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异议人士担心奥运期间受监控


北京奥运临近,中国的活动人士担心将受到政府更为严密的监视,有些人选择在奥运期间离开北京。人权机构表示,禁止和威胁批评的声音显然违背了中国申办奥运的承诺。

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和一些律师近来担心中国采取措施禁止敢于直言的公民公开表达意见,以便在8月8号至24号全世界都关注的奥运会期间突出表现中国政府所提出的北京奥运“和谐”的主题。

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胡佳的辩护律师李方平说,他预期下个月奥运期间,他会受到警方每天24小时的监视。他说,他的自由肯定会受到限制,可能会被非法软禁,或者被带到远离北京的度假旅馆实际被完全剥夺权力,被迫进行所谓的度假。

李方平在为其他维权人士提供法律帮助的过程中,今年1月曾经遭到过软禁。而维权活动人士胡佳,去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3年半的刑期。

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严格管控历来受到外界的批评,因此在手段上采取了相对软化的作法,有时不采用警察在门外驻守监视,而是经常在重大活动期间把一些相关的异议人士“请”到偏远的宾馆“度假”。有亲身经历的人士表示,在此期间不仅不能和任何人见面,连电话都不准打。

在全美发行的报纸今日美国援引人权观察香港办公室的尼古拉斯.比奎林的话说,在中国,这种异议人士被迫度假的情形越来越常见了。他估计有大约40多名在北京的活动人士会受到更加严格的监视。他说, 北京这种防止它不欢迎的消息外传而采取的方式,是在禁止和威胁批评的声音,这显然违背了当初中国申办奥运时所作的尊重人权的承诺。

今日美国报说,为艾滋病人维权的活动人士万延海已经离开北京。万延海说,8月的北京将成为一个军营,没有自由,他不愿意留在此地。他说,北京和河南警方已经对他进行了几个月的调查,看他是否参与任何奥运期间的示威。

以经常发表不同看法著名的北京社会学者张耀杰说,很多活动人士在奥运期间是要被监控起来的,他们宁愿选择离开北京。

他说:“不光是我们这些异议人士或者比较敏感的律师,(警方)肯定是要上面监控的,预期受到他们的限制,还不如离开北京出去走一走,做点事情。”

中国维权机构、为中国肝炎病人和肝炎病菌携带者呼吁维权的活动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的总协调人陆军说, 他们都能感到政府的压力。

他说:“ 总体来看是有压力的。至少在圈内都有一种人人自危的气氛,我们自己的感觉挺明显的,开展工作的氛围和环境不像以前那样宽松了。”

陆军说,在他们艰难持久的努力和持续不断的争取下,被政府屏蔽的维权网站肝胆相照网站]昨天又重新开放了。他说他决定离开北京是因为肝炎病人要做更多的呼吁工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上个星期举行的记者会上反驳了人权组织所说的中国没有兑现申办奥运时改善人权的承诺。秦刚说,“ 中国政府致力于促进和保护本国人民的人权和 基本自由,并把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原则写进了宪法。......中国的人权正在不断地取得进步”。

他说,中国改善人权的努力不是由外界所决定,也不以外界的标准所决定,中国人权状况只有13亿中国人最有发言权。

关键词:北京,奥运,人权,异议人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