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卡拉季奇被捕揭开屠杀受害者伤疤


在波斯尼亚城市斯雷布雷尼察,13年前,数千名穆斯林成年男子和男孩儿被塞族军队屠杀。如今,波黑塞族前领导人卡拉季奇终于被捕获,但是他的被捕使斯雷布雷尼察死难者亲属再次体验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在数千名穆斯林男子和男孩儿被掩埋的地段附近,一座喷泉就像一条泪河在永不停息的流淌。在斯雷布雷尼察波托卡里纪念中心,有大约三千个坟墓,每个坟墓都有白色的墓碑。它们提醒人们,13年前这里发生了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欧洲历史上最残酷的大屠杀。直到现在,还有五千名受害者没有被确认或者失踪。

1995年7月,波黑的塞族军队占领斯雷布雷尼察,并把所有的成年男子和男孩子都抓了起来。他们这么做,显然是计划进行民族清洗,并把这一地区纳入塞族人的控制之下。

幸存下来的人如今并没有在大肆庆贺前波斯尼亚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被捕。卡拉季奇被指控犯有战争罪,这包括他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扮演的角色。

48岁的贝瑞嘉.堪吉多维奇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曾经逃到荷兰。听说自己兄弟的遗骸被找到了,她赶回波斯尼亚。在这之前,贝瑞嘉埋葬了她的丈夫,他是在图兹拉镇为了保护那一地区而战死的。另外,她的父亲也在斯雷布雷尼察遭到屠杀。贝瑞嘉指给记者看了丈夫的坟墓之后,用荷兰语说,卡拉季奇的被捕足足晚了13年。

她指着几千个墓碑说:“看看卡拉季奇和他的姆拉吉奇的罪行吧!难道说我现在必须表现出多么的快活,因为卡拉季奇被捕了?这只不过是一场政治把戏而已。”

她说,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很快就被抓到了,但是卡拉季奇却没有。她说,卡拉季奇被拘押,预计还会被海牙法庭以战争罪处决,但是这一切,都不能使她的亲人起死回生。

不过,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至今还有一些人认为卡拉季奇是一位英雄。在他被捕之前,卡拉季奇一直公开住在贝尔格莱德,不过他以化名的身份,改为从事非传统医学。

贝尔格莱德的一家酒吧如今还挂著卡拉季奇和前波斯尼亚塞族军队指挥官姆拉吉奇的照片。姆拉吉奇至今还是一名在逃的战犯。这里也挂着塞尔维亚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的照片。米洛舍维奇是在海牙被关押期间死亡的,那时,对他的审判还没有结束。

卡拉季奇隐瞒真实身份期间,常到这家酒吧来。不过,他当时留著长长的白胡子,还有一头白发,没有人认出他就是卡拉季奇。酒吧的夥计、49岁的拉克迪奇说,他当时也没认出卡拉季奇。在谈到卡拉季奇时,他说:“他待人友善,是个好顾客,因为他从不拖欠酒钱。我不知道他就是卡拉季奇,不过他一定是看到了我们店里悬挂的这些照片。我认为他应该在塞尔维亚领土上接受审判,而不是被送到海牙的联合国战争法庭。”

这家酒店距离卡拉季奇以前住的地方不远。在灰色的住宅楼区,有人在楼的外面写着:“这是卡拉季奇大街”。

在这座楼里,老式电梯把记者带到了卡拉季奇以前住过的三楼。卡拉季奇在三楼的邻居们不愿意开门。不过,在五层楼上,今年70岁的玛丽安娜.萨维奇不介意跟记者交谈。

她说:“卡拉季奇的样子很不一般。留著长长的白胡子,头上戴著一顶很特别的帽子。有的时候他帮我开门。我以为他是个科学家,因为我们还有另外一位科学家住在这里。”

玛丽安娜和这个居民区的其他人都说,不明白为什么卡拉季奇要被递解到海牙的国际法庭。不过,一些贝尔格莱德人很明确地说,他们支持亲西方的塞尔维亚政府拘押卡拉季奇,他们认为这是塞尔维亚埋葬过去、加入欧盟的最佳途径。

不过,对那些直到今天还在斯雷布雷尼察的波托卡里纪念中心的喷泉附近掩埋自己的亲人的那些人来说,卡拉季奇被捕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安慰,墓地距离那些被纵火焚烧的工厂和被炸毁的房屋都不远。

孩子们在附近踢足球。贝瑞嘉说,她不知道这些孩子是否是希望的象征。对她来说,斯雷布雷尼察就像一座死城,人们早就不在那里生活了。

关键词:波黑,斯雷布雷尼察,塞族,卡拉季奇



XS
SM
MD
LG