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学者总结经改促加快政治改革


一名中国学者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时候为中国政治改革滞后进行了辩护,认为经济改革超前、政治改革滞后是过去30年的“成功经验”。但是他也强调今后要加快政治改革。

邹东涛是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和改革研究院院长,由他主编的发展和改革蓝皮书星期五起正式发行。邹东涛在这本书的首发式上发言,阐述了改革开放30年的路线图。

他认为,30年改革大成功必有大智慧,而实行经济改革“理性超前”和政治改革“理性滞后”的非对称组合就是这种智慧的体现。他说,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实现经济起飞和民族崛起,第一必须高度统一,不能分裂;第二必须高度稳定,不能动乱。

他说:“而要做到这些, 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刚性力量,这个刚性力量何在呢?79年3月,邓小平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核心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而党的领导是中国在30年来长治久安的核心力量和坚强基石。”

邹东涛说,中国改革实行的不仅是刚性原则,而是坚持“一刚多柔,刚柔相济 ”。中国人的“柔性智慧”在改革中就表现为渐进式改革和妥协式演进。他说,30年来,中国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持非常谨慎的态度,不搞经济政治齐头并进的一揽子改革,而是首先在经济领域开辟战场。

对于经济改革先行的做法,不断有国内外人士提出批评,指责这是保守主义。有人认为,政治改革应该超前进行,为经济改革开辟道路。邹东涛说,如果说中国搞的是“保守主义”,那么他愿意称其为“理性保守”,并认为这是中国改革成熟的表现。

他说:“戊戌变法为什么失败?戊戌变法是一个不懂政治的皇帝领导著一批不懂政治的学者在领导改革。改革一贻d始就打著旗号‘政治改革’,改革一开始就宣布要杀掉一批大臣才能改革。这就引起一批大臣站起来反对改革。能改吗?”

由邹东涛主编的发展和改革蓝皮书说,改革的风险,特别是政治风险,是不可逆转的,一旦形成就是全局性的,就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收拾残局都措手不及,还谈何改革。正是经济改革“理性激进”和政治改革“理性滞后”的非对称组合,确保了中国的长期稳定,从而促使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今后要加快政治改革*

邹东涛认为今后要加快政治改革,不过他强调,政治改革也必须循序渐进。

与会学者和官员谈到,虽然改革开放取得很大成绩,但是绝不能因此而陶醉。国家发改委司长孔泾源提醒大家注意目前尖锐的社会矛盾。

他说:“近期内,大家看到,很小的一些偶然性事件变成大规模的突发性事件。这反映了几个层面的问题。至少从民众层面来看,有积怨;从管理层面来说,公信力有缺失、甚至丧失。所以从这点上讲,我们呢要进一步推进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绝不可以因30年的成就而陶醉。”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宋晓梧认为,目前改革应该四个轮子同时驱动:“现在呢又提出来四个一体,就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事业的建设。这是我们十七大提出来的。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下一步推进改革和发展的一个重大的应该关注的方向,就是要四个轮子同时驱动,光有经济的一个轮子恐怕不行 。”

2008年是1978年中共召开11届3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的30周年纪念。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国思想和理论界就异常活跃,一方面总结经验,一方面为下一步改革献计献策。

一些学者呼吁结束政治改革长期滞后的局面。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商德文说,要想保住30年来取得的经济改革成果,就必须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他认为,政治改革滞后派生出种种弊端和罪恶现象,比如贪污腐败、盗窃国库、抢占农民土地、有些地方官员目无党纪国法,为所欲为,残害无辜百姓等。

也有人认为,当前的尖锐社会矛盾说明改革失败了,以至今天的中国还不如50年前。针对这种说法,宋晓梧指出,走回头路是没有出路的,把四个方面的改革搞好就能够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

关键词:改革开放,经济改革,政治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