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京奥期间开辟示威区各方颇感疑惑


在奥运会期间,中国将在北京开辟三个示威区,让抗议示威者使用。这是中国共产党主政60年来,首次在城市内划出示威区让抗议者发出声音。但是,几个北京访民认为,这种做法,更方便政府控制抗议人士。

北京奥组委安全官员刘绍武星期三宣布,北京奥运期间,开辟世界公园、紫竹院公园和日坛公园为示威区,让“全世界”抗议者使用。这3个公园离奥运会主要场馆从8到20公里不等。

这是中国1978年北京西单民主墙以来首次划出专门区域让示威者使用。1995年北京召开世界妇女大会,当局也在远郊设立了示威区,让外国抗议者使用。

*访民:基本上是个幌子*

北京老访民刘安军接受采访时,正在市政府前上访,他说,现在要在北京上访非常艰难,抗议示威更是难上加难:“现在呢,全都给看起来了。凡是来的,都拿警车看起来。凡是来的,都必须登记,坐警车来。有的,听说,直接弄个收容站,把上访的人,都集中在那里。”

刘安军说,政府说开辟公园让人们抗议示威,基本上是个“幌子”。他说:“谁让你抗议啊?”

刘安军说,北京拆迁当局和公安配合,动用暴力强行拆迁,把他打成重伤致残。

北京新街口居民董继勤也是老上访。他家的院子被强行拆迁,他们夫妇奋力抗争,结果妻子被捕。他说,如果有抗议示威区,他肯定会去,但目前他被控制在家,不得随便外出:“我没时间啊。倪玉兰(妻子)在里面关着,警察在外面修了炮楼看着我,白天有5、6个人,晚上有3个人。而且,现在院子是拆得乱七八糟。”

董继勤和倪玉兰夫妇,因为政府强行拆迁他家私产同拆迁方面发生严重冲突,倪玉兰多次被拘留遭到殴打至重伤,并在4月15号再度被拘留,28号正式逮捕,罪名是妨碍公务。董继勤聘请了莫少平律师所的胡啸律师为倪玉兰辩护,准备在8月4日出庭辩护。

*明知可能有危险也要去*

因为北京宣武区拆迁流离失所愤而跳进天安门金水河自杀未遂的现居崇文区的叶国强说,他没有听说设立示威区的消息。不过,真有示威区,他一定会去:“没听说。但这个东西,得去!去,就得被抓。温总理说,中南海大门向群众敞开,倾听民众的诉求和建议。但民众长久上访,信访部门不作为。去找党中央、中南海解决问题。去一趟,最轻的是告诫,警告。两次就要教养了!等于是拿中央领导人当诱饵把上访民众抓起来,轻的拘留,重的教养和判刑。”

这次北京开辟示威区,不在中南海大门外,而且,既然知道抗议示威一定被抓,为什么还要去呢?叶国强说他还是要去。他相信他们的上访是正义的,访民没有罪。有罪的是贪官污吏,是他们在给中国制造“大劫难”,陷老百姓於水深火热之中。

叶国强曾因上访活动被判处两年徒刑。他的哥哥叶国柱因为04年组织访民上访而被捕,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处四年徒刑。今年7月26号刑满获释。但是,叶国强说,清河监狱当局已正式通知家属,不要去接叶国强了,因为北京地方公安局已经把人接走了。叶国强估计,弄不好要等到奥运会之后才能放人。

*希望奥运后也能保留示威区*

星期四苹果日报援引即将离开北大到浙江大学任教的法学教授贺卫方的话说,这种设立示威区的做法,是做秀。他说,当局真有心让人们自由表达诉求,“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开奥运再做?”

明报援引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鸣的话说,这次示威区安排在市区,是个进步。他希望这种政策是长久持续下去。张鸣还担心,执法人员可能利用繁复手续继续限制示威申请。

北京的破产法专家曹思源也对明报说,人民有表达意志的自由,而划定示威区不过是落实宪法和法律有关规定,希望奥运会后仍然能保留示威区。

关键词:北京,奥运,言论自由,上访,示威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