赏的一切都始于意见的分歧。 ”

纳德的父母是来自黎巴嫩的移民。他说,他父亲的爱国主义观点就是想方设法改善国家和人们的生活。 “当有人在餐厅里说,‘你为什么总是发牢骚?你为什么不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你就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然后,他就会对他们发问, ‘你爱你的国家吗? [他们会回答]: ‘废话,我们当然爱’。他们还会重重地敲着柜台。父亲就会说, ‘那么,你为什么不多花一点时间去改善它呢?”


纳德说,父母教导他如何倾听并进行批判性的思考。他说,这些家庭价值观,促使他成为一名律师,与非正义作斗争。

1965年,纳德写了一本名为《无速不危》的书。他在书中说,美国汽车业明知故犯地生产有危险的车辆。 他特别针对通用汽车公司的科威尔车型进行批评。他说, 科威尔存在可能导致意外发生的设计上的缺陷。

通用汽车公司企图诋毁他,对他的个人生活进行调查。纳德起诉了通用汽车公司并且获胜。他的官司促使国会通过了汽车安全立法。纳德后来用胜诉的钱,为消费者的汽车,食品,住所和工作场所的安全打官司。

他招聘了一批年轻的活动人士,他们后来被称为是纳德战士。在最近上演的一部名为“不合情理的男子”的纪录片中,那些原来的纳德战士说,纳德指示他们每天都要带着自己的良心来上班。 一位男子1说:“每个人都要工作到凌晨两点左右,要累瘫了,早上8点又得起床,继续工作。” 另一位男子说 :“我们一周7天一天24小时都在那里 ,简直是疯了。 ”还有一位男子说:“他比别人都更努力地工作,他要求自己比他要求其他任何人都更加严格。因此,他领导的力量就是以身作则。”

多年来,纳德的工作取得了诸多成效:实现了要求所有客运车辆都必须装备安全带和防震气囊的立法,建立了专门负责职业安全、环境保护和消费者产品安全的政府机构。纳德发动的反联邦保密运动,和后来通过的1974年资讯自由法修正案将政府置于更广泛的监督下。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纳德将消费主义变成了一场运动。他发表了数十份报告,并帮助建立了专门机构,解决那些在研究报告中涉及到的侵犯消费者权益的问题。

2000年,他作为不同于民主和共和党的中间偏左的绿党的候选人进入美国大选政治。2004年又作为独立侯选人再次宣布竞选入主白宫。 纳德说:“重要的是要让总统政治关注美国人民的需要,因为美国的总统政治支离破碎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两党分裂。他们需要一个警钟。他们需要别人把他们推进选举的竞技场内经受火的考验。这是他们唯一明白的事。”

2004年向一群民主党支持者发表演讲时,美国前总统卡特向纳德提出了如下的忠告: “拉尔夫,回去重新检查那些汽车尾部的质量吧,别再像4年前那样给民主党人入主白宫搅局了。”

2004年,美国总统布什获得竞选连任 。许多民主党人认为纳德是个搅局者,因为他再次拒绝退出竞选。纳德不同意这种说法。 “首先,你怎么能搅乱一个已经变质的政治制度呢?其次,我们每个人都有竞选政治职位的平等权利,所以说,要么我们都不是搅局者,要么我们都是其他人的搅局者。 ”

纳德在这个问题上绝不妥协。他把民主党的失利归咎于他所说的,富有的企业捐助者对美国政治制度的束缚。他说,今天,美国的总统候选人必须筹集数亿美元,才能有竞争力。 “你认为他们会从哪里筹集到那么多钱呢?这笔钱不是来自于为我们生产粮食的人,不是清洁工,或者每天劳做不停的人。他们要到百万富翁,超级百万富翁、亿万富翁,以及大公司那里去筹钱。所以,我们的政府成了埃克森美孚公司、通用汽车公司、杜邦公司所有并且为其服务的政府。那样的话将是我们的民主社会的终结。”

纳德现在已经73岁了,他将继续让美国人民了解他的立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