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学者辩论中国应实行何种民主制度


一位有影响力的旅美中国政治学者认为,协商民主是目前中国最可行的一种民主机制。但是另一些学者表示,中国很难回避西方社会实行的那种实实在在的选举民主制度。

美国中国政治研究协会当选会长、美国道尔顿州立学院政治学教授郭宝刚星期一在香港一次国际研讨会上说,尽管许多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认为允许地方选举应该是中国展开政治改革的起步点,但是他认为目前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方式是协商民主,而不是西式的选举民主。

郭宝刚说:“在象中国这样一种体现社团利益的国家中,协商民主制度可能比立即实行选举民主制度更有用。协商民主可能产生的阵痛会更小,也更合适,至少对中国的领导人是这样的。”

郭宝刚教授还以2003年外地无身份证青年孙志刚在广州被警方打死导致中国收容政策的改变为例子,说明中国可以通过民众的广泛讨论和协商到达改变政府政策、打造和谐社会的效果,这可能是中国未来真正走向民主的关键。

郭宝刚说:“如何建立一个和谐社会呢?我认为敞开讨论、公开政策的决策过程,建立某种协商民主制度,可能是达到这一目标的一个途经。”

中国的当权者以政治协商会议的存在和作用为主要例证,宣称协商民主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共产党的官员们说,在协商与选举共存的中国特殊民主制度中,来自各界的政协委员能平等地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自由地表达意见。但是,执政者同时强调,政权稳定是人民民主的前提,国家大事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通过各派政治力量的民主协商来取得一致意见。

中国北方工业大学素质教育与现代文化研究所所长史仲文在接受采访时说,实行协商民主机制自然很重要,但是不能取代真正的选举民主机制:“我们光有协商民主显然是不够的,因为,民主至少应该包括协商民主和选举民主。只要协商民主是片面的做法。用中国话说,那是个初级阶段,以后我们还是要搞选举。”

至于中国共产党会不会以协商民主为借口,不允许真正的选举民主,以免选举失败导致政权的丧失,史仲文教授对这个问题显得有点无奈,但坚信协商与选举是中国民主发展的最终方向。

史仲文说:“ 代替一个执政党回答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学者做不到的。但是我可以说这一点。民主,既然我们承认它,就等于要承认选举的结果。现在推测执政者的心理,这种推测不是我们可以做到的。我只是说这个方向要坚持,而且这个方面也会坚持。”

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布朗奇也表示,中国并不处在一个孤立的环境中,如果中国一直不允许真正的选举,它将很难避免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

关键词:民主,选举,协商民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