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奥运--北京的天是晴朗的天?


现在,北京街头的汽车少了一半以上,建筑工地停工了,周边上百座工厂停产了,周围几个省市也关闭了一些工厂企业,这一切都是为了在北京奥运会期间给北京创造出一个“蓝天”。中外媒体是怎么报导的呢?我们现在来对比一下。

*“北京人呼吸得轻松一些了”*

在北京汽车单双号限行令执行的第一天,7月20号,路透社报导说:“北京人星期天呼吸得轻松一些了。”

法新社7月21号报导说:“星期一,中国首都的交通没有那么拥挤了,但是尽管关闭了一些工厂,禁止100多万辆汽车行驶,在距离北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8天的时候,雾朦朦的天空仍然盘旋在这个奥运会主办城市的上空。”

*中国媒介赞扬 西方媒介质疑*

与此同时,中国媒介的有关报导是一片赞扬之声。解放日报7月22号报导说,“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表示,奥运期间北京的空气质量是有保障的,完全适合运动员户外比赛。”“7月20日、21日两天的空气质量均为国家二级良,达到了承诺的标准。”

新华网7月22日报导说:“北京环保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20日,北京机动车限行第一天空气污染物指数为55、21日为65、22日为67,空气质量均为二级良。”

但是,对于这个“二级良”,英国电讯报7月21日的报导说:“在这个月的头17天里,16天达到中国的‘二级’天气标准,就是‘蓝天’的正式目标。......这种数据常常让到北京旅行的人吃惊。他们吃惊地发现,甚至在‘好天’时还能看见烟雾。”报导随后解释个中原因说,“中国的标准比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要宽松得多。对于关键的PM10指标,即10微毫米以下颗粒的指标,北京二级天气的标准是每立方米100微克,而世卫组织的标准是50微克。”

报导还说:“政府的测量数据是整个北京行政区各处监测站的平均数据,而北京的行政区包括广阔的农村和延伸到长城以外的山区。”“美国环境顾问斯蒂文.安德鲁斯说,北京还在过去两年里关闭了在污染最严重地区的监测站,用更远的六环路以外的监测站取而代之。他还指出,北京官方公布的‘蓝天’数量在去年有57次达到96-100,目标是100,只有5次超标,达到101-105。这个奇怪的统计数据可能表明,这些数据‘搀水了’。”

报导说:“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一份调查的作者在汽车单双号限行令发出早期进行了独立测量,发现有3种污染颗粒的水平较低或者可以接受。但是,对于径赛运动员最重要的两种污染颗粒,臭氧和细粉尘等‘微颗粒’‘大大超过标准’。”“调查显示,在奥运主要场馆附近的空气质量在多数日子里在灰尘颗粒方面没有达到中国政府自己设定的‘安全’目标。”

但是,报导指出,“北京有关部门否认他们误导公众。环保局副总工程师冯玉乔说,在北京配置的监测站反映了当地的环境特点。”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21号报导说:“在过去两个星期里,我们一直在用自己的便携式监测器监测北京的空气粉尘污染情况。”BBC列出的图表使用了世卫组织标准、中国标准、以及世卫组织为发展中国家设立的临时标准。我们可以看到,从7月8号到7月21号的14天里,按照世卫组织的标准,有8天的污染情况超标,其余6天合格;按照中国的标准,有5天超标,9天合格;按照发展中国家临时标准,有11天合格,3天不合格。

*中国媒介批评西方媒介*

与此同时,一些中国媒介对西方媒体提出批评。人民日报海外版7月21日报导说:“据中国新闻网报导:北京的空气质量一直受到西方媒体的冷言冷语,声称奥运会时境外的运动员要戴防毒面具进京。”

中国首要官方媒介新华社下属的新华网则索性把北京空气不好的说法称为“传言”。新华网7月22日发表的评论题为《仰望蓝天,谁还会相信“北京环境质量差”的传言》。

评论说:“仍然有少数人还在质疑北京空气治理监测数据,认为监测结果与北京真实的环境质量不符。事实上,国际奥委会北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维尔布鲁根早在2007年10月就曾表示,北京空气质量在“好运北京”测试赛时就已达标......。参加‘好运北京’2008中国游泳公开赛的德国运动员安特耶布施舒尔特表示,她曾听到很多有关北京空气质量糟糕的传言,但在亲身体验后,她觉得北京空气质量并不差,在北京比赛没有任何问题。”

评论说:“难道这些人真的没有发现北京这些年来的巨大变化吗?并不是他们不能看见,而是他们不想看见。有些人往往‘带着结论找证据’,在环保问题上也是如此,先定下‘北京环境质量差’的基调,然后抓住个别局部不放,自然会忽视2007年北京实现246个蓝天这样的事实。”

中新社7月21日的报导借美国网球名将小威廉姆斯的话忠告各国运动员说:“我们也常常在纽约和洛杉矶参加比赛,我们这里也不是什么圣洁的地方,让我们面对现实。”

其实,西方媒介也注意到了中国政府为了改善北京空气所做的努力。美国华尔街日报7月21日报导说:“虽然许多往届奥运会的主办城市也曾推出过净化空气以及缓解交通拥堵的措施,但专家指出,就实施力度和影响范围而言,尚无哪座城市能出北京之右。”

*戴口罩的功效?*

不过,还是有一些运动员没有消除忧虑。美国之音7月20号报导说:“许多奥运会运动员决定在北京以外的地方训练,还有一些人准备在北京期间戴口罩,以便避免受污染影响。”

美联社7月20号报导说:“世界最伟大的长跑运动员、埃塞俄比亚的海尔.吉博塞拉西已经决定不参加马拉松比赛,因为北京的空气污染使他呼吸有问题。”报导还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已经表示,如果空气质量不好,超过一个小时的户外运动项目将延期举行。”

西方运动员的担忧也许并非无病呻吟。华尔街日报7月21日的报导说,美国拳击队的医生菲利博托“在去年11月的试赛中亲眼见证了北京的空气质量对运动员的影响。他表示,在早晨的5英里定时跑当中,这些运动员出现了咳嗽。11名拳击手中有5人落下了支气管炎,3人需要接受药物治疗。在那个星期剩余的时间里,教练组决定将这些运动员们留在驻地酒店,就在走廊里进行训练。”

报导说:“出于对空气污染的担心,美国奥委会将向美国奥运代表团600多名成员发放秘密研制的高科技口罩。”不过,报导指出:“北京奥组委高级顾问杰夫纳弗罗表示,当人们来到北京并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后,就会发现戴口罩根本没必要。”“在今年春天,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在这件事情上多少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指出,我建议运动员不要戴口罩,因为我们的专家已经表明它们起不了什么作用。运动员们可以自行其是,但我想告诉他们这么做是无用功。”

不过,报导特别指出:“倘若运动员戴上它,则有可能被视为是对东道主的一种冒犯。”报导还提醒想戴口罩的外国游客说:“有心观看奥运的旅游者必须要在小心避免伤害中国东道主以及对个人健康和外观的关注之间找到平衡。”

让我们用《华尔街日报》7月22日报导的一段话结束这次的对比新闻。这段话说:“北京的居民已经注意到了过去几天中空气能见度的改善,周末部分时段还有蓝天出现。尽管周一下午天空有些灰蒙蒙的,不过还是与上个月的烟雾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让人们期待北京在接下来的几周中能有更多日子达到这样的空气质量,若果真如此,或许美国的运动员们就不会觉得非得在奥运开幕式上戴高科技口罩了。”

关键词:中国,奥运,北京,蓝天,空气质量,环保,环境质量,口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